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4日,周一,07:18a.

    东京,品川区,关东医大病院

    “熟悉的天花板……”

    睁开沉重的眼皮,龙天宇伸了个懒腰,便从病床上撑起身子。

    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只是十几个小时没有进食使得龙天宇感觉腹部异常空虚。

    病床旁的柜子上放着一个苹果,上面还贴了一张便利贴。

    给天宇:因为还要去追寻那个看不见的未确认生命体,所以不能等你醒来了。——五代雄介

    将苹果吃完,稍稍垫了垫肚子,龙天宇叫来*,去请椿医生过来。

    “你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这种伤居然一晚上就好了……”

    看着眼前活蹦乱跳的龙天宇,椿秀一拍了拍对方的身体,脸上露出淫笑,道,“真想把你解剖看看,以你的恢复力的话,应该不会有事的。”

    “哈哈哈……但是我拒绝!”龙天宇咧嘴一笑,当即拒绝道。

    “好了,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是那只看不见的未确认?”

    “不,和上次一样是天使搞得事情。”

    龙天宇摇了摇头,也不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现阶段超能力者少的可怜、奥菲以诺更是消声灭迹,尊者的事件比起杀人案件还要来得稀有,根本解决不了。说出来只不过是让一条桑他们白操心罢了。

    “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对了,那只未确认解决了吗?”

    “没有。根据一条给我的消息,五代运用绿色形态发现过对方两次,但是由于是在地形复杂的街区所以被它逃离。今天凌晨四点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估计已经……”

    “是这样啊……”龙天宇沉默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没事了,我这就给你办理出院手续,这是你的账单~”椿医生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随即将一张小票递给了龙天宇。

    “啊这……”看着账单上的数字,龙天宇脸色一僵,摸了摸口袋中的钱包。

    将小票拍在对方脑门上,椿医生轻笑着道,“开玩笑的啦,怎么能让英雄破费呢。一条和我已经用职权帮你免了。”

    “我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咳咳,那么我就先回去了。今天还有打工呢……”

    向椿医生道别,龙天宇直接立刻医院。召唤出龙帝丸,他跨上机车沉默的看着自己的手掌,轻声说道:“我还是太弱了……”

    ……

    废弃水族馆,07:22a.

    看向一脸自信的站在自己身前的变色龙古朗基伽卢魅,芭璐芭轻声说道:“gegibogugibabe,biringegeru。(成功了呢,你的基基鲁。)”

    伽卢魅用手指弹了弹腰间的基德鲁腰带,笑着回答道:“goguza。(没错。)”

    闻言,芭璐芭点头,为伽卢魅关闭了自爆装置,转头看向身旁的山椒鱼种古朗基。

    耳朵上戴着兽牙状挂坠的老人笑着取出来一个银色的腰带扣,将其递给了伽卢魅。

    换上银色的腰带扣,其内蕴含的灵石碎片融入了伽卢魅体内的灵石,增强了他的力量。他抚摸着腰间的银色腰带,大笑着看向小蝙蝠,一脸嘲讽的道:“bosezegosepa[]nbasu!(这样一来我就是[魅]了!)”

    这一下可谓是杀人诛心,直接使得一直没办法玩游戏的小蝙蝠整破防了,满脸扭曲的看着眼前的伽卢魅显摆魅集团的腰带。

    “tsugibogegeruzadogugubibigobi。(下一场基基鲁在两天后。)”扫了眼剩下了滋集团古朗基们,芭璐芭留下这句话,随即便离开了水族馆。

    强魔咬牙切齿的看着伽卢魅,扭过头也是跟着芭璐芭离去。

    ……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07:44a.

    叮铃铃……

    “我回来了……”

    看见龙天宇回来,正在准备着咖喱的玉三郎老爹当即连咖喱也不煮了,直接跑出食堂检查着龙天宇的身体,着急的说道:“可算回来了啊,天宇。可担心死我了,听说有未确认生命体在目黑区出现,我打你电话又没人接……”

    “抱歉,老爹。我之前手机放在了摩托车里,然后因为未确认生命体的原因就找了家旅馆住了一晚上。让你担心了……”龙天宇挠了挠后脑勺,有些歉意的解释道。

    “算了,你没事就好。雄介这家伙也是,今天凌晨才回来,直接倒头就睡到现在还没醒。我还是第一次见他那么累啊,就算在他耳边吹气,甚至大喊大叫都叫不醒……”

    叹了口气,玉三郎老爹拍了拍龙天宇的肩膀,轻声道:“不管怎么样,人没事就好。咖喱就交给你了,我去准备咖啡豆。”

    “是!”

    ……

    东京,千代田区,警视厅,09:13a.

    未确认生命体对策组临时会议室,由于昨晚对于变色龙种古朗基的追踪,对策组的成员全都一整夜没有合眼。

    会议室中飘荡着如同雾气一般的白烟,那是对策组中的成员抽的香烟造成的。

    至目前为止,包括警察在内,已有338人死于未确认生命体……

    看着报纸上的死亡人数统计,一条薰将报纸推开,他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报告上。

    这时小警花笹山望见将一瓶罐装咖啡放在了一条薰身前的桌子上,甜甜的笑道:“给,一条桑。也稍微休息一下吧,你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合过眼对吧。”

    “谢谢,笹山。但是现在还不能休息啊。目黑区街道上的监视器,不知为何在空我出现后就损坏了,那只未确认生命体我们也失去了踪迹……总之,一切还要等写完报告才算暂以告落。”

    轻轻揉了会儿遍布血丝的眼睛,一条桑向笹山望见礼貌的笑了笑,随即打开易拉罐将暖暖的黑咖啡一饮而尽。没有添加砂糖的黑咖啡只有苦涩与咖啡的香味,比起饰玉三郎老爹的手冲咖啡差了很多,但是用来提神却是十分有效。

    “一条桑果然是工作狂人呢。自从一条桑来到这里,你都没有回过家吧,偶尔也放松一下去看看家人吧。”笹山望见轻声说道。

    她的父亲也是一位将人生奉献在事业中的警察,直到笹山望见的父亲病逝,其母亲也好像一直很寂寞,所以她能够明白一条薰的家人会有什么感受。

    闻言,一条薰温和的笑了笑,开口回答道:“会去看的啦,只是现在还不行。”

    “果然要回长野看女朋友吗?”杉田守道不知何时来到了一条身后,他嘴里叼着香烟,开玩笑道。

    “没有啦,女朋友这样的存在……”一条薰再次澄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