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3日,06:16p.

    东京,千代田区

    从警视厅本厅朝有乐町方向步行约十五分钟,那里有一家生意异常红火,名为[佐藤]的烤肉店。

    烤肉店并不大,不过佐藤店长却将烤肉店经营的井井有条。

    乘着龙天宇的机车,遥香指挥方向让他一路开到了这里。进入店内后,佐藤店长笑着道:“哟,遥香,又来吃烤肉啦。这次还带朋友来啦。”

    “嘿嘿,总感觉一个人吃怪无聊的。”遥香大咧咧的笑了笑,随即开口点餐道:“店长,麻烦先来一份招牌菜危险兔肉、两盘盐烧牛舌、一盘牛腰肉再加一杯生啤。天宇,你呢?”

    “危险兔肉?听上去很牙白的样子呢。”龙天宇一脸懵逼的道。

    “这可是店里的招牌菜,属于食必点的料理哦。”遥香开口解释道。

    “那,那就先来一份危险兔肉,一份牛舌、一份牛五花,再来一盘生菜。”龙天宇一边看着墙壁上贴的菜单,一边点菜道。

    佐藤店长点了点头,将两人的点的菜记下,随即继续问道:“好的。请问人,您要喝些什么呢?”

    “呃……那就来杯乌龙……”

    还不待龙天宇将那个“茶”字说出,遥香用力拍了拍龙天宇的后背,大声笑道:“吃烤肉怎么能不配酒呢。给我点酒啊,说好要陪我的。”

    龙天宇的身体被遥香拍的一震一震的,他无奈的笑了笑,向佐藤店长道:“那就麻烦来一杯生啤了。”

    “好的。菜马上就上。”佐藤店长向两人笑了笑,随即对着正在后厨摸鱼的儿子喊道:“喂,太郎,先别听音乐了,过来帮忙。”

    “我知道了!”一位大约十岁的男孩摘下*,如是回答。随后少年看到了遥香,立刻高兴的跑上前去,笑着说道:“遥香姐姐,你给我的专辑我一直有听哦,超好听的。”

    闻言,遥香摸了摸男孩儿的脑袋,一脸自豪的道:“那是当然,过段时间还会有新的专辑哦。好了,快去干活吧。”

    “是~真是的,老爹真抠门,我才九岁啊,就要来店里帮忙……”

    “太郎是男子汉对吧。是男子汉的话,当然要帮爸爸妈妈的帮咯。”遥香笑着说道。

    “嗯!”

    闻言,太郎点了点头,立刻前去帮助佐藤店长。

    坐在大厅之中靠窗的位置,等到老板将两人点的东西全部上齐后,还不待龙天宇再次开口感谢,遥香就拿起了服务员端上来的一杯生啤“吨吨吨”的灌了下去。

    “嗝~哈~爽!你找的这家店可真不错~”黑发遥香将生啤一饮而尽,她撕下一条危险兔肉的兔腿豪迈的啃了起来。

    “嗯?你不喝吗?”遥香嘴里叼着烤兔子腿,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等牛舌烤熟了在配酒喝。现在差不多刚好。”龙天宇笑了笑,他夹起一块烤好的牛舌塞入嘴中,随后也是学着遥香的样子将生啤一口闷完。

    龙天宇不怎么喜欢喝酒,但是在和朋友聚餐时也不会拒绝,朋友敬多少他就喝多少。到目前为止龙天宇还没有喝醉过,最严重的一次也就是感觉有点反应迟钝。

    “哈哈哈,就是这样!生啤就是要这样喝,你这家伙意外的和我胃口。”遥香大笑着说道,随即叫来服务员再度要了几杯酒。

    “别光吃牛舌,尝尝这个危险兔肉。虽说样子有点牙白,但是吃起来意外的不错哦。和生啤搭配简直就是besttch!”

    “这看起来真的很牙白的感觉呢~”龙天宇挑了挑眉,随即笑着撕下一条兔腿尝了起来。别说,还真的挺好吃的。左右面前这位是个狂野系少女,龙天宇也就没管什么绅士风度直接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

    佐藤烤肉店的招牌——危险兔肉,虽说看起来是一只完全烤焦了的兔子感觉吃起来味道会很yabee,但其实并非如此。之所以看起来会是黑色,是因为在烹饪过程中连续不断的在兔子表皮刷上以墨鱼汁、黑胡椒等调料制作的特别酱汁,所以其成品看上去会是焦黑一片、黑的发亮。

    见龙天宇津津有味的大口啃着兔肉,遥香擦了擦被染成黑色的嘴唇,笑着道:“对嘛,果然烤肉什么的还是要大口得吃才香。”

    “话说,遥香。你是这家店的熟吗?”龙天宇吃着烤肉喝着酒,开口问道。

    “嘛,自从上个月发现这家店后,到现在为止大概来了十几次了吧。”遥香又是喝了一杯酒,脸上浮现出一丝绯红,开口回答道。

    “来的好勤快!不过这个危险兔肉真的很好吃啊,配上酒真的让人欲罢不能。这里面真的没加罂粟吗?”有了酒精的*,龙天宇也是放开了很多,甚至还开启了玩笑。

    “不知道呢~要不我问问?”遥香咧嘴笑道,随即她转头看向佐藤店长,一边举起酒杯一边问道:“佐藤大叔,这烤兔肉是不是加了罂粟啊,让人上瘾哦~”

    “怎么可能!这可是我家的独门秘方。不过和危险兔肉最配的可不是区区生啤,而是本店特制乌龙茶,要不要试试啊?”佐藤店长见两人明显是喝酒喝上头了,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道:“年轻真好啊。”

    “好啊、好啊!”遥香笑着点了点头。

    “啊,差点忘了。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把我送到医院。”

    “我只是在锻炼的时候刚好路过那里,举手之劳,不用谢啦。要谢的话就陪我喝酒吧,最近压力有点大。”遥香挥了挥手,笑着回答道。

    “压力大?”龙天宇有些差异的看了眼遥香,没想到她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女孩儿也会感到压力大。

    “嘛,是工作上的无聊事情啦。我的性格不太适合那工作,所以累积了不少压力。”遥香显然是不想多谈自己的工作,她立刻转过话题,开口问道:“话说天宇是做什么的?怎么会在那种地方晕倒?”

    “我?我只是一个在咖啡店打工的普通人罢了。最多就是长得帅了一点。”龙天宇竖起大拇指,咧嘴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随后继续说道:“至于我为什么会在那里昏倒……其实是因为最近电视上一直报道的未确认生命体啦。”

    “未确认生命体?”遥香挑了挑眉,再度灌下一杯酒,等着龙天宇的下文。

    “是的。今天我本来是要去医院做个体检,然后就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未确认生命体第六号……最后是空我和四号救了我。”

    “是这样啊,那么四号和空我果然是人类的伙伴咯?话说,你感觉那两个酷毙了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你觉得他们很酷吗?明明和未确认长得差不多……”

    龙天宇话还没说完,遥香就伸手“啪”的一声,重重的拍在了龙天宇的肩膀上,表情认真的道:“四号和空我是在守护着大家对吧?”

    “是啊。”

    “就算变成怪物,也要守护人类。你难道不觉得这样的家伙很帅气吗?就像曾经出现过的都市传说假面骑士一样,身为*组织的改造人却为了人类而战。没有什么比着个更帅的了,所以不要说他们恐怖什么的。”

    说完,遥香又是拍了拍龙天宇的肩膀,随即她拿起刚刚上来的特制乌龙茶,一口兔肉一口乌龙茶美美的吃喝了起来。

    看了眼肩膀上的黑色手印,龙天宇心中又是无奈又是感动,最终只是端起乌龙茶,无奈的笑了笑,‘谢谢你,遥香。’

    传入鼻腔内的焦糊味让龙天宇回过神,他抬起脑袋,发现不知何时遥香已经趴在了餐桌上呼呼大睡。

    “喂、喂,醒醒啊!怎么就睡了……这可怎么办啊……”怎么也叫不醒对方,龙天宇无奈的挠了挠头,思考着该怎么处理遥香。

    一边思考着,龙天宇吨吨吨的喝着乌龙茶,一直到闷完后,龙天宇才咂了咂嘴,皱着眉头道:“老板这味儿不对啊?这t酒,而是还混了威士忌!”

    “哟~居然尝出来了嘛。本店特制乌龙茶就是伏特加配威士忌哦~你看还能点燃~”佐藤店长开口说道,随即走到两人身旁,用打火机点燃了遥香的那杯乌龙茶。

    “这根本不是我认识的乌龙茶!”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你看反正颜色是一样的。不过真看不出来呢,你的酒量居然这么好。要加油哦~”佐藤老板笑着拍了拍龙天宇的肩膀,他转头看了眼醉倒的遥香,咧嘴笑着给龙天宇竖了个大拇指。

    “呼……老板,结账。”无力的叹出口气,龙天宇也懒得向店长解释什么,只想快点把账结了,安置好遥香。

    “诚惠共四千五百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