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5日,周二,09:37p.

    东京,目黑区,无人樱树林

    冰冷的水面上,五代雄介一边划着水,一边四处张望,寻找着少女的身影。终于在数秒钟后,他发现在自己前方十几米的位置,一位少女仰着头缓缓的露出水面。

    “喂,这位小姐,人生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千万不要轻易就放弃大好青……呃……啊……腿、我的腿……”

    五代雄介一边说着一些伟光正的话,劝导着少女,一边朝着少女游去。不过由于身体太过疲惫,再加上二月份的河水太过冰冷,没有做过热身运动的他,腿竟然抽筋了。

    看着在自己身旁不断挣扎的五代,拥有一头柔顺绿发的少女,魅??伽利玛??巴(??gari??ba),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在经过短暂的思考后,少女朝着溺水的五代游去。

    三分钟后

    “捡、捡了条命呢……”五代雄介趴在地上喘着粗气,如是说道。

    在死亡的恐惧面前,五代刚刚学会的波纹呼吸法一下子就紊乱了,不过他毕竟也才刚刚*波纹,倒也在情理之中。

    稍稍调整了一下呼吸,五代雄介捂着眼睛,向前方以豪迈奔放的姿势坐在樱花树下的少女道谢,“谢谢你,原本想要来救你的,结果却被你救了呢,哈哈哈……”

    说到最后五代还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至于为什么五代雄介要捂眼睛呢……那是因为绿发美少女的衣着对他来说实在是太*了一点,皇帝的新衣同款啊!

    “bagu……救我?我吗?为、为什么?”到嘴的古朗基语被少女吞下,随后她眨着眼睛不解的看向五代,用有些不太熟练的临多语言提问。

    她堂堂一位高等级接近葛集团的魅,还需要一个小小的临多来拯救?换成空我来救她还差不多。

    “诶!?我还以为你想要寻死呢。毕竟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跳河。”见少女一脸呆萌的歪头询问,五代立刻明白自己误会了对方,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随即他又立马移开视线,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话说……*不太好啊。快把衣服穿上吧,不然会着凉的。”

    “我只是想游泳而已,因为飘荡着花朵的河面很漂亮。这个花……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

    绿发少女接过一片飘落的樱花,露出一丝怀念的微笑。

    “呐……这是什么花?”少女毫不在意自己暴露的酮体,她走到雄介面前,轻声询问道。

    “啊,衣服、衣服。”五代紧紧的闭着眼睛,双手也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双眼。

    “为什么就这么执着于衣服呢?*有什么不好吗?可以用全身的皮肤来感受整个世界……很舒服哦。”少女这么不解的歪着脑袋,不过她还是乖乖的穿上了自己的旗袍。

    “呐,这个花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啊?作为生活在这里的rin……人,你应该知道的吧?”

    少女伸出手握住了五代的那宽厚的手掌,将一片樱花轻轻是放在五代的手掌中心,少女抬起头用绿色的双眸与五代对视。

    “好美……”

    清澈、幽静……如同镜面一般通透的湖绿色眼眸,让五代雄介这位钢铁直男都忍不住夸赞对方的美丽。随后五代雄介立刻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发烫的脸颊。

    不明白眼前的这个临多为什么会扭扭捏捏的,于是少女再一次开口询问道:“到底是什么?”

    “啊,这是樱花啦。东京樱花。你不知道吗?”

    绿发少女点了点头,轻声回答,“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到了这里,曾经见过一次这个樱花,可惜并不知道它的名字。”

    少女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五代。也许是因为五代雄介是第一个和她交流的临多吧,少女感觉面前的这位男性临多十分的特别。

    “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绿发少女轻声问道。

    已经不想再度进行基基鲁游戏,少女现在只想在这个和平的人类社会中平静的生活下去。既然如此,临多的朋友也是需要的吧。

    “啊?好啊,当然了。我叫五代雄介,是拥有2001种技能的探险家哦,最近会在东京待一段时间,有空可以去文京区大冢一丁目的polepole咖啡店找我哦。”

    五代雄介对着绿发少女比出一个大拇指,露出了如同小太阳一般的灿烂笑容。

    “雄介、雄介……我喜欢这个发音。”少女轻轻的念叨着五代的名字,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笑容。

    微微绽放的樱唇配合上少女那绝美的容颜让五代不由得看呆,他的心跳也不由得加速了几分……这是一种五代雄介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心动的感觉。

    回过神来,五代雄介脸颊微红,轻声问道:“对了,你的名字是?”

    “名字……”少女愣了一下,随即沉寂了下来。

    她已经不打算再用古朗基的名字了,但是除了那个名字外,她也没有其他的称呼了。

    仰头看向被雾气笼罩而发出朦胧光芒的月亮,少女捏着自己的柔顺绿发,小声回答道,“我的名字……你来决定吧,雄介。”

    “我来取?”五代指着自己,奇怪的问道。他彻底被少女的操作给弄糊涂了。

    “普通女孩子会取什么样的名字啊?”见五代不知所措的样子,少女开口问道。

    闻言,五代雄介拍了拍手,向少女笑道:“哦~我知道了,是猜谜啊,让我猜你的名字。让我想想……樱子、凉子、真理、凛、奈奈子……啊,我知道了,一定是幸子,对吧!我的直觉是这么告诉我的。”

    “……那就用那个吧。”绿发少女,不,幸子无所谓的回答道,不过她的嘴角却轻轻的勾了起来。

    认识的第一个临多朋友为自己取的临多名字吗……感觉还不赖。

    “诶!?真的!幸子……小幸!”

    “雄介。”

    两人互相十分亲昵的呼唤对方的名字,明明是第一次相见相识,但是五代和小幸却像是老朋友一般用名字称呼对方。

    “你是我的第一朋友,雄介。”小幸十分郑重的说道,对她来说作为第一个临多朋友,五代雄介是特别的存在。

    “是吗?第一个朋友啊。不过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从今往后朋友也会越来越多……直到和全世界的人都成为朋友。过几天我将我的朋友介绍给小幸,你一定会喜欢他们的。”一通四仔发言后,五代雄介笑着向小幸竖起了大拇指。

    在雄介看来,小幸是一位没有什么朋友的孤僻少女,不过为人感觉很不错,一定会和大家合得来的。

    微笑着抬起脑袋,小幸怔怔的看着夜空,她回想起在超古代自己还沉迷基基鲁时看到的景色,以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小声呢喃:“雄介……雾散了。好漂亮的星空啊……就和那个时候一样的星空,为什么那时候就没有感觉到好看呢。”

    五代也是抬起头,与小幸一同眺望星空,“好漂亮的星空啊。有一种心灵被洗涤的感觉呢。让我想起了在麦金利山看到的景象。”

    “麦金利山?”

    “是啊,那是一座在美国的阿拉斯加,海拔超过六千米的山峰……”

    雄介与小幸两人靠做在盛开的樱花树下,他们一边观赏着美丽的夜空与落樱,一边小声交谈。基本上都是雄介在讲述自己在冒险时发生的故事,小幸则是作为聆听者,偶尔会好奇的询问着五代说出的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而五代也会笑着一一回答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