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5日,02:00p.

    东京,千代田区,秋叶原

    在观众席上等待了半个多小时,913俱乐部中也是陆陆续续的来了几十人,其中大多数都是背着双肩包、穿着运动服的御宅族。龙天宇混在其中,总感觉有那么一种混入狼群的哈士奇的既视感。

    “让大家久等了!我是羞羞女孩的主唱沙耶香哦~涼茶~”

    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靓丽,穿着传单中一样的可爱系服装的沙耶香用甜美到发腻的声线,向下方的观众打着招呼。看到站在第一排,却有显得与其他人格格不入了龙天宇,沙耶香向其眨了眨眼睛。

    “哦哦哦哦!”

    “好可爱!”

    “awsl!”

    “沙耶香酱向我眨眼了!”

    “狗屁,明明是向我!”

    龙天宇只是点了点头,向对方露出了一个加油的微笑。

    “大家好,我是羞羞女孩的副唱……”

    “……”

    “……”

    地下偶像团的众人依次介绍完自己,都是收获了不少的欢呼声,不过众人最喜欢的还是主唱沙耶香这位颜值最高的女孩儿。

    “那么,羞羞女孩的第一场演唱会正式开始了哟!”

    “噢噢噢!!!”

    ……

    2000年2月5日,02:12p.

    东京,江东区,海滨公园

    位于东京都东部、南临东京湾的江东区内拥有大量运河与桥梁,被称作水彩都市的此处也是垂钓者的钟情之所。

    将脑袋伸出水面,看着正在岸边钓鱼的垂钓爱好者,鲸鱼古朗基古基鲁吐着泡泡,发出了阴冷的笑声。

    鲸鱼古朗基把大量海水吸入嘴中,随即它将额头的呼吸孔对准了岸上的垂钓者。

    只听得“咻”的几声,五道指头粗细的水箭顿时从鲸鱼古朗基的呼吸孔中喷射而出。透明的水箭带着尖锐的破风声在空中划过。

    下一秒,只听得“啵”的一声,三位垂钓者的脑门上同时出现了一个指头粗细的风洞。被染成红色的通透水箭,在穿过对方的后脑勺处化做三朵绽放的血色花朵,将周围染红。

    另外两道水箭则是擦着两位垂钓者的耳朵,消失在了后方高空。

    “啊啊啊啊!!!”

    三个大活人在眼前诡异死去,四周的行人以及垂钓者皆是一惊,纷纷朝着远处逃去。

    “gushigibinza!(三个!)”

    看着那绽放的血之花以及人类的恐惧之色,隐于水中的鲸鱼古朗基冷笑着拨动着手腕上的计数器,口中再度大量的吸入海水。

    ……

    东京,千代田区,警视厅,02:22p.

    未确认生命体对策组的会议室中,一条薰正在忙着写报告,以及处理从长野县警局调任到东京警视厅的事情。

    由于时间紧急,目前警视厅的未确认生命体对策组还处于草创阶段,很多体系与流程都不完善,就连平时用来办公的地方都没有准备好,只是随便找了件空房间代替。

    “怎么?在写第六号的报告?”在一条薰面前放上一杯咖啡,杉田守道一边喝着冒着热气的咖啡,一边笑着问道。

    “谢谢,杉田先生。”一条薰转头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对方的询问。

    “我看看……第四号在与第六号的战斗中拯救巡警……”见此,杉田守道不由得笑了笑,开口道:“这样一来,第四号和空我,警视厅暂时应该不会下达射杀命令了吧。我被四号救过,也与空我有过接触,能够感觉得出他们都是好人。”

    “这么说起来,我也被空我救过呢……在第五号那一次。”樱井刚这时也凑了过来,笑着说道。

    看着谈论着第四号和空我的两人,一条薰嘴角微微勾起。果然,如果是那两个人的话,就一定没有问题。

    一条薰再度看了看自己的报告,在确定没有问题后就准备将其提交给松仓贞雄本部长。就在这时,作为联络员的女警官笹山望见,突然急匆匆的跑进了会议室中。

    平时一旦见到一条薰就会挂在脸上的笑容完全不见,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连气都来不及喘,急忙说道:“东京都内,江东区,海滨公园附近发现未确认生命体七号踪迹!目前已有十三人死亡!”

    闻言,作为在场几人中资质最老的警员,杉田守道当即下令道:“纳尼!?一条、樱井,出动!”

    “是!”

    “是!”

    ……

    东京,千代田区,秋叶原,913俱乐部,02:29p.

    “大家,上半场演唱会正式结束,下半场将会在十分钟后开始!”

    舞台上,沙耶香的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向台下观众喊道。随即,羞羞女孩的成员们便在观众的应援声中暂时回到了幕后。

    滴、滴、滴……

    口袋中的手机发出了古早的刺耳*,龙天宇拿出电话,看见上面显示的号码后,不由的脸色一凝,接通电话道,“喂,一条桑,发生什么事了吗?”

    天宇,未确认生命体第七号出现了,地点是在江东区海滨公园附近。我等下就联系五代……

    “不用了,一条桑。交给我吧,我就在千代田区。很快就能到达。”阻止了一条薰打算呼叫五代的想法,龙天宇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出口跑去。

    在演唱会期间,俱乐部的入口已经被暂时封闭,龙天宇只能从通往后巷的紧急出口离去。

    匆忙推开大门,龙天宇差点与迎面而来的某人相撞。

    “喂,哪有这样开门的啊!”

    “抱歉,我赶时……呃,遥香?”

    “诶……你怎么出,你怎么在这儿?”穿着暴露的运动背心和安全裤,遥香擦着汗水,好奇的问道。

    龙天宇着急赶去江东区,根本没功夫回答遥香的疑问,他一边朝着小巷外跑去,一边向遥香说,“抱歉,我现在赶时间。”

    “真是的,什么事啊,这么急?”

    “人命关天的大事!”

    小巷尽头传来了龙天宇的回应声,随即一阵摩托车的引擎轰鸣声骤然响起,如同怪物一般的摩托车以极速朝着远方驶去。

    “哈,看上去还真是大事呢……”遥香挠了挠头,随即撇了撇嘴颇为嫌弃的看着逐渐变成粉红的长发,不爽的说道:“好啦、好啦,让给你了。”

    “哼,本来就轮到沙耶香出来了。遥香总是不遵守规则!”

    “我就是露露哒!再说了,谁叫你总是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

    “只是遥香太笨了而已。”

    “说别人笨的才是真的笨!”

    “无路赛,给我回去!下一场演唱会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