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7日,周一,08:18a.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

    “哈欠~”

    “天宇,昨晚没睡好吗?”打扫着店面,五代雄介关心的问道。

    “没事,昨晚锻炼的有点久了。”朝对面露出一个程序员的笑容,龙天宇竖起大拇指,准备着中午要用的咖喱。

    “啊,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来我昨晚也锻炼了,真的很累啊……”

    玉三郎老爹磨着咖啡,煞有其事的说道:“年轻人也要注意休息啊,不然等老了以后有得你们后悔。”

    闻言,龙天宇和五代雄介都不由得歪了歪脑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叮铃铃……

    店门打开,一位看上去大约二十来岁的女孩儿满脸疲惫的走进店内。她直接坐到了柜台前的座位上,开口说道:“早上好啊,五代、老爹。麻烦来杯洪都拉斯。”

    “早上好啊,樱子酱。”玉三郎点了点头,直接开始为其冲泡咖啡。

    “你看上去很累呢,樱子小姐。”五代关心的问候道。

    闻言,樱子小姐白了对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这都是为了谁啊!这个超古代文字之前完全没有发现过,解析起来困难重重啊……”

    “是这样啊,真是辛苦你了。”五代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随即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拉过龙天宇道:“对了,天宇的话,应该可以帮到樱子小姐的吧?”

    泽度樱子揉了揉沉重的眼皮,她抬起头看向面前的龙天宇,疑惑的问道:“这位就是那个天宇?”

    “呃……你好,我叫龙天宇,是和五代差不多的存在,目前在这家店打工。你就是泽度樱子小姐对吧,我有听五代提起过。”

    “你好……”泽度樱子点了点头,随即小声问道:“你真的能帮到我吗?我的工作是翻译九郎岳遗迹出土的碑文,你能看懂那个吗?”

    “应该吧。对于空我和古朗基的事情我还是比较清楚的。”

    “那你能翻译一下这个吗?”这么说着,樱子小姐从包包里取出一本笔记本画上了几个临多文字。

    “这是空我蓝色青龙形态的碑文。逢邪物现,化彼之百技为无形,若流水之姿平复*的战士。”

    樱子小姐接过老爹递来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有些懵逼的说道:“和电脑的翻译结果一模一样……我这几天到底在忙活些什么……”

    这么说着,樱子小姐喝着咖啡,表情却越发自闭起来。自己忙活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翻译出几句碑文,结果别人直接就能看懂……

    看着自闭的樱子小姐,龙天宇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尴尬的笑道:“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翻译出临多文字,樱子小姐真的很厉害呢。”

    ‘虽然不想抢你戏份,但是鄙人在语言方面是开了挂的……所以抱歉了,樱子小姐。’

    五代雄介像是看不出樱子小姐自闭一般,他竖起大拇指,笑着说道:“你看吧,樱子小姐。天宇很厉害对吧。”

    稍稍叹出口气,樱子喝了口咖啡,随即开口道:“还请龙先生教我……”

    “叫我天宇就可以了。”

    ……

    东京,目黑区,09:16a.

    熊野神社附近,自由之丘

    拥有多间小型杂货铺以及优美环境的小街上,一对年轻夫妇正推着一辆婴儿车,有说有笑的漫步在街道上。

    复古的街道上,一位穿着怪异露脐装、小腹部纹有袋鼠图腾的杀马特少女用冰冷戏谑的眼神,注视着那一对年轻夫妇。

    “gushigibinza……(三人……)”

    ……

    香川县警察病院,01:17p.

    推断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少女躺在草地上,仰望着天空。

    今天是一个万里无云的晴天,蔚蓝澄澈的天空好似能够包容一切,令人感到心旷神怡。

    虽说二月份的气温较低,不过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却是回温了不少,倒不如说略显清凉的气温加上太阳的温度,使人感到异常舒适。

    微风轻拂吹动着少女那一头靓丽的银色长发,适寒野花的淡淡香味随风飘送,让少女耸了耸鼻子。深吸一口气,因为野花与小草的清香,少女微微勾起嘴角。

    除了自己的名字和一道模糊的身影外,菲莉斯忘记了一切。但是她并没有对此感到恐惧,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就连对自己也是一样。

    自己的体内蕴含着某种力量,只要她愿意,那股潜藏的力量就会如同光芒一般迸发。

    ‘那到底是什么呢?’

    菲莉斯不明白这股力量代表了什么,不过因为这力量,她拯救了一位少女,所以她觉得这股力量一定是用来帮助别人的东西。

    ‘真鱼……应该也要离开了吧?以后还能见面吗?’

    想起这几天一直粘着自己的女孩儿,菲莉斯第一次的明白了不舍的感觉。

    正当少女闭眼沉思之时,她听见了一个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那是前几天,她在真鱼的病房中听过的声音。

    挪起上半身,少女捋了捋银色长发,随后抬头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位手里拿着米色外套的中年男子,他擦着额头的汗水漫步而来,向菲莉斯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这个笑容令人感到舒适,男人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真诚的感激。

    菲莉斯眨了眨虹色眼眸,也是朝对方回以微笑,轻声说道:“下午好,美杉老师。”

    中年男子向少女微笑着打招呼道:“下午好,菲莉斯。你看上去很精神嘛。”

    美杉义彦是风谷真鱼的叔叔,也是真鱼的法定监护人。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接真鱼回家。

    “托您的福……”

    “通常失去记忆的人都会胡思乱想,会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如同空壳的自己。你的话,看上去倒是不用担心呢。”

    少女抬头看着蓝天,轻笑着道:“是这样吗?对自己也充满了好奇,就像是变成了未拆封的礼盒,这样不是很让人感到惊喜吗?而且啊,对外面的一切都感到新鲜,蓝色的天空、温暖的太阳……只是感受着这些我就感觉很兴奋呢。”

    美杉教授对少女感性的发言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随后他看着面前的银发少女,开口问道:“话说回来……之前谈过的事,有决定了吗?”

    “住进老师家里吗?医生也建议我尝试到朋友家里借住一段时间。”

    “那要不要过来呢?反正真鱼也要来,你又是真鱼的朋友。你来的话,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没有考虑多久,菲莉斯樱唇微绽,轻笑着点头回答:“那就承蒙关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