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8日,周二,09:13a.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

    看见面前黑发少女,龙天宇挠了挠头,笑着打招呼道:“早上好啊,遥香。”

    “哟,早上好。麻烦给我来个混合三明治套餐。”大咧咧的坐在柜台前的座位上,遥香爽朗的笑道。

    “ok。话说……你这两天都不用工作吗?明明不在双休日。”一边为遥香冲泡咖啡,龙天宇奇怪的问道。

    闻言,遥香挥了挥手,开口回答道:“怎么可能,只是我的工作不是固定时间的啦。等下就要去上班了。”

    “原来是这样啊……”轻轻点头,将咖啡递给遥香,龙天宇也没多问接着继续制作起三明治。

    “对了,今天就你一个人吗?老爹和五代呢?”抿了口咖啡,遥香甩动着黑色长发,在店内左顾右盼道。

    “老爹去买食材了,五代去了城南大学找樱子小姐。我留下来看店。”

    “是这样啊。”遥香点了点头,随后她从运动背心的胸口处掏出一张门票将其递给龙天宇,道:“这是我……的一个朋友让我交给你的。”

    “你的这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还有……那里不是用来装杂物的地方啊……”有些迟疑的接过热乎的门票,龙天宇眼角微微抽搐,轻声念道:“羞羞女孩演唱会,2月15日,913俱乐部……”

    对龙天宇翻了个白眼,遥香有些不爽的撇嘴道:“是沙耶香啦,我和沙耶香是朋友。上次你碰到我也是因为我去看她的演唱会,然后就聊到了你……嘛,就当支持她这个新人偶像了。”

    “原来如此……替我谢谢沙耶香。对了,你会去吗?”

    “有机会的话…….”遥香耸了耸肩,随即看了眼店里的时钟,道:“牙白,都这个点了。我先走了,咖啡很好喝哦。”

    这么说着,遥香抓起两块三明治大口吞下,便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咖啡店。

    ……

    废弃的水族馆中,03:18p.

    “dogugubibigibagi,bagingubaginbinza。zu??u激??gi。(两天内,八十一人。滋??米乌姬??基。)”

    为铜色的基德鲁腰带注入能量,芭璐芭对着面前浑身如同啫喱一般的史莱姆状怪人,平静的说道。

    如同史莱姆一般的怪人,其身体表面的皮肤随着跳动的水光不断的变化着体表颜色。

    轻轻点头答应,它跨过了倒在地上、浑身遍布乳状毒液的强魔离去,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串透明的粘液脚印。

    “rubogubajabu。(无能的家伙。)”

    看着被毒得浑身抽搐的强魔,芭璐芭摇了摇头,冷漠的离开了水族馆。左右一个破坏了规矩的低等级古朗基,她才懒得理会对方死活,想要手下的话贝集团有着大把人手。

    ……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05:15p.

    叮铃铃……

    “欢迎光临。啊嘞,一条桑。”看见身穿*风衣的帅气青年进入店中,龙天宇当即打招呼道。

    “昨天真是麻烦你和五代了。”一条薰笑了笑,坐到了柜台前的座位上。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闻言,一条薰微微一笑,他伸出脑袋看了看厨房,疑惑的问道:“五代呢?”

    “雄介的话,今天一大早就去城南大学找樱子了。真是的,整天往外跑,要不是有天宇在,今天就只能闭店了。”玉三郎老爹撅嘴吐嘈,随后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开口说道:“不好意思,一直在抱怨。那么俊男先生,想要喝些什么呢?”

    “那就还是上次的洪都拉斯shg吧。”

    “好嘞。不过,俊男先生。这次一定要好好和你讲讲,老爹我当年爬柱穆朗玛峰的冒险故事,那个时候柱穆朗玛峰还叫做埃弗勒斯……”

    听着老爹嘴里如同连珠炮一般的故事,一条薰脸上的笑容微微僵硬。他转过头,求助似的看向龙天宇,面对玉三郎老爹这样的话唠长辈,一条薰是真的麻爪。

    “咳咳……老爹,和你说个事。”

    “什么事啊?我正说到精彩的地方呢。”

    “那啥,十五号我想请个假。”

    “下周二,可以是可以,不过能说说理由吗?”玉三郎老爹疑惑的问道。

    “呀~遥香送了我一张演唱会的门票,不去的话就太可惜了。”

    “这样啊,好吧。不过这样的话,这周六就不给你放假了哦。”

    “ok。”

    “对了。天宇,还有一件事……麻烦你明天去买点调味料回来,我今天忘记买了。”

    “诶……通常来说不会忘记的吧……”

    “嘿嘿,抱歉。你明天午休的时候去买就可以了。”吐了吐舌头,玉三郎老爹恶意卖了个萌,看得龙天宇和一条薰浑身一激灵。

    “好的,老爹。”

    “哦,还有一件事……明天早上帮我看好雄介。”

    “知道了,老爹。”

    “嗯……那么,俊男先生,我们继续……”

    将已经空掉的咖啡杯递到玉三郎面前,一条薰有些歉意的说道:“不了,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工作上的事情。咖啡很好喝,店长。”

    看着对方起身离去,玉三郎老爹将咖啡杯递给龙天宇清洗,同时小声说道:“还真忙呢,俊男先生。”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毕竟人家可是警察。”

    ……

    东京,文京区,城南大学,05:45p.

    “有关空我的碑文都翻译出来了呢。”

    考古研究社中,五代雄介喝着咖啡,对面前坐在电脑前工作的女孩笑着说道。

    樱子小姐抬头白了一眼五代,叹了口气,道:“虽说和空我的能力有关的碑文确实都翻译出来了,但是还有很多传记一般的碑文需要解析。而且啊……”

    “而且?”

    “神圣之泉干枯之时,凄厉的战士如雷电般现身,太阳被黑暗埋葬……呐,五代君,果然还是不要再变身战斗比较好。”樱子小姐劝说道,她十分担心面前这个如同小太阳一般的开朗青年会变成碑文中描述的那样。

    “我要战斗……”五代雄介认真的看着樱子小姐,与其对视,随后他开朗的笑了笑,竖起大拇指道:“一定会没事的!约好了,我绝对不会变成埋葬太阳的存在。”

    “唉……果然是五代会说出来的话呢。不过,如果是五代你的话,我也愿意相信你。”

    五代雄介咧嘴一笑,点头回应对方,随即继续问道:“对了,你说的还有类似传记一样的碑文,那是记录了那位超古代的空我吗?”

    “是啊,根据碑文的记录,他应该是叫里克,然后碑文的记录者是他的妹妹米欧。里克是为了保护妹妹与临多一族的族人,才愿意变身空我战斗的。”

    “是这样啊,真是位伟大的哥哥呢。能和我讲讲里克的传记吗?”

    “目前就翻译出来一部分啦。传记上是这么描述的:我有一位无可取代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