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3日,03:17p.

    东京,杉并区,阿佐谷地区内

    高楼外部的平地上,红色的全能形态空我与蝗虫古朗基沉默对峙。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动手,只是缓缓的绕着圈寻找着对方身上的破绽。

    两位警察举着手枪,不断的向巴滋射击。第四号拯救了差点摔死的警察,他们认为第四号应该是人类的伙伴,故没有将五代看做敌人。

    感受到身上传来的些微刺痒感,巴滋不屑的笑着拍了拍胸口,但是双眼依然注视着五代。他伸手指了指高楼内部,也不多言,直接朝着里面跑去。临多战士的攻击无法伤害到自己,但是却令人感到烦躁。

    五代雄介追进楼内,立刻就被躲在一旁的巴滋一记蝗虫飞踢击倒。趁着五代还没有反应过来,巴滋又是对着五代连续踢出几脚。

    “唔……”

    肚子与后背传来了强烈的打击感,五代雄介忍受着肌肉传来的酸痛,对着巴滋站立的双足踢出一记扫堂腿。

    早有预料的巴滋冷哼一声,只见他双腿微微弯曲,立刻腾空数十米,落在了高楼顶部。

    “好强的跳跃力。”五代连忙起身,他看着高楼顶端俯视着自己的巴滋,不由得感叹道。

    “对付你的话,果然还是要用这个颜色。超变身!”

    伴随着五代雄介的呼喊,亚古鲁腰带上的亚玛达姆灵石顿时释放出蓝色灵光。

    随后,五代雄介那全身火红的强化肌肉所形成的甲壳质外骨骼,以及两只红色复眼,在下一瞬转变成了如大海一般碧蓝色。

    ‘拥有水之心的战士,将长的物体尽情挥舞。’

    回忆起与蜘蛛古朗基战斗时,龙天宇所说的话,五代雄介从一旁的栅栏上扯下一根金属条将其化作了蓝金色的青龙棍。

    逢邪物现,化彼之百技为无形,若流水之姿平复*的战士。

    来吧!在海原中长眠的水龙之棍!

    空我——青龙形态!!!

    kuuga——dragonfor!!

    熟练的挥舞了一番青龙棍试了试手感,拥有两千种技能的点赞超人微微点头,随即双手握着蓝金色长棍缓缓的朝巴滋挪步而去。

    “goguza!gongagozebugi!goseboshoguzushogu!(没错!用蓝色的来!和我决一胜负吧!)”见五代变身为青龙形态,巴滋兴奋的喊道。

    作为蝗虫古朗基,巴滋最为优秀的就是跳跃力与腿部爆发力。在超古代,巴滋便见识过蓝色的空我,那强大的跳跃力让他生出了想要一较高下的*,只是很可惜的是当时里克是一个挑一群,根本没有给巴滋比试的机会。

    五代雄介却是完全没有理会巴滋的话语,他抓住巴滋说话时的分神,直接一棍子抽了上去。没有其他原因,纯粹因为五代雄介听不懂超古代语言。

    雄介:他在说什么?听不懂,莽就完事儿了!

    蝗虫古朗基巴滋完全没想到对面的空我居然会如此不讲武德,直接偷袭他这个几万岁老基,当场就被五代敲了一闷棍。

    一棍得手,五代雄介得势不饶人,当即又是一套连续棍法。五代棍使两端运用类似阴手棍的打法进攻,每当巴滋匆忙挡下一击,他便运用巴滋格挡时的反作用力反打对方。

    虽说青龙形态不善力量,但是一连数棍抽在身上,巴滋也是浑身酸疼。面对这连绵不绝的攻击,巴滋咬了咬牙,用肩膀硬抗了五代一击。趁着五代得手后的短暂瞬间,巴滋强忍着肩胛骨碎裂的疼痛,一脚踢在了五代胸口将其击退。

    两人皆是连退数米才堪堪停下。

    撤出青龙棍的攻击范围,巴滋左肩凹陷、左臂微微颤抖,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时之间竟是不敢近五代的身。

    五代雄介则是改为单手持棍的状态,他伸出左手轻抚着发闷的胸口。

    只听得“咔哒”一声,巴滋凹陷的左肩恢复原状,手臂也是不再颤抖,只是他喘气的声音变得更粗重了几分,显然是消耗了大量体力。

    “bugibebogi,kuuga!(跟上来,空我!)”

    这么说着,巴滋顿时一跃数十米,朝着楼顶跳去。在地面上战斗,自己处于绝对的劣势,巴滋立刻决定利用自己最强的跳跃力来创造优势。

    “别想逃!”

    见巴滋高高跃起,五代雄介也是手持青龙棍,立刻跟了上去。

    拥有三十米跳跃力的五代雄介竟是后发先至,直接在半空之中逐渐追上了巴滋。

    看着越来越近的蝗虫古朗基,五代雄介紧握长棍的右臂顿时流过一道暖流,随后如同金色火焰一般的封印能量顿时在长棍末端燃烧。

    “胡丽亚!!!”

    身处半空的蝗虫古朗基根本无法躲避,只见五代雄介棍当枪使,直接用燃烧着封印能量的青龙棍末端刺向了巴滋空门大开的胸膛。

    下一秒,手持蓝金色长棍,手掌冒着青烟的蓝色空我一个超级英雄式落地,帅气的落在了高楼顶端。

    另一边,蝗虫古朗基巴滋则是如同破麻袋一般狠狠的砸在了楼顶的水泥地面上,他踉跄起身,双手捂着胸口处不断燃烧着封印能量的临多文字。

    封印能量与玫瑰女注入腰带的灵石能量互相冲突,铜色的腰带逐渐开裂,最终在一阵痛苦的*声中,未确认生命体六号被腰部发生的爆炸轰成了无数碎片。

    ……

    东京,文京区内,polepole咖啡店,05:46p.

    “今天就到这里吧,这是今天的薪水。”将装有四千円、写有[給料]的信封交给龙天宇,玉三郎老爹为龙天宇泡了一杯咖啡,示意他坐下休息。

    “不,我还可以继续,今天上午都没有干活啊。”龙天宇动作有些迟缓的拿起抹布,准备做清洁工作。

    见此,老爹抢过抹布,随即轻轻的戳了一下龙天宇的手臂,使他疼得倒抽冷气。

    “你都这样了,就不要坚持了。自己的身体最重要啊。”轻笑着为龙天宇解下围裙,玉三郎老爹让他坐到了柜台前休息。

    老老实实的坐到了柜台前,龙天宇轻轻的抿了一口老爹为自己冲泡的叫做洪都拉斯shg的咖啡。中度烘培的酸味刚刚好,同时也让人感到了些许的甘甜,将未确认生命体六号为龙天宇带来的沉重心情稍稍缓和了一些。

    “真好喝……感觉浑身都暖暖的……心情都变好了呢。”朝玉三郎老爹露出微笑,龙天宇开口夸赞道。

    玉三郎老爹拍了拍胸,一脸自豪的道:“那是当然,为了守护在明治廿二年创业的“饰食堂”的历史,对于咖喱和咖啡的制作技术与口感,老爹我可一直是精益求精的哦。”

    饰玉三郎能够猜到龙天宇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也没有去刨根问底。通过与间口真一的对话,饰玉三郎猜测龙天宇应该是为了救人才受了伤。既然当事人不想说这些,那么作为长辈,只需要让他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对了,难得有时间。就听老爹我讲讲我们饰食堂的历史吧。话说在明治廿二年……”

    叮铃铃……

    “啊~有了有了,走天宇,我们去吃烤肉。”

    正当老爹准备给龙天宇讲述食堂历史时,遥香突然走进门将龙天宇抓走,只留下了一脸懵逼的老爹。

    “正要讲到精彩的地方呢……话说那个风风火火的可爱女孩是谁?天宇的熟人?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