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日,01:46p.

    长野县警察局,会议室内

    “kuuga!”

    模糊的影像在此定格,局长看着影像,一旁的研究员已经将蜘蛛古朗基的分析结果告知了众人。

    “人类呢……但是还没有完全肯定吧。”

    “是的,只是血液成分相似而已,不能判断说是同样的人类。但是……从这影像来看我猜测对方应该是与人类十分相近的生物种族。”研究员平静的回答道。

    “现在受害者已经有了134名,并且周围各县更是不断发来情报,这也包括了目前为止的未确认生命体。全员请再确认一次。”局长对着众人说道,随即看向一旁的龟山,示意他打开投影。

    “那么,开始吧。”

    “是!”龟山警员回答道,随即开始摆弄身旁的放映机。

    “首先是未确认生命体一号,已经在与未确认生命体二号以及未确认生命体kuuga的战斗中被消灭。”研究员开口介绍道。

    “同伴内讧了吗?”海老沢疑惑的道。

    一旁的一条熏脸色微微一变,在其他人看来空我和古朗基都是非人生物,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区别。这让一条薰为五代雄介感到不值,毕竟五代雄介可是拼上了性命来守护人类,但是自己这一方却并不接受五代。

    “接下来是二号,这张照片虽然不太清楚,不过和一号以及三号相比,在其腹部的装饰物有少许分别。与未确认生命体kuuga的更加相似。事实上,二号与kuuga除了颜色与犄角外,几乎完全一样。”会议室的屏幕上放映出白色的初生空我。

    “然后是三号,这是和四号战斗时拍摄的照片。已确定四号是由二号变化而来。而四号与kuuga除了腰部装饰的花纹有极少的区别外,几乎无法分辨。推测四号与kuuga之间有某种关系的可能性很高。”

    研究员给了龙天宇的空我和五代的空我腰带来了一张特写。与五代的腰带相比,龙天宇腰带中心的亚玛达姆灵石边缘有着一圈小黑点,这是龙天宇在获得卡牌与表盘后腰带具现的徽章。不过由于警局的照片像素太低,所以只能看见几个小点。

    “之后是很难分辨的……从岐阜县送来的谜之身影。”研究员放上下一张照片,开口说道。

    放映机的画面中显示的照片十分模糊与昏暗,只能依稀看出一点怪人的样子。对方的额头有着两根如同昆虫一般触角,身体的颜色大概是土*。

    “然后这张是爱知县警员送来的。”

    画面中的古朗基浑身泛着金属般的银灰色光泽,配合上它那巨大的尖角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看上去应该是一只犀牛怪人。

    “最后是从香川县传来的事件通知,推断应该也是未确认生命体犯案。”最后的几张照片是晓村的惨案。遍布巨大蛛网的山村以及被尸体染红的地面,像极了未确认生命体一号的作风。

    “如果将影片中的那个谜之身影称作第0号,加上最后的这两只以及晓村事件那一只的话,未确认生命体就共计有八只存在了。向关东管区警察部门传达,关于未确认生命体的报道管制继续。尽量在外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搜查各生命体。一经发现,格杀勿论。”

    听见局长发话,一条猛地抬起头,心中思考着该怎么帮助五代雄介。自从明白了五代雄介的战斗意志后,一条薰已经不能将他当做一个多管闲事的平民了。

    “现在已经知道,对付未确认生命体,用普通的警枪是无效的。在长野警局,现在派遣特殊部队配备b23自动手枪、黑克勒-科赫5冲锋枪以及远程狙击来福枪。希望各位能够奋斗到底。”

    听见本部长报出了几件大杀伤性武器,一条薰顿时一慌,赶紧起身开口。

    “本部长!”

    “怎么了?”

    “应该将第四号还有kuuga从对象中排除。”一条如是说道。他虽然不了解龙天宇,不过一条薰知道他是帮助五代的人,而五代……一条绝不希望五代死伤在自己人的手中。

    “为什么?”局长开口问道。

    “因为4号把我从危机中救了出来。kuuga也是协助二号消灭了一号,我认为他们并不是敌人。”

    闻言,下方参与会议的警员们顿时交头接耳,感觉十分的不可思议。

    “你能详细的说明吗?”

    “能说明!”

    “那你能证明吗?”

    “……那个……”

    一条薰顿时一僵,他没办法证明。因为他一旦证明,五代雄介是四号这一事实就会暴露,到时候就连一条薰也不知道五代雄介会怎么样了。通过之前的会议,一条薰明白,对自己的同事们来说,空我和古朗基是同样的怪物。

    会议结束,一条赶忙掏出五代雄介给他的名片打了过去。

    “那个……这里是风味独特的饮食店polepole咖啡店。很抱歉,本店今天休息。”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位青年略显疲惫的话语。一条薰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然后又转头看手中的名片,一脸懵逼。

    ???

    自己没打错电话呀,果然和五代雄介扯上关系的人或事都会变得不正常起来。

    轻轻甩了甩头,一条薰开口询问道:“请问五代雄介在吗?”

    “雄介不在,请问你是?”

    “我是长野县警察局的一条薰,请你转告五代雄介,让他绝对不要来长野,麻烦你了。失礼了,请问你是?”

    “啊,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龙天宇,暂时在这家咖啡店打工。算是雄介的朋友。”

    “天宇……是这样啊。真是麻烦你了,我们下次再聊。”

    稍稍念叨了一下龙天宇的名字,一条薰微微眯眼好像想起了什么。虽说很想试探这个龙天宇是不是五代口中的天宇,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通知五代雄介别来长野县,所以一条薰还是礼貌的挂断了电话,随后又给樱子小姐打了个电话。

    “你好,我是泽渡,现在没法接电话。请在听见信号音后留言。嘀……”

    “我是长野县警察局的一条薰……”

    ……

    东京,丰岛区,若叶保育园,02:56p.

    在表演完杂技后,五代雄介将这几天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自己的妹妹五代稔,随后便与妹妹互相点赞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