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烈的冲击力使得一条薰如同拍飞的皮球一般倒飞而出。

    只听“砰”的一声,一条薰的后背狠狠的撞在钢铁制的车门上,将其砸出了一个浅浅的凹痕。

    “唔……”

    一条倒在地上不由得闷哼一声,他捂着胸口,看上去十分痛苦的样子。

    “一条先生!”

    见一条薰被强魔击飞,五代强忍着浑身伤痛挣扎着爬起身,立刻朝着一条薰身前的强魔冲去。

    “bababagi!(战斗吧!)”

    强魔狂笑着大喊,随即它转过身将连绵不绝的拳头源源不绝的倾泄在五代身上。

    还没有明确战斗意志的五代很快就被捶倒在地。白色的强化肌肉骤然消去,退出了变身状态。

    看着倒在地上的一对难兄难弟,强魔咧着滴血的利牙,心中升起了一股得意之感。

    “gibu!(死吧!)”强魔居高临下的看着五代,亮出了锋利的爪子。

    呜呜呜……

    这时增援的警察赶来,白炽色的灯光照射着在强魔脸上,使它痛苦的后退了几步。

    “gibobijisogigibaba。(捡了条命呢。)”强魔对着五代雄介和一条薰这对难兄难弟冷哼一声,随即拍打着翅膀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

    香川县警察病院,05:55p.

    刺鼻的消毒水味传入鼻腔,少女微微皱眉,随即睁开了那对炫美的双眸。

    “陌生的天花板……”

    少女轻声说道,她稍稍晃了晃脑袋,随即缓缓的撑起身子,靠坐在病床上。

    左手手臂上插着点滴,少女转头看向位于左边的药水架,看见上面吊着半包药水。

    “医生说你有些低血糖,所以给你打了两袋葡萄糖。”

    温和、清晰的话语从另一边传来,少女转过头,发现病房门口站着一位身穿警服的英俊青年。

    这位年轻的警员看上去也就大约二十岁,身高足有一米八五左右。他顺了一下额前留海,朝着少女温和一笑,表情认真的道:“我是隶属香川县警察局的巡警,冰川诚。您呢?”

    “菲莉斯。”少女樱唇微张,小声回答道。

    “菲莉斯小姐。您是外国人吗?日语说的很好呢。”冰川诚轻笑着问道,虽说很想快点询问关于晓村事件的详情,不过他也必须考虑到幸存者的情绪问题。

    “外国人?我不清楚。”菲莉斯摇了摇头。

    “不清楚?”冰川诚不解的问道。

    “嗯。”少女点了点头,随即继续说道:“除了名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三天前在那片山林里苏醒,然后今天早上下山后发现了那个村庄。”

    “晓村吗?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听闻菲莉斯谈及晓村,冰川诚连忙问道。

    “他们都被怪物杀掉了,像蜘蛛一样的怪人。”菲莉斯没有任何隐瞒,轻声回答道。

    ‘像蜘蛛一样的怪人?未确认生命体吗?’

    冰川诚立刻就想到了从长野县警察局传来的资料,在心底里已经认定了犯人就是未确认生命体。

    在案发现场之中,香川县警察局的众人确实发现了大量如同蜘蛛丝一般的物质,但是这个量实在是太多了,根本不是自然界中的蜘蛛能够在短时间内制造的。

    “谢谢你的配合,菲莉斯小姐。关于你的失忆事情,我会想办法的。”冰川诚温和的笑了笑,随即就要起身离开。

    长时间待在一位美少女的病房之中,让冰川诚这位钢铁直男感觉有些不太适应。

    “那个……”菲莉斯叫住准备离开的冰川,开口问道:“谷仓里面应该有个女孩儿,她没事吧?”

    闻言,冰川诚点了点头,小声回答道:“风谷真鱼小姐没事,她就在你隔壁的病房之中。不过虽说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骤然失去双亲一定是个沉重的打击……希望她能挺过去。”

    “冰川先生……我能去看看她吗?”菲莉斯开口询问道。

    “当然。在晓村事件定案前,你们都要住在这家医院。除此之外,我们不会限制你们什么,毕竟犯罪现场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人类干的,不会拿你们当犯罪嫌疑人。感谢您的配合。那么,我就告辞了。”冰川诚认真的回答道,他向菲莉斯鞠了一躬,随后便离开了医院。

    ……

    长野县警察病院,06:09p.

    五代雄介焦急的等在病房外,拥有灵石酱苟命,蝙蝠种古朗基造成的伤势早已痊愈。

    “不行,一条警官。要是不好好接受检查的话会有骨折的可能。”*拦着走出病房的一条,如是说道。

    “没关系,已经不疼了。”一条对着*回答道。一想到蝙蝠古朗基还在外面肆意猎杀人类,一条薰可没有功夫心安理得的躺在病床上养伤。

    “不可能的吧!”对于一条的伤势,*非常清楚,她严肃的看着一条希望他能够乖乖躺到病床上。

    “我没事!”

    一条薰沉声喝道,身前的*被他的气势吓得不由得后退一步。

    “我还有很多事要调查,失礼了。”一条对着*鞠了一躬,随即朝着电梯走去,他想要尽快回到警局去调查蝙蝠古朗基的事情。

    “警察先生。”五代跟在一条身后。

    “你还在吗?”一条薰没有回头,只是冷漠的问道。

    “对不起,因为我的关系。”五代雄介惭愧的向一条道歉。

    “别说了,你仍然是个民众。”一条薰平静的回答。

    这句话的意思是“你是个民众,而我是警察,警察有保护民众的义务”以及警告五代对付怪人是警察的责任。

    “但是……”

    五代还像说些什么,但是一条却在下一秒揪着他的衣领,给他来了一记硬核壁咚。

    嗯……五代真的“咚”的一声撞在了墙壁上。

    “你想要战斗的力量随便你,但你没有义务去战斗!这是要拯救市民的我们警察的工作!别令我半途而废啊!”

    说完,一条走进电梯离开,留下了有些呆滞的五代。

    一个人在狭小的电梯之中,一条熏那板着的脸庞扭曲在了一起,他捂着胸口和手臂,额头顿时冒出了细密的冷汗。

    ……

    长野市,南千岁,帕克酒店,06:52p.

    “好慢啊,五代。你干什么去了?”看见五代有些沉默的回到酒店,樱子抱怨道。

    “在想红色空我的事情。”

    “红色空我?”

    “我所看见的影像,还有天宇的姿态全部都是红色的,而我变身时却是白色。真的很在意是不是必须要红色的才行。”

    “红色?”

    “大概是因为我的感受还不彻底,所以才会变不了吧……”五代如是说道,他隐约之中能够明白变成红色的条件,只是他还没有下定决心。

    “五代也会有感受不彻底的时候啊。”樱子笑着问道,在她的印象中五代一直都是个行动派,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会有的啊,那样的事情……”五代用左手手掌包覆着右手的拳头

    五代雄介满脸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拳头上,那股与肉体碰撞所产生的触感,让五代雄介感到相当厌恶。

    五代雄介讨厌暴力。

    但是,如果他不战斗的话,又会有更多的生命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