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日,02:44p.

    香川县警察病院

    ‘啊啊……我以后到底该怎么办呢……爸爸……妈妈……’

    位于窗前的病床上,一位看上去应该还在读国中,大约十四岁的少女,其双手怀抱着弯曲的双腿,将额头抵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对于晓村事件的详情,少女并不清楚,她唯一能够明白的就是……自己的双亲都死在了这里。

    ‘是我的原因吗?因为我拥有特别的力量,所以不幸才会找上门吗?’

    不断从泪腺涌出的温润液体将洁白的病号服打湿,对于发生在身边的一切,少女只感觉如坠深渊,恐惧的无法动弹。

    少女并不知道,晓村的村民们以及同样出生的自己父亲他们与生俱来的,全都拥有着些许超越普通人的能力。而杀害村民的凶手,其使命便是消灭那些拥有超越人类能力的存在。

    会发生晓村的悲剧事件,这并非少女的错误,如果硬要说的话,那也许只是被神明的愤怒所牵连导致。

    温暖、柔嫩的手掌轻轻的覆盖在少女的头顶,她抬起头,看见了一位身穿白色病号服的银发少女。

    “菲莉斯姐姐……”少女轻声说道。

    “真鱼,你又在偷哭了。”将真鱼眼角的泪水抹去,菲莉斯轻声说道。

    “因为……”

    风谷真鱼低下头,眼角又有泪光闪烁。

    见此,菲莉斯一把拉起真鱼,轻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去外面的庭院走走。今天天气这么好,要是都浪费在掉眼泪上,那可就太浪费了。”

    ……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03:41p.

    咔嚓……

    二楼隔壁房间传来的响声使得睡意盎然的龙天宇顿时一惊,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龙天宇疑惑的心想:‘什么情况?遭贼了?’

    从购买的日用品中随便取出一样物品捏在手中,龙天宇静步走到门口,侧耳倾听着门外的动静。

    缓慢、沉重的脚步越发接近,木制地板受到重物压迫发出了轻微的“咔吱”声。

    待得确定对方来到了房门外的走廊,龙天宇当即拉开房门,一把揪住对方衣领,将另一只手中的物品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小贼,束手就擒吧!啊嘞……”

    “呜哇!!!诶!?天宇?”五代雄介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一脸懵逼的看着突然冲出的龙天宇。

    看到龙天宇右手抵在自己脖子上的东西,五代雄介的表情变得更加懵逼了。那是一块大约巴掌大小,散发着芳香的乳白色长方体。

    轻轻推开龙天宇的抵在自己脖子前的手掌,五代雄介好奇的问道:“天宇,你怎么会在这儿?还有,你拿着肥皂干嘛?”

    “咳咳,抱歉……”帮五代雄介整理了一下被自己弄乱的衣冠,龙天宇尴尬的咳了一声,随即回答道:“我现在,在老爹这里打工。刚刚听到有动静,还以为是小偷……”

    “哦……原来如此。”

    闻言,五代雄介爽朗的笑着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然后继续问道:“话说回来,老爹呢?”

    “他说今天要去进货,就闭店一天。应该快回来了吧……”龙天宇如是回答,随后他拍了拍五代的肩膀,轻笑着道:“战斗的意志,已经很充分了呢……”

    “诶?天宇,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时也在啊,只是没露面。还有……不,没什么。”龙天宇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最后也只是遗憾的摇了摇头。

    “诶!?天宇也在吗?我完全没发觉呢。”

    “毕竟你连空我的其他三个形态都没有掌控,光凭红色的力量是发现不了我的。”龙天宇轻笑着道。

    “哦对,天宇之前还变过紫色和蓝色。紫色的看上去应该力量很强,蓝色很敏捷……难道还有感知敏锐的形态吗?”五代雄介好奇的问道。

    “有啊,是绿色的空我哦。逢邪物现,知彼之形更胜彼身,如疾风之态射穿*的战士。这是描述那一形态的临多文字。我称其为天马形态。不过,绿色的空我有点难以适应。”这么说着,龙天宇好像回忆起了一些不太好的记忆,脸色微微发白。

    其实在昨晚,看着强魔逃跑,龙天宇也想过干掉对方。然后……第一次进入绿色天马形态的龙天宇,在二十秒后就退回了白色初生形态。变身天马形态的时间内,龙天宇被瞬间涌入脑海的大量信息折磨的*,搞得他脑壳又涨又疼的过了一整晚。

    “天宇对空我的事情十分了解呢。话说,你是怎么获得变身能力的?”五代雄介挠了挠头,疑惑的问道。

    “我的腰带来自另一个临多遗迹。如果说你的腰带来自的遗迹被称作光之棺的话,那么我的那个遗迹就是暗之棺。至于其他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以后再告诉你吧。”龙天宇含糊其辞道。

    五代雄介愣愣的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随后便走进了一旁的浴室之内,打算好好洗漱一番。

    因为接连与未确认生命体战斗,五代雄介此时已经好几天没洗澡了,身上已经有了一些异味。

    随着浴室大门合上,里面顿时穿出了流水声以及五代的歌声。

    “迫るシユガ~地獄の軍団~我を目等の~黒のいかけ~世界の……啊嘞?没了,不是吧……”

    没过一会儿,五代雄介拉开了浴室大门,他赤着上身,伸出脑袋对着龙天宇所在的房喊道,“那个,天宇。你有买沐浴露吗?家里的用完了。”

    咻~

    一道白色的残影从房内飞出,直直的朝五代的脑袋砸去。如果是常人的话估计已经被砸中了,不过身为专业冒险家,身体又被亚玛达姆灵石强化过,五代雄介只是下意识的抬起手抓住了那块飞行物。

    “肥、肥皂?”

    “我才打了一天工,那有闲钱买沐浴露啊。将就着用吧。”从微微开启的房大门内,龙天宇伸出半张脸,对神色有些懵逼的五代开口道。

    “这样啊。谢了,天宇。”五代向龙天宇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他道了声谢,随即准备合上门继续洗澡。

    “等等,五代,那首歌是?”

    “天宇也觉得很好听对吧。”五代咧嘴笑了笑,随即继续说道:“这是我大学时期的生物老师,本乡猛老师,教给我们的歌。好像是有关当时很火的都市传说,假面骑士。”

    “是这样啊。”龙天宇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假面骑士……kuuga……”

    “假面骑士空我?好名字啊,比起未确认生命体什么的好听多了。以后我们就是假面骑士空我。天宇是一号,我是二号。就是我的机车报废了……”五代兴奋的像个孩子,不过回想起作为报废了的机车,他又不由得嘴角一抽,略微感到一丝可惜。

    “不不不,不管是按照登场时间还是遗迹的重要程度,你才是假面骑士空我一号。”龙天宇轻笑着摇了摇头,随即继续说道:“快去洗澡,昨天接触过了蝙蝠,可别沾上什么细菌病毒了。”

    “嗨~嗨~”

    五代耸了耸肩,合上门继续搓澡澡。

    听着五代哼着的歌曲,龙天宇手臂枕着脑袋,躺在榻榻米上,眼神深邃的看着浴室。

    ‘继续让你战斗真的好吗?你明明很讨厌的吧……向别人挥拳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