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野市,小柴见四丁目,箱清水,夏目教授宅邸,07:21p.

    今天是考古调查团众人解决完警方调查的日子,为了庆祝众人平安,夏目教授的妻子为众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看着餐桌上有说有笑的夏目幸吉教授,她的女儿夏目实加突然抱住了自己的父亲,失声哭了出来。

    “爸爸能够活着回来真是太好了!要是没有未确认生命体kuuga的话……爸爸还有大家都……”

    听见女儿担心的话语,夏目幸吉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慈祥的笑着说道:“是啊,现在想来那位未确认生命体kuuga是为了救我们……真的很想当面感谢他啊。”

    随后夏目教授抹去女儿眼角的泪水,温和的说道:“真是的,大家都活了下来不是应该感到高兴吗?爸爸最喜欢实加的笑容了,为了女儿的笑容,爸爸是绝对不会死的。”

    闻言,实加揉了揉发红的眼角,朝夏目教授灿烂的笑了起来。

    听着实加的哭声,看见实加的笑容,坐在樱子身旁的五代雄介暗暗握拳。

    五代雄介讨厌暴力,但是……如果是为了守护这个笑容的话……

    ……

    2000年1月31日,圣马鲁教堂,11:44p.

    燃烧着火焰的教堂,爆炸的机车以及背朝火焰的蝙蝠怪人。

    “你来干什么!?”看着身前的男人,一条薰气愤的大喊。

    对于五代雄介连番的不要命行为,一条薰感到一阵愤怒。

    为什么不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

    为什么不是警察的你,没有任何义务的你,却要赌上性命战斗!

    为什么……身为警察的自己、应当守护民众的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五代雄介,这个自己应该保护的民众,拼死战斗!

    一条薰死死的抓着五代,他不希望五代上前与蝙蝠怪人厮杀。消灭威胁、保护民众一直都是警察的职责,一条薰觉得让一般市民参与这种事件是自己作为警察的失职。

    “我要战斗!”五代雄介大声回应道。

    “竟然还在说这种话!”

    “不能因为这种家伙!”五代大声叫道。

    紧紧的盯着面前的蝙蝠古朗基与其对峙,慌忙躲过蝙蝠古朗基的拳击,五代表情坚定的对着一条薰继续说道。

    “不想看到有人流泪了!想要大家都有笑容!所以请看着,我的……henshin!!!”

    说完,五代做出变身姿势,他不再躲避蝙蝠古朗基的攻击,而是选择用拳头回敬对方。

    五代雄介接连捶了蝙蝠古朗基几拳。

    面对这种贫弱的力量,强魔根本连躲都懒得躲,但是它很快就发现,面前的这个临多的力量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增长着。

    渐渐的,五代雄介的拳头已经能够给它带来一丝疼痛。

    五代雄介又是一拳打在强魔的腹部,这一次强魔感受到了明显的痛楚,它低头一看发现五代的右手手臂上覆盖着红色的强化肌肉以及黑色的皮肤。

    这个红色的手臂让强魔想起来一些不好的记忆,脑海中那道恐怖的红色身影顿时浮现,使得强魔微微一愣。

    五代抓住机会,立即完成了红色全能形态的变身。与白色初生形态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力量充斥全身,五代双臂一振,十分轻松的就把蝙蝠古朗基扔飞十数米。

    燃烧的教堂之中,在火光的照耀下屹立的,是一位全身覆盖着如同火焰一般颜色,额头有着一对金色犄角与巨大红色复眼,维持着出拳姿势的红色战士!

    逢邪物现,以希望之灵石加身,化烈火之形,**的战士!

    空我——全能形态!

    “zogugibebiripakuuga!?(为什么你会是空我!?)”看着被火光照耀着的红色身姿,强魔顿时感觉自己整只基都不好了。

    “kuuga……没错,我是空我!保护人类,守护大家笑容的战士,空我!!!”

    ……

    2000年1月31日,10:08p.

    东京,文京区内,polepole咖啡店

    咖啡店的二楼是作为居住用的楼层,除了玉三郎老爹的房间外还有一间卧室以及一间招待人用的房。

    “五代雄介,五代稔……”

    看着玉三郎老爹卧室旁的门牌,龙天宇不由得轻声道。

    这时玉三郎老爹抱着被褥走了过来,看见龙天宇盯着五代的房间,他不由得慈祥的微笑道:“雄介的父亲走的早,母亲在他十八岁的时候也离开了。之后我就成为了他们两兄妹的监护人。其实这个房间本来是给雄介的妹妹小稔准备的,不过现在小稔也独立了,反倒是雄介住在这里的时间比较多。”

    “是这样啊……真不容易啊,雄介。”龙天宇接过被褥,不由得感叹道:“那家伙看上去一直都很乐观、很开朗,总是爽朗的笑着,是个既坚强又温柔的家伙。”

    “哈哈哈,确实呢。不过雄介小的时候可爱哭了。”饰玉三郎老爹轻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从口袋里取出一个信封放在了龙天宇抱着的被褥上。

    “辛苦了,天宇小子。给,今天的工资,八千円。有你在店里轻松了不少,以前有做过这种工作?”

    “不,只是曾经在厨艺学校学习过,对于服务性质的行业多少了解一点。”龙天宇礼貌的回答道。

    “是这样啊。”玉三郎老爹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那间空的房给你了,等下洗个澡赶紧睡吧。店里的食材不够了,我明天要去进货,打算闭店一天。天宇明天就放假吧,顺便去买一些日用品。”

    “我知道了,老爹。”龙天宇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那么就这样吧,晚安,天宇。哦,椰子味的一点雨~哈哈哈……”

    玉三郎老爹和善的笑了笑,最后又来了一句谐音梗冷笑话。

    “呃……晚安,老爹。”尴尬的陪老爹笑了笑,龙天宇打了声招呼,抱着被褥就走进了房中。

    大约十五分钟后,咖啡店楼下传来了摩托车的疾驰之声。

    ……

    2000年2月1日,05:06a.

    圣马可教堂废墟外,靠在五代身旁,昏迷的一条熏终于是醒了过来。

    “早上好,一条先生。”五代低头,对着一条笑着说道。

    听到五代的声音,一条露出了放心的笑容,不过一条很快就收起那一丝笑容,反而装出一副十分嫌弃的表情。

    “为什么会是你的肩膀。”

    “嘛,这不是很好吗?”五代毫不在意的回答。

    “这是我一生的失策……”说完,一条便又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