达古巴看着面前的白色空我,不屑的冷哼一声。

    “kuuga,babugabigigabubashiragibabe(空我,犄角变小了呢)。”

    达古巴想要向前与龙天宇战斗,但是很快的他就看见了一旁的里克,随即恍然道:“gisogikuugaga?burasabagi。(原来是白色的战士吗?无趣。)”

    ‘白色的战士?’龙天宇心中疑惑之际突然回忆起了什么,不过还不待他细想,达古巴已经轻轻的抬起了手臂。

    ‘牙白!’

    身体各处都传来了极度危险的感觉,龙天宇猛地一咬牙,握拳朝着面前的古朗基之王冲去。

    面对达古巴这种等级的强者,龙天宇清楚的明白直接逃跑是不现实的,唯有在战斗中才能找到一线生机。

    “gibu,gisogikuuga!(去死吧,白色的战士!)”

    非人的手掌之上有着电光跃动,那是他运用微观粒子操作这个能力,分离大气原子的正负电荷,制造出的等离子束!

    银色的闪电在下一瞬脱离了恐怖的异形手掌,朝着前方的初生空我电射而去。龙天宇早有预感,他在电流击出前便朝着左侧跳出轻松躲过达古巴的雷电攻击。

    银色闪电照亮了漆黑的遗迹,随即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接着,龙天宇凭借初生空我的强大感官增幅在空中翻转身形。双腿在石制墙壁上狠狠一蹬,伴随着一阵轻微的咔嚓声,他化作一颗白色炮弹,朝着达古巴激射而去。

    石室的空间并不大,两人之间的距离也不算远。几乎是下一个瞬间,龙天宇就来到了达古巴的右侧,他没有犹豫当即一拳捶向了对方腰部的碎裂腰带。

    啪!

    蕴含数吨力量的拳头被达古巴的左手轻松抓住,它转过头看了眼认真战斗初生空我,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狂笑着道:“jinj玉bu、jinj玉bu!jibozobagubebegogugusunza!(平角裤、平角裤!打人应该像这样!)”

    下一瞬,还不待对面挣扎,达古巴直接一个膝击撞来。由于右手被擒,龙天宇只能将左手抵在胸前。

    只听得砰的一声,龙天宇清晰的听见了左臂内部传来的碎裂声,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袭卷着自己的每一根神经。庞大的力量被左手臂抵消大半,但是剩余的冲击力依然使得他一阵胸闷。

    在膝击命中之时,达古巴就松开了左手。白色的初生空我如同火箭一般窜升,随后砸在了屋顶之上。

    “呜……”

    待得砸落在地,龙天宇右手捂着呈现诡异角度的左臂,痛苦的喷出一口鲜血。

    ‘为什么?’

    极度痛苦之际,龙天宇的心中不由得开始后悔。

    自己为什么不跟着五代雄介,反而要来救那些原本就会死的人呢?

    我的任务只是活下去而已,无限空间并没有给我下达必须战斗的任务。为什么我会下意识的跑来这里呢?

    就算救下他们可能是一个支线任务,但是面对达古巴的风险不是我能承受的,太不理智了!

    ‘因为想要救他们,因为我能救他们!没有其他任何原因!作恶需要寻找各种借口,但是为善并不需要!’

    心中突然浮现出的回答让他失笑。

    “我大概是假面骑士看多了,总是梦想着成为他们那样的笨蛋呢……”

    小声吐嘈一句,龙天宇缓缓起身,从嘴角滴落的鲜血将白色的强化肌肉染红一片,随后就如同墨水扩散一般……那浑身的白色肌肉渐渐的变成了如烈火一般的鲜红色,额头的犄角也是稍稍长大了一些。

    逢邪物现,以希望之灵石加身,化烈火之形**的战士!

    空我——全能形态!

    kuuga——ghtyfor

    见到面前的白色战士变化为空我全能形态,达古巴微微一愣,大声的笑了一阵,随即又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道:“bobobibosapa,razabajibagi。(这股力量,还不够。)”

    这么说着,达古巴爆发出神速,如同一道白色幻影,瞬间来到了对方身前。

    下一个瞬间,燃烧着封印能量的拳头准确命中了腰间的超能仪徽章。

    剧烈的冲击将龙天宇捶得倒飞而出略过了后方的石制走廊,随即狠狠的砸在了遗迹数十米外的一颗大树主干上。

    “砰”的一声重重落地,倒在地上的战士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捂着不断跳动着绿色电流的超能仪徽章,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下一秒,超能仪徽章发出了奇怪的音效,在一阵绿光之中龙天宇变回了人类形态,形成了一幅世界名画。

    张口闭眼.jpg

    听着遗迹内传来的狂笑,龙天宇吐出一口鲜血,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定点传送卷轴。

    “咳咳咳……这就是……我的逃跑路线!只要……能到那个地方去……传送……九郎岳……临多暗之棺遗迹……”

    与达古巴一战,确切的说是被单方面吊打之后,龙天宇已经是重伤状态。左臂粉碎性骨折、胸口肋骨断裂、内脏破裂,没有灵石小姐姐苟命……他最多只能再撑十几分钟,现在没有被疼得晕过去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感受到生命的流逝,龙天宇没有再后悔自己的选择,而是努力思考着怎么才能活下去。去医院估计是没救了,里克的腰带在达古巴那里根本拿不到,事到如今龙天宇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那不完全的第二条空我腰带上了。

    达古巴在看见自己的初生形态,并且看见里克的腰带后说了一句白色的空我,这让龙天宇有理由相信这个世界有着暗之棺的存在。

    五秒后,卷轴碎裂,白色的光芒将某位张口闭眼男笼罩,瞬间消失在了昏暗的树林之中。

    待得笼罩自己的白光消散,龙天宇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类似光之棺所在石室的漆黑遗迹之中。

    他拖着重伤的身躯靠在了暗之棺边上,随后将手腕上的终极超能仪取下当做光源。没精力去一一查看,稍稍休息过后,龙天宇只是将储物戒指中的物品全部取出。

    借着毁坏的超能仪不时跳动的电弧光芒,在黑暗中摸索到了乌托邦记忆体。捏着金色的记忆体,龙天宇咧嘴一笑露出了一个健康的笑容,随即他一咬牙猛地将记忆体插入了手臂。

    变身为乌托邦掺杂体,龙天宇感觉自己又行了!当然这只是错觉。使用乌托邦记忆体根本就是饮鸩止渴,记忆体毒素只会让他当场暴毙。

    轻挥理想乡之杖,操控重力将石棺打开,龙天宇朝着石棺内的无名英雄深深鞠了一躬,随即将对方身上的试作型亚古鲁腰带取了下来。

    “原本还在嫌弃当空我就不能做人了……”轻笑着摇了摇头,龙天宇退出变身,只感觉浑身发冷。

    “人类是有极限的……达古巴,我不当人了!”

    将石化了的试作型腰带套在腰间,只见腰带中心的亚玛达姆灵石爆发出一阵强光,整条腰带顿时没入了龙天宇体内。

    也许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吧,龙天宇在融合腰带的过程中并没有感到痛苦,反倒是感觉寒冷的躯体逐渐有了温度。

    真红的灵石变化为漆黑的濡羽色,龙天宇在温暖之中失去了意识,身体则是变化为白色的空我初生形态,浑身散逸出如同雾霾一般的黑色气焰,唯有腰间的亚古鲁清晰可见。

    utopia!

    落在地上的乌托邦记忆体发出声响,随后在它的能力下,记忆体、空白驾驭卡、空白表盘以及损坏的超能仪全部悬浮而起,随即化作四道流光融入了亚玛达姆灵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