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5日,周二,02:00p.

東京,千代田區,秋葉原,913俱樂部

在觀眾席上訓練了一個多小時的波紋,913俱樂部中也是陸陸續續的涌入了大量御宅族,被擠在一群打call團隊之中。

“讓大家久等了!我是羞羞女孩的主唱沙耶香哦~馬卡龍~”

沙耶香穿着可愛服飾閃亮登場,在她兩側站着羞羞女孩的其他五個成員。

牽起身旁一位嬌小女孩的手,沙耶香拿起麥克風用甜膩的聲線向眾人說道:“向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羞羞女孩的新成員,伽部凜!”

將麥克風遞給伽部凜,女孩兒看着下方觀眾,她好像害羞似的微微低下腦袋用留海擋住眼睛,輕聲說道:“大、大家好,我是羞羞女孩的新成員,伽部莉……”

也許是緊張的緣故,伽部凜說話有些磕巴,並且最後還咬了舌頭連自己的藝名都沒說對。不過在這個三觀跟着五官走的時代,像伽部凜這樣的可愛女孩子,在場的觀眾們可捨不得批評。

“咬舌頭的凜醬好可愛!”

“awsl!”

“……”

沙耶香臉上浮現出燦爛的笑容,向下方眾人道:“小凜是純新人哦,所以請大家多多包容。”

“當然!!!”

伽部凜這時也稍稍融入了氛圍,向下方觀眾們露出了可愛清純的笑容,頓時收穫了大量歡呼。

“那麼,羞羞女孩的第二場演唱會正式開始了喲!”

“噢噢噢!!!”

……

東京,文京區,美杉邸,03:18p.

“太一,這裡計算錯了哦。真魚,這裡要用過去式才對。”

廳之中,看着電視節目的菲莉斯瞥了眼太一和真魚的作業,立刻指出了兩人的錯誤。

“誒?真的……”太一將信將疑的看了眼自己的數學作業,重新計算過後果然發現了錯誤。

“話說,菲莉斯姐姐不是失憶了嗎,為什麼還會知道我們的作業答案啊?”真魚撅着嘴,不解的問道。

聞言,美杉教授溫和的笑了笑,開口解釋道:“你們應該都有聽過這樣的傳聞吧,人的大腦其實是分成很多區塊的。比如兩半邊的大腦分別擅長感性分析與理性分析,小腦控制人的平衡感之類的。”

美杉太一和風谷真魚點了點頭。

見此,美杉教授接著說道:“人的‘記憶’也是這樣,記憶並不是只存在於一個區域,而是區分成很多類別,分別儲存。例如掌管語言與知識的‘意義記憶區’、掌管運動熟練度的‘肌肉記憶區’、還有掌管回憶的‘經歷記憶區’等等。菲莉斯的情況應該是大腦的經歷記憶區出了什麼問題,所以導致她沒有了以前的回憶,但是知識卻是存在意義記憶區,所以並沒有失去。嘛,大概就是這樣……”

說完,美杉義彥淡定的喝了口茶,一副大佬般高深莫測的樣子,頓時收穫了太一、真魚還有菲莉斯三臉懵逼的限定表情包。

……

東京,千代田區,秋葉原,913俱樂部,04:15p.

緊急出口外的小巷之中

“有了有了,你果然在這裡。”

看到一如既往絲毫不在意自己穿搭的遙香,龍天宇向她揮了揮手,笑着打招呼道:“真是的,明明就在後臺,出來打個招呼都不行嗎?”

“啊?我很忙的,哪有時間啊。再說了,你不是和沙耶香聊的很開心嗎。”遙香轉過頭,撇了撇嘴,有些不爽的說道。

“是這樣嗎?不過我感覺和你更聊得開。”龍天宇聳了聳肩,輕笑着道。他對遙香的感覺比起女性朋友,倒是更接近哥們兒,也更容易在她面前釋放本性。

“算你會說話……走吧,我們去吃一頓,我快餓死了。”

“可以倒是可以,不過去吃什麼?”

聞言,遙香一個新房45°向後彎腰,對着龍天宇咧嘴笑道,“你說呢?快點跟上!今晚吃烤肉,哈哈哈……”

“行……不過先說好,不准點特製烏龍茶!”

“切……我知道啦~我也不想再體驗一次沒吃飽就喝斷片的感覺了。”

……

東京,目黑區,09:13p.

無人櫻樹林中

“呼……吸……”

維持着一個奇特的頻率呼吸,五代雄介右手扶着一顆光禿禿的櫻花樹,長長的吐出胸中空氣,隨即再度猛地吸氣。

金色的電光在其手臂游走,隨即融入了他身前櫻花樹的樹幹之中。

下一秒,淡金色的毫光從整棵樹的錶面浮現,綠色的嫩枝與粉絲的花朵逐漸遍佈這棵根本不在花期的櫻花樹。

“哈……終、終於完成了!”

看着身前被粉絲花朵覆蓋的櫻花樹,五代雄介直直的倒在草地上。

櫻色的花瓣飄落到五代的身上,他的四周是一片由十一棵綻放的櫻花樹組成的袖珍版櫻花林。

五代努力的維持着波紋呼吸法的特殊頻率,就算現在的他感覺精神與肉體都異常疲憊,他也下意識的保持着呼吸法。

欣賞着這片由自己創造的美麗櫻花林,聞着櫻花那淡淡的香味,五代雄介露出了孩子般的陽光笑容,隨後十分享受的合上了沉重的雙眼。

細微的鼾聲在櫻樹林中傳盪,五代雄介就這麼沐浴在粉色的花瓣雨中熟睡了過去。

在五代睡過去後沒多久,一位綠發少女來到了櫻花林旁,她看着那美麗的粉色花朵,不由得出神的贊嘆道:“gububugiza……go,boseza!(真美啊……沒錯,就是這個!)”

少女的註意力完全被自己那心心念念的櫻花所吸引,根本沒有註意到在一旁熟睡的五代雄介。轉頭看向那飄蕩着粉色花瓣的清澈小溪,少女將身上旗袍一丟,“噗通”一聲跳入了點綴着花瓣的清澈河水之中。

隨着入水的聲音傳出,五代雄介那被亞瑪達姆靈石以及波紋強化了的強大感官,使其一下子就被那細微的聲響吵醒。

站起身,轉頭看向傳來聲音的方向,五代發現一位少女落入水中,久久沒有浮上水面。

‘難道是自殺!?’

日本的社會壓力很大,導致這裡的自殺率很高。再加上一般不會有人選擇在這種荒郊野外游泳,都是去海灘或者開設的游泳設施,所以五代雄介的第一反應是這位少女是來跳河自殺的。

見對方遲遲沒有動靜,五代雄介顧不得疲憊的身體,也是跟着少女跳入了河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