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0日,08:17p.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

    “嘶嘶……好疼啊。话说这是第一次碰到植物型的未确认呢,好像是猪笼草。”

    五代的房间之中,他赤着上半身趴在床上,不时的倒抽凉气。

    “你这家伙,头这么铁?居然硬抗着第十号的腐蚀液冲上去,就不能用青龙形态吗……”

    龙天宇摇了摇头,拿出了椿医生配制的药膏,涂抹在了五代发红的皮肤上。

    “我这不是没时间转换成蓝色嘛……痛痛痛……天宇,你温柔一点啊。”

    “嗯?是弄疼你了吗?”龙天宇嘴角微微勾起,随即轻轻的戳了戳对方,道:“是这里吗?还是这里?”

    “嘶……疼疼疼……别闹了,天宇。”连续被龙天宇戳中痛处(物理意义),五代有些不满的看了眼对方,随即小声说道:“我感觉,对于那个紫色的形态还不能很好的适应啊……”

    “这样啊……那么找个时间给你特训一下吧。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学会泰坦的战斗方式的。”继续为五代涂抹药膏,龙天宇在对方看不见的角度露出了一个一点也不可疑的笑容。

    “好啊。会是什么样的特训呢?”

    “那就敬请期待了~”涂完药膏,龙天宇又拍了一下五代的后背,看着对方倒抽冷气,他轻笑一声,道:“好了,早点休息吧。这伤势,你乖乖的睡一觉,亚玛达姆灵石就能完全治好。我也要回房间继续训练微观粒子操作了。”

    “嘶……晚安,天宇。”

    “晚安,雄介。”

    ……

    2000年2月11日,周五,01:33p.

    东京,目黑区,某处无人的樱花林中

    由于约好了要训练五代,所以两人今天都向老爹请了半天假。

    “没开花的时候,看上去光秃秃的呢。”看了眼**的树干,龙天宇感慨道。

    “嘛,这里的樱花大约要到三月下旬才会开啦。到时候带着老爹、樱子、小稔还有遥香小姐一起来看樱花吧。就是不知道一条桑愿不愿意来呢……”五代竖起大拇指,笑着道。

    “好主意,这个可以有。我还没有亲眼看过*盛开的樱花呢,一定很美。”龙天宇笑着回了个大拇指,开口说道,“五代,准备好了吗?”

    五代点了点头,召唤出亚古鲁腰带,变身为空我泰坦形态。他拍了拍厚实的胸大肌,大笑着道:“准备好了,天宇。放马过来吧!”

    龙天宇点了点头,他走到龙帝丸身旁直接跨坐了上去,轻声道:“龙帝丸,超变身,吉普车形态!”

    原本机车形态的龙帝丸闪了闪车灯,随即十分不科学的变成了一辆红金配色的厚重吉普车,看得五代人都傻了。

    “我来了哦~龙帝丸我们冲!”

    嗡嗡嗡!!!

    “呜哇!”

    “不许跑,五代!不能躲过去!”

    一个无敌帧翻滚躲过吉普车冲撞,五代雄介当即吐槽道:“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吉普车啊!太强人所难了吧。会死人的啊,天宇……牙白……”

    龙天宇当即训斥道:“空我没那么脆弱!不许跑!朝车子冲过来,五代!想要完全发挥泰坦的力量,你需要的是一往无前的无畏之心!需要正眼的架势!不要对敌人的攻击产生恐惧!”

    从地上爬起,五代摸了摸泰坦形态的胸甲,恍然大悟道:“是这样吗,我明白了!放马过来吧,天宇!”

    对此,龙天宇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然后……一脚将油门踩到底。

    “不行不行不行,果然还是不行!”

    “不准跑,五代!哈哈哈,咳咳……”

    “你刚刚在笑对吧?你肯定在笑!”

    “五代先生,你在说什么?我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不管有多好笑呢,我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撒,第四次冲击要来了哦。”

    “哼哼嗯啊啊啊啊!!!”

    ……

    2000年2月13日,周日,08:55a.

    废弃水族馆

    “呜哇!”

    浑身覆盖着角质鳞片的绿色怪人,从口中弹出了充满粘性的修长舌头缠绕强魔的脖子上,给再度不识好歹的小蝙蝠玩了套窒息py。

    “哼,gusugagijabu,zobe!(哼,烦人的家伙,给我滚开!)”

    松开勒住强魔的舌头,绿色怪人一脸自信的走到芭璐芭身前,邪笑着道:“[]nsususubi。(用[魅]的规则。)”

    见对方这么上道,芭璐芭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兽牙状戒指插入了对方的铜色腰带启动了自爆程序。

    “dogugubibigibagi,baginguzugagibinza。zu??garu??re。(两天内,四十五人。滋??伽卢魅??列。)”

    待得芭璐芭注入完能量,伽卢魅退回人间体形态,他摸了摸脑袋上的防风眼镜,一边朝着门外走去,一边轻笑着用日语说道:“太轻松了,看本大爷一命通关。”

    倒在地上的强魔怨恨的看着伽卢魅,咬牙切齿的说道:“bazerintongengobigibagi!(为什么要用临多的语言!)”

    “蠢才!”

    听到强魔的话,芭璐芭也是忍不住踩了对方一脚,她冷着脸离开了水族馆,丝毫没有去管倒在地上*的蝙蝠古朗基。

    (作者:对!打他!不知道作者翻译古朗基语都快翻吐了吗!看来得继续找机会*这家伙呢~)

    ……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09:17a.

    “多谢款待……”将碗盘递给厨房内的五代,龙天宇起身,一边朝着店外走去,一边向两人挥手道,“我出去逛逛,不用为我准备午餐了。”

    “是这样啊,要注意安全哦。听新闻上说,未确认生命体第十号就是在附近的植物园被第四号消灭的。”玉三郎老爹连忙叮嘱道。

    龙天宇点了点头,轻笑着道:“我知道啦。放心啦,就算出现了未确认生命体,空我和四号一定会及时赶到的。五代,要加油哦。”

    “我知道啦……我也想出去啊,想去樱子那里看看碑文解析得怎么样了……”

    “真是的,你这家伙一天到晚就想着往外跑……就不能学学天宇。”

    “他明明也……”五代歪着脑袋,笑了两声,最终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啊,对了,五代,十五号早上,去前天特训的地方。我有东西要教给你。”

    闻言,五代咽了口唾沫,苦笑着道:“啊这……我知道了。”

    见五代一脸苦逼的样子,龙天宇就知道他肯定想起了之前的吉普车特训,他轻笑一声,开口安慰道:“放心,这一次用不到吉普车。”

    “那、那就好……”

    “吉普车?真搞不懂你们年轻人的想法呢……”玉三郎老爹手上磨着咖啡,表情十分的闷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