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野市内,04:10p.

    当两只空我正在讨论肥皂的一百种用法的时候,我们的最强二骑一条桑还在到处寻找着未确认生命体三号,滋??强魔??古的踪迹。

    一条桑,你人在哪儿啊?在干什么?警局里到处都找不到你人。你的伤都还没好……电话那头传来了龟山警员担心的询问。

    “趁着天还没黑我想找出未确认生命体三号……在四号没有现身前。”

    为什么这么上心啊。我实在无法相信,一条先生居然被未确认生命体这种怪物给救了。

    “我也是……挂了。”一条薰面色复杂的吐出一口浊气道。

    应付完龟山打来的电话,一条薰转身准备继续工作。这时他不小心撞到了一位身穿黑裙,戴着红色围巾的美艳女人。

    黑裙女子额头有着一个白色的玫瑰刺青,她神色冰冷,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就好像一朵带刺的蔷薇花。

    “真是抱歉。”一条薰赶忙向对方道歉。虽说找到未确认生命体是当务之急,但是不小心撞到行人这确实是自己的不对。

    “gijababigogiza(讨厌的气味)!”女人皱着眉头,小声念叨了一句,她无视了一条薰当即就要离开。

    与古朗基好歹接触过几次,挨过几顿打,骤然听见女人说出的未知语言,一条薰立马感觉到了不对。

    他将女人拦住,拿出警徽展示给对方,严肃的问道:“对不起,我是长野县警察局的一条薰,我有些话想要问你一下。请问,你刚刚说什么了?”

    玫瑰古朗基,拉??芭璐芭??蝶,瞟了一条薰一眼,脸上的神色逐渐变得有些不耐烦起来。要不是因为自己身为拉集团,作为基基鲁游戏的裁判不能对临多动手,芭璐芭才懒得理会一条薰这个弱小临多的拦截。

    “请说句话!”一条薰皱着眉,开口命令道。

    见对方好像发现了自己的不同寻常,还没有学会临多语言的芭璐芭一把推开一条,撒腿朝着前方逃跑。

    “啊……站住!”

    芭璐芭的动作碰到了一条薰那被强魔打伤的腹部,强忍着剧痛,一条薰一边大声叫喊,一边朝逃跑的芭璐芭追逐而去。

    虽然芭璐芭穿着不利于奔跑的高跟鞋,不过古朗基的非人体质摆在那里,就算只是人间体,一条薰也根本追不上芭璐芭。

    一路上,通过多年培养的经验,一条薰总是能找到芭璐芭那快要消失的身影,并且紧紧的追踪上去。

    芭璐芭也是察觉到了一条薰这位临多战士的难缠,在一个拐角施展花瓣蒙眼之术,短暂的躲过了一条薰的追踪。

    “玫瑰?”一条薰捡起一片花瓣,随即立刻跑出拐口,他朝着四处张望,可惜完全没有看见芭璐芭。

    就在一条薰准备放弃之时,冥冥之中的直觉使得他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某处。终于,一条薰再次看见了那一道如同玫瑰花一般的美艳身影。

    体验了一把真实版尾行,一条薰跟随着芭璐芭来到了一处废弃建筑外。

    从口袋里掏出小手枪,一条薰躲在墙角静静的(o)。

    芭璐芭走进废弃建筑,蝙蝠古朗基,滋??强魔??古,披着白布从天花板上落下,走到芭璐芭身前。

    “bababagibabazeshiyogodekuuga?(和空我战斗过了吧?)”

    神色平静的看着面前的强魔,芭璐芭冷声问道。

    强魔完全没有看出芭璐芭眼神中的冰冷与不屑,反而十分得意的朝对方狞笑着回答,“goguza,basezokojijizobubosagireba。(没错,好好教训了他一顿。)”

    强魔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大话,他确实让空我吃过瘪,不过那只是白色的形态。当五代成功变成红色后,他可是直接就被吓跑了。

    没办法,一看见那红色的空我,强魔就会回想起,曾经被里克所支配的恐惧。心理阴影面积足有整个九郎岳遗迹那么大。

    芭璐芭上前一步,好似奖赏似的伸手抚摸强魔的脸庞。

    强魔看着芭璐芭得意的笑了笑,但是下一秒,芭璐芭脸色顿时一冷。她那修长的手臂发生变异,变成了拥有植物特征的绿色荆棘,随后缠绕住了强魔的脑袋,不断收紧的荆棘勒得强魔发出了凄惨的喊叫声。

    ……

    东京,文京区内,05:03p.

    城市地下通道之中,四位杀马特青年不约而同的汇聚在了这里。他们同时伸出手臂放开了紧紧握拳的手掌,露出了里面的红色花瓣。

    这是基基鲁游戏的裁判,拉??芭璐芭??蝶,对他们滋集团的通知……基基鲁游戏开始的通知。

    “gegeruguzajirasu!papanbinrepazu-bio-da。(游戏开始了!第一个开始的是滋·梅比奥·达。)”看着手中的玫瑰花瓣,其中一位戴着土*围巾的杀马特开口说道。

    四人中唯一一位女性冷冷的笑了笑,随即开口说道:“baginguzugagizibanze,baginguzugogobinze!(四十五小时内,杀三十六人!)”

    女性杀马特,猎豹种古朗基,滋??梅比奥??达,给自己定下了游戏规则。滋集团的游戏相对宽松,规定的时间与人数只要不是太离谱,芭璐芭不会去多管。

    在梅比奥确定下自己的游戏任务后,一位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高瘦男子突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baginguzugagizibanze,baginguzugogobinze。zonbogubi?(四十五小时内,杀三十六人。你确定吗?)”

    “goguza!pabagipazajagizegujo!(没错!我可是很快的!)”梅比奥自信满满的回答道。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对方也不再多说什么。他将一个腕轮交给梅比奥,随后又将一个兽牙造型的绿色灵石戒指插入了梅比奥的腰带中,为其注入能量。做完这一切后,高瘦男子便无声无息的离开了此处。

    要不是古朗基一族才刚刚觉醒,很多事情还在准备阶段,作为计数员的他是不会在这种初级游戏中现身的。不过现在滋集团的游戏规则并不严格,同样身为拉集团的他,倒是可以勉强代替芭璐芭开启游戏。

    嗡嗡嗡……

    嘈杂的轰鸣声逐渐响亮,没过一会儿,只见一辆摩托车从另一边驶来。由于滋集团的几人毫无顾忌的站在路中间,车主只能停下行驶的摩托。

    刺眼的灯光照射在脸上,使得四位古朗基露出了不爽的表情。

    “喂喂喂,你们在这里干嘛!挡在路中央不想活了是吧!”摩托车后座,一位青年跨下车,对着几人喊道。

    青年穿着一身打了铆钉的黑色皮衣,略显犀利的中短发被染成了*,看上去是标准的暴走族不良青年。

    戴着土*围巾的蝗虫古朗基以及双眼乱转的变色龙古朗基只是在一旁o。浑身肌肉的犀牛古朗基喘着粗气,强忍着将摩托车碾碎的冲动。

    对于这两个狂妄的临多,三人都感到十分不爽,不过并没有进行游戏的他们只能强行忍耐着心中不断升起的杀戮*。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什么表情啊!你们有意见吗!”青年面目凶狠的走到众人面前,对着众人大喊大叫,随即他转头看向一旁的梅比奥,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丝淫秽。

    “喂喂,你有一双*啊。”青年淫笑着蹲下身子,开口说道,“居然还有刺青,真可爱呢,小猫咪。”

    暴走族青年看见对方大腿上的豹头纹身,轻笑着在上面拍了两下。

    代表了自己身份的标志被临多触碰,梅比奥面色一沉,眼神之中充满了冰冷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