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日,01:36p.

    长野县,九郎岳

    一位留着淡绿色及腰秀发的少女,漫步在茂密、恬静的树林之中。

    少女看上去大约二十来岁,面容姣好,身上穿着白色、画有树木图案的旗袍。梳成两个丸子的头发盘在脑袋两侧,上面还戴有淡绿色的精美发饰。

    崎岖的山地与茂盛的植被并不能减缓少女的前进速度。行动之间,她那身旗袍的开叉的袖口处偶然露出的雪白皓腕上,隐隐间能够看见一些黑色的纹路,看上去应该是纹身的一部分。

    “这个……也不是吗?”少女轻轻的摇了摇头。

    她在寻找一颗树,一颗她在封印期间,被生活在附近的临多兄妹种植在自己倒下地方的树。

    被封印之后,少女和其他大部分古朗基不同,她的意识并没有完全沉寂。那颗树木从小树苗长成大树,树根逐渐缠绕在她的身上,使得少女如同附身一般,能够通过树木的视角观察到外界,看到临多那和平、幸福的生活。

    少女以树木的视角度过了一年、两年……一直过了不知道多久,她只知道自己已经注视了好几代临多的生长。

    临多是多么的弱小与脆弱,速度比不上野兔、力量斗不过野狼、皮肤挡不住野兽的利爪……稍微碰到一点天灾人祸就会死去。

    临多是完全比不上古朗基的弱小种族。

    但是……这些弱小的临多却拥有古朗基并不具备的特质。

    临多是智慧的。身体弱小的他们善于发明各种器具解决困难。

    临多是充满了爱的。他们会因为同伴的死亡而哭泣,他们会因为同伴的笑容而高兴。

    后来因为那棵树因为一场自然灾害而死亡,少女也无法再度看见外面的景象了,但是她知道自己发生某种改变。

    于此同时,她也明白了,为什么强大的古朗基一族会被弱小的临多打败。

    在超古代,少女沉迷于杀戮的*,认为那为战而成的身体是那么的令人着迷,最后她却被厌恶战斗的临多战士空我封印。

    仅仅只是封印,因为那位无比强大,甚至打败了古朗基一族最强之王的红色战士……他的内心居然没有一丝杀意。

    红色的战士又是乘船渡水,又是骑马驰骋。他与临多一族的同伴不远千里找到古朗基一族的部队,与之战斗。他们所想的,仅仅只是阻止古朗基对于临多一族的侵略,本身并没有带上一丝杀人的*。

    古朗基一族与临多的战士们展开了战斗。临多一族以红色的战士以及白色的战士为首,他们带着部族之中即将觉醒为战部的青年们踏上了征途,而古朗基一族当时由于达古巴刚刚干掉前任王者狼王而不在族内。

    葛集团的高等级古朗基不屑参与侵略,它们只是等待着新的古朗基之王诞生,然后准备自己的黑暗游戏。

    作为远征部队的伽(ja)集团也在不久前离开本州,它们在狼种集团首领的带领下漂洋过海,打算灭绝远方的临多。

    到最后,参与侵略部队的古朗基成员,一开始仅仅只有作为战斗员的贝集团、中低级别的滋集团以及少数几位中坚级别的魅集团成员。

    临多是弱小的农耕部落,在古朗基——这个因为得到灵石与杀戮*而发生了基因碱基排序变化,成为怪人姿态的原游牧民族面前,临多就如同刀板上的鱼肉一般任人宰割。

    脆弱的青铜制武器别说对抗古朗基那些通过陨铁打造的铁质兵器,就是他们怪人化后的皮肤都很难刺破。

    在里克他们不畏死亡的战斗下,临多与古朗基之间的战斗愈演愈烈,最终就连葛集团的众人也不得不出手。

    最后……临多的战士们几乎被古朗基一族全部消灭,只剩下了白色与红色两位战士还在奋斗。

    利用与古朗基同样的天外灵石——亚玛达姆打造的亚古鲁腰带赋予了两人与古朗基对抗的力量。但是白色的战士越是战斗越是与古朗基靠近,原本澄澈的内心渐渐被黑暗沾染,他变得逐渐嗜血好战起来。

    古朗基一族最终还是用铁蹄踏破了临多部族的聚集地,白色的战士在随同里克追击古朗基时已经不能再对抗内心的黑暗多久了,于是白色的战士选择用自己的生命将一部分古朗基封印在了临多部族附近的某处战场。

    而红色的战士里克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学会了变成其他三种颜色,当他用绿色的力量听见了妹妹米欧的呼声后,碧绿色的灵石从高空飞来,它将附近被里克封印的古朗基的武器全部吸收变成了黑金双色的巨大金属甲虫。

    甲虫来到里克上方分解成无数部件,随即形成了其胯下战马的铠甲。

    当里克乘坐钢铁战马,化身紫色战士,手持重剑来到部族之内时,他已经封印了其他的古朗基。

    绿发少女也在其中,只是她运气比较好,只是被里克砍成了重伤,并没有马上被封印。但是侵入体内的封印能量却在*她的身体。最终,少女并没有跑出多远便陷入了沉睡。

    ‘达古巴不是空我的对手。’

    这是少女在被封印前唯一的想法,事实也证明了她的猜测,因为在不远的未来,一对临多兄妹在她沉睡的地方种上了一颗小树苗。

    而在前不久,因为光之棺的开启以及里克的死亡,*着少女的封印能量也是完全消失。

    破封而出的少女,再一次的用自己的双脚站在了大地之上,只是这一次她的内心不在有战斗*,而是变得澄澈如同蓝天一般平静。

    ……

    东京,文京区内polepole咖啡店,01:40p.

    将一大袋买回来的日用品放在房内的矮脚桌上,龙天宇深深的打了个哈欠。

    昨天晚上因为实在是担心五代雄介,龙天宇偷偷的骑着龙帝丸前往了长野县。由于自己的乱入,考古团的众人没有被杀,没有目睹实加的哭泣,龙天宇也不知道五代能不能顺利变身全能。

    龙帝丸作为载具实在是没的说,到现在龙天宇都不知道它的极限速度。他只知道自己从位于东京的咖啡店赶到长野县的圣马可教堂只用了十几分钟,并且这还不是龙帝丸的全速,只是再加速的话龙天宇就必须要变身才能掌控了。

    八千円相当于大约五百元左右的软妹币,再加上日本的物价普遍偏高,在买了这一袋日用品以及两套便宜衣服后,龙天宇在这个世界赚的第一桶金也就见底了。

    “得想办法赚钱啊……”明明是一只空我,龙天宇却发出了社畜的感慨。

    “以龙帝丸的速度……要不过段时间建议老爹增加外卖服务吧。顺便以后和古朗基战斗的时候也有借口出门。”

    龙天宇低头沉思,计划着未来的行动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