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6日,周三,02:34p.

    挂断一条桑打来的电话,龙天宇快速制作了一份polepole咖喱饭,将其装到了外面盒中,向玉三郎说道:“老爹,一条桑点了份外卖,我去给他送过去。”

    “是俊男先生啊,有段时间没看到他了,我还想跟他讲冒险故事呢。天宇,快去快回哈。”

    “知道了,老爹。”

    ……

    东京,江东区,02:48p.

    砰砰砰……

    接连不断的枪声在海面响起,狙击枪的子弹携带着极大的动能轰在了章鱼古朗基身上,微微刺破了对方的表皮。

    “baginguzugogobinreza!(第三十六人!)”

    将警船上最后一位警察勒死,章鱼古朗基享受着全身不断传来的些微刺痛与鲜血流淌的异样*,它环视了一圈围上来了十几艘小型巡逻船,不由得咧嘴冷笑。

    正当章鱼古朗基准备跳入海中,伺机猎杀其他巡逻船上的警察时,两道蓝色的身影踏着水面高高跃起,轻盈的落到了达贡所在的巡逻船上。

    “速战速决,五代!”

    “好的,天宇!”

    两人扳下巡逻船的一根护栏将其转变为青龙棍,随即一左一右分锁住了章鱼古朗基的全部退路,让达贡见识了一下什么是平成黑帮正义的围殴。

    “bigara,zogugibe!gobosekuuga!(n,ws哦喏嘞kuuga!)”

    被两人敲了几十棍,章鱼古朗基发出了憋屈的吼叫,最终对方在两人青龙溅的前后夹击下爆炸而亡。

    消灭未确认生命体十一号,滋??达贡??基。奖励:梦幻点100点。

    和五代踩着水面回到岸上,这时一条桑几人才刚刚赶到。

    五代朝几人竖起大拇指,便骑着试验追迹者离去。

    龙天宇将外卖方咖喱饭递给一条,随即也是向一脸懵逼的对方竖起大拇指。

    “这啥啊?”

    “店里的特色咖喱饭……我骗老爹有外卖溜出来的,麻烦报销一下。诚惠八百円。”

    一条桑:(??????????)

    看一条桑一脸懵逼的表情,龙天宇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哈哈哈,开玩笑的啦。走了。”

    ……

    东京,目黑区,无人樱树林,02:55p.

    “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好美啊……”

    吹着携带着淡雅花香的微风,幸子蜷起腿坐在樱花树下,享受着午后的温暖阳光。

    将有些散乱的秀发捋顺,绿发少女轻声呢喃,“雄介,明天会来吗?”

    突然间,淡淡的樱花香味之中混入了一丝更加浓郁的花香,使得小幸脸上的恬淡微笑顿时消失。她板起脸,面无表情的转头看着一旁,不知何时随着玫瑰花瓣出现的芭璐芭。

    “找……babibajoguba?(找我有什么事吗?)”

    芭璐芭伸手接过一片飘来的樱花,嘴角微微勾起,随即她又马上恢复了古波不惊的平淡表情,轻声说道。

    “[]ngegeruzaroguguzajirasu,??gari??ba。([魅]的基基鲁快要开始了,魅??伽利玛??巴。)”

    “pabaza……(知道了……)”

    向伽利玛通知完魅的游戏即将展开后,芭璐芭也没有多说什么,伴随着一阵莫名出现的玫瑰花瓣消失在了樱树林中。

    ……

    2000年2月17日,周四,10:36a.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

    今天玉三郎老爹打算给店里进行一次彻底的大扫除,所以便给龙天宇和五代放了一天假。

    雄介得知后,直接屁颠屁颠的骑着试验追迹者离开了店面。龙天宇则是帮老爹完成了餐桌和地面的清洁后,拎着水桶来带了咖啡店外,准备给龙帝丸好好清洁一下。

    将车身上的污渍一点一点的擦拭,龙天宇摸着闪闪发亮的车身,轻笑着问道:“变干净后,感觉整个身体都轻松了不少啊。对吧,龙帝丸?”

    嗡、嗡……

    闪烁了两下车前灯,红金色的龙型机车用车头蹭了蹭龙天宇。

    ……

    目黑区,无人樱树林,10:44a.

    与绿发少女一同靠坐在盛开的樱花树下,五代雄介轻笑着道:“小幸,我和朋友商量好了,我们打算在四月三日来赏樱。到时候我会将他们都介绍给你认识。”

    “雄介的朋友……会喜欢我吗?”幸子有些迟疑的问道。越是与雄介交流,少女就越是明白,自己与现代社会的人类有多少差距,能够遇到雄介这样愿意和她做朋友的人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一定会的!”五代转头向少女竖起大拇指,笑着说道:“不管是老爹、天宇、樱子小姐又或者一条先生……大家一定会喜欢小幸的。”

    看到五代雄介的笑容,少女感觉莫名的心安,微微勾起嘴角,幸子樱唇微绽,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相信雄介。”

    “对了,要不小幸明天来店里看看吧,之前的三明治就是店里的料理哦。”

    “那个三明治?”小幸双眼一亮,随即点了点头。

    “没错!那说好了哦!”五代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两分,随后他将大拇指比给少女看,开口说道:“小幸也来做吧,这个……”

    “这个?”伸出雪白柔嫩的手掌,小幸竖起大拇指,不解的问道:“雄介,这个动作,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有啊。这个动作的意思是……”

    ……

    东京,文京区,美杉邸,03:27p.

    将一盘散发着香甜气息的曲奇放在茶几上,菲莉斯摘下烘培用手套,一边捋着柔顺的濡羽色秀发,一边向面前的几人笑道:“请尝尝看。”

    “闻上去很好吃的样子,那我就先开动啦。”美杉太一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口水,直接抓起一块曲奇吃了起来。

    “看上去很不错的样子呢。我开动了,菲莉斯姐姐。”为面前的少女擦了擦汗,真鱼也是拿起一块曲奇小口吃了起来。

    “好吃!”一块接着一块的将曲奇往嘴里塞,太一的脸颊很快就鼓得和仓鼠一样。

    “真的耶。”真鱼点头赞同,虽然不像太一那样吃相狂野,不过进食速度却是丝毫不慢。

    “感觉不管吃多少都吃得下呢。”

    “好了,太一,吃太多的话晚餐就吃不下了哦。剩下的留给叔叔婶婶吧。”真鱼这么说着,将剩下的一半曲奇装在盘子中,打算留给美杉义彦夫妻。

    “我知道啦。”将嘴里的饼干咽下,太一喝了口茶,一本满足的摸了摸肚皮,轻笑着道:“我感觉,菲莉斯姐姐做的料理和甜点,比起外面店里买的还要好吃呢。”

    “要是拿去店里的话,一定会大卖的。”真鱼肯定的道。

    “是这样吗?”

    菲莉斯歪着脑袋坐在沙发上,她碰着一杯热茶时不时的抿上一口,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