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月31日,07:31a.

    长野市警察局室内停车场

    “请等一下啊,一条警官。自从九郎岳遗迹以来,到处都在发生奇怪的事件啊。小孩子下落不明,牛的血被吸干致死,夜晚有东西在咆哮。但是,高层为什么不发表声明呢?”龟山警员跟在一条身后,坐上了警车驾驶座,他十分不解高层为什么会选择保密。

    “那未确认生命体二号的尸体并没有被确认,一号也只剩下一些残渣,被送到了千叶县科学警察研究所分析,暂时还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胡乱公开是不是会引起恐慌’,他们大概是这么考虑的吧。”一条一边看着警车外的风景,一边回答道。

    “但是……”

    “而且,我们的警备态势应该借此强化,那个trcs-2000开发完成的话,警视厅会有优先配属给我们的可能性。”一条如是说道。

    “很厉害不是吗?那个trcs-2000。”一提起三角追踪者,龟山立刻来了兴致。

    “停一下!”看见一旁餐厅中吃着咖喱饭的熟悉面孔,一条赶紧让龟山停车。他走到餐厅外将五代雄介叫了出来。

    “如果是我认错了就请忘了吧,你在昨天……”

    “是的!”五代雄介十分直接的承认了自己变身空我与蜘蛛古朗基战斗的事情。

    “果然你就是未确认生命体二号吗?”一条看着眼前的男人,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诶,我是那样的名字吗?有点拗口呢。果然还是天宇说的空我比较好听。”

    “为什么会变成那样的姿态?还有你说的天宇,是未确认生命体kuuga吗?”一条追问道。

    “要怎么说呢,看见了遗迹的幻觉,然后就凭着直觉戴上了腰带。然后腰带就像开玩笑一样钻入了身体,在这里“嘶”的吸了进去,不对是“呼”的,e……还是不对,应该是“轰”的进到了身体里面。”五代雄介指着自己的下腹部如是说道。

    “那kuuga呢?还有,为什么要去做警察该做的事情!?”一条被不着调的五代惹急了,问话的语气变得重了一些。

    “天宇说我的那个姿态也是kuuga,至于为什么是白色的而不是他那样的红色,我感觉大概是有什么东西还不够吧。毕竟幻觉中的空我也是红色的。然后天宇说空我是在超古代守护人类的战士。”

    “守护人类的战士……听好了五代雄介,你不是超古代的战士,没有义务冒着生命危险去保护人类!”

    “嗯……怎么说呢,像是被请求一样,和那个像蜘蛛一样的家伙战斗。”

    “被请求?”一条奇怪的问道。

    “嗯,被腰带请求,然后试了试发现果然应该是这样,为了战斗而成的身体。”

    “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会变成和未确认生命体一号同类的东西!”

    “我不这么认为。天宇都说了,空我是守护人类的战士。没关系的,一定会没事的。”五代对着一条竖起大拇指,笑着回应道。

    “你是笨蛋吗?轻易相信那种来历不明的家伙。”一条被五代的粗神经气得不行,他拉起五代就要把他带上警车。

    “你给我过来,我要给你检查身体。”

    “不行啦,我昨天没洗澡。”五代总感觉刚才一条的话有些gaygay的,为了自己的安全他赶忙拒绝道。

    “纳尼?”一条感觉五代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打算好好说教他一番。

    “一条桑,在不赶到现场去,海老沢先生会很可怕的。”龟山这时找了过来,提醒一条注意时间。

    没办法,一条只能拿出一张便签在上面写下了一个地址,将其交给五代。

    “给我马上回东京,然后去这里。”

    “观察医务院……椿秀一?”

    “知道了吗?”一条说了一句,随后便朝着案发现场赶去。

    ……

    2000年1月31日,07:44p.

    香川县

    少女感觉到照射在脸上的温暖阳光而苏醒。

    缓缓睁开那对散射着虹色光晕的镜色眼眸,映入眼帘的,是在晨曦之下显得栩栩生辉的山林。

    拥有一头银发的绝美少女茫然起身,她赤着双足,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连衣裙。

    银色的长发、似雪的肌肤、洁白的衣裙以及虹色的绚丽眼眸,少女就如同雨后的彩虹一般,美丽而又梦幻。

    一月末的极低气温并没有让少女感到寒冷。

    她站起身感受着脚下青草传来的些微刺痒感、感受着朝露带来的些许湿润冰凉。深深的呼吸着凉爽的空气,青草与泥土的芬芳让少女那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享受。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天,除了知识以外,少女只记得自己的名字以及某个人的身影,其他的一切人生回忆皆是一片纯白。

    对于失去记忆这件事,少女并没有感到恐惧。所有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就算脑海之中有着知识,但是对于少女来说自己每一分每一秒的所见所闻都像是新奇事物一般。

    只是……

    咕、咕、咕……

    少女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其内发出了轻微的*声。

    ‘今天朝哪里走呢?’少女朝着四周环视一圈,托腮沉思。

    突然之间,少女只感觉脑海之中浮现出了某个声音。

    那是个令人感到厌烦的声音,就好像是高压水壶烧开水后发出的刺耳响声。在这刺耳的声响之中,少女依稀听见了某个女孩儿的哭泣声。

    脑海中的杂音很快消失,少女转头看向某处,疑惑的朝着未知的前方迈进。

    被小河与山岳包围的地域上,坐落着一个有着大约百多人的小村落。那是一个春天能够采摘山菜、夏天能捕鲶鱼、秋天能欣赏漫山红叶、冬天能尽情玩雪的美丽山村。这里的村民互相认识,不用按门铃就能进别人的家,一起喝茶吃饭。

    那里就是个如此令人感到温暖的地方。

    但是,这座四面环山的小村落,此时却被浓稠的如同牛奶一般的白雾笼罩。

    轻轻抽了抽精致的琼鼻,少女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铁锈味。她赤着粘着泥点的玉足,毫无畏惧的走进了白雾之中。

    眼前的白雾越来越浓,山林之间偶尔穿出的声音也是渐渐消失,唯有鼻腔内的铁锈味越来越浓。

    浓雾就如同是活着的一般将少女整个包裹其中,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并推着她朝着里面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