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0日,周四,02:16p.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

    咖啡店内,手中仔细的擦拭着精致的咖啡杯,饰玉三郎老爹却是盯着时不时看向店外的龙天宇,轻声问道:“怎么了,天宇?自从接了刚刚的电话,就有点心不在焉的哦。”

    “啊,抱歉,老爹。”回过神来,龙天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随后挥了挥手,轻声回答道:“没什么事,我只是在期待下周二的演唱会罢了。”

    “喂喂,这明明还有五天啊。你是在春游前兴奋的睡不着觉的小学生吗?”

    “抱歉……”

    “嘛,不过老爹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是遥香酱亲自给你的门票。天宇啊,到时候一定要把握好机会……”

    ???

    听着玉三郎老爹明显想歪了的话题,龙天宇挥了挥手道:“老爹,我和遥香只是普通朋友。这一次的演唱会也只是她的朋友邀请的。”

    “是这样啊……好了,工作工作,等下就是放学时间,又要忙起来了哦。”

    “是!”

    ‘五代一定可以做到的……’

    ……

    东京,文京区,小石川植物园,02:19p.

    被十几位持枪警员包围,猪笼草古朗基,滋??伽滋博??蝶却是兴奋的拍了拍如同漏斗一般的肥硕身子,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无视不断命中自己身体的狙击枪子弹,它的手指化作细长坚韧的藤蔓捆住了一位警员,将其拉到了自己身前。

    “啊……啊啊啊!!!”

    伽滋博没有在意不断挣扎的猎物,它只是翻开了如同巨大叶片一般的脑袋,将那位警员塞进了身体之中。

    “春田!!!可恶,所有人给我开火!不要停!”

    见同班被未确认生命体第十号整个丸吞下肚,杉田守道目呲欲裂,当即下令所有人不断进攻。警视厅配备的狙击枪,除非是命中眼睛这种弱点,不然它们并不能对未确认生命体造成有效伤害,最多也就是穿破表皮的程度。

    数秒过后,伽滋博拍了拍肚皮发出了如同擂鼓一般的响声,它稍稍弯下身子从胸口与脖子的连接处,吐出了一些毛发与消化剩下的衣物。

    “bagindobaginbinreza……(第十八人……)”

    轻轻拨动着手腕上的计数器,伽滋博冷冷的看向不断指挥着警员的杉田守道。如果杀了这个临多战士的首领,那么这些烦人的临多一定可以露出绝妙的恐惧表情的吧。

    这么想着,伽滋博再次伸出手臂,将手指化作的藤蔓甩向前方的杉田守道。

    站在队伍中心的杉田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如同麻绳一般的藤蔓朝自己射来。

    “杉田先生!”

    就在这时,一条薰猛地将杉田扑倒,险之又险的躲过了伽滋博的藤蔓。

    “呵……”让目标躲过了自己的攻击,伽滋博也没有恼怒,只是立刻操控藤蔓捆住了一条薰,将其拉向自己。

    “可恶,给我松开!”杉田立马抱住无法动弹的一条薰,同时抽出手枪打在了坚韧的藤蔓之上。

    砰砰砰!!!

    连续数枪击出,杉田好不容易射断了一根藤蔓,但是他和一条薰也已经身处半空之中。

    因为害怕误伤到杉田和一条,樱井等人不敢射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未确认生命体第十号对着两人张开了怪异又巨大的嘴巴。

    “杉田先生,快点放开吧!不然你也会死的!”被藤蔓勒得生疼,一条薰憋红着脸向杉田喊道。

    “开什么玩笑!你是说让我见死不救吗!”

    嗡嗡嗡!!!

    熟悉的摩托车轰鸣声自远处传来,下一秒,一俩红金色机车突然从未确认生命体第十号身后窜出。

    “一条桑,杉田先生!超变身!”

    变身为全能形态的五代看见了即将落入伽滋博嘴中的两人,他当机立断拔下了作为钥匙的车把手变身为银紫色的空我泰坦形态。

    试验追迹者的车把手瞬间化作紫金色重剑,运用失去动力的摩托车剩余的惯性,五代雄介来到了伽滋博身前,一剑砍断了捆住一条的藤蔓。

    于此同时,雄介更是一脚踢在了第十号那如同漏斗一般的身体上,瞬间将其击退数米。

    “没事吧,一条桑,杉田先生?”双腿撑地,硬生生的停下了试验追迹者,五代跨下战车关切的问道。

    “啊,没事。”一条薰点头道。

    杉田守道看了眼摩托车,随即笑着道:“多亏你来了,四号。”

    捂着被踢的凹陷的小腹连续后退数米,猪笼草古朗基看着面前的紫色锹形虫怪人,胸口处发出了诡异的音调:“唔……kuuga!bababagi!(空我!搭搭盖!)”

    “第十号吗?第一次遇到植物型的未确认生命体呢。”

    甩了甩手中重剑,五代雄介手持紫金色泰坦剑,踏着沉重的步伐猛地冲向前方的猪笼草怪人。

    面对如同坦克一般碾压而来的雄介,伽滋博冷笑一声,朝着五代喷出了大量泛着怪味的黄绿色液体,“gibe!(去死吧!)”

    “糟了!”五代雄介想要躲避射来的黄绿色液体,但是泰坦形态实在太过笨重,导致五代被结结实实的淋了一身。

    噗嗤!!!

    大量白烟骤然升起,如同昆虫甲壳质外骨骼一般的强化肌肉瞬间就被腐蚀得坑坑洼洼,并且还发生了碳化。

    “五代!”

    “我没事,一条桑!”

    咬着牙没让自己发出惨叫,五代雄介索性也不打算躲了,直接凭借着泰坦形态那硬成傻叉的防御力直接莽了上去。

    “gibu!gibu!babi!?(去死!去死!纳尼!?)”

    连续喷出数次消化液,见到五代雄介直接硬吃伤害冲了上来,伽滋博也是傻眼了。

    本来以为对方吃了次亏就会转换形态与自己战斗,但没想到五代这么头铁,居然直接顶着消化液冲到了自己面前。

    “胡丽亚!!!”

    没有去管傻眼的未确认生命体第十号,五代雄介当即将封印能量灌入剑内,一剑捅在了伽滋博的腰子上。

    金色的封印能量源源不绝的灌入对方体内,在伤口处形成了一个代表了‘*’的临多文字。封印能量不断的破坏着伽滋博的细胞,最终入侵了对方腰间的基博隆魔石,引发了剧烈爆炸。

    “五……没事吧,四号?”看着浑身焦黑还坑坑洼洼的五代,一条薰担忧的问道。

    “没事的。”五代转过身向一条薰还有其他警员竖起大拇指点赞,随后他也没有多做停留,立刻驾驶着试验追迹者离开了植物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