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8日,周五,01:33p.

    东京,葛饰区

    阴冷潮湿的下水道中,皮鞋踩在水泥地面上的细密踏步声,以及淌水的哗哗声经过墙壁的反射传出老远。

    “gusugagirinto!(烦人的临多!)”

    听着下方传来了嘈杂声,如同老鼠一般的怪人焦急的扒拉着梯子,它轻轻撑开上头的窨井盖,寻找着自己最后的猎物。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的,内滋玛在半个多小时前已经杀掉了第三十五人,但是就在它寻找最后一个猎物时,那帮烦人的临多战士居然发现了它,并对它展开了追踪。这使得内滋玛根本没机会寻找最后一个猎物,它是高傲的古朗基一族,会按照自己定下的规则进行杀戮,就算还有十几分钟便会游戏失败,内滋玛也没有随便杀个人充数的想法。

    不知道等待了多久,但是街道上依然空无一人。

    正当这时,白炽色的强光手电自下方射来,随之而来了是某位警察的呼喊,“发现未确认生命体十二号!重复,发现未确认生命体十二号!位置是在……”

    下方的脚步声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响亮,内滋玛不爽的磨着牙,直接翻身来到了街道上。

    将窨井盖合上,并用力将其踩的变形封堵住下方警察的追逐,老鼠古朗基动着耳朵听得越来越近的警*,立刻找了个方向打算逃离此处。

    但是很快的,内滋玛便发现自己根本无处可逃。四面八方都是警车的刺耳鸣笛声!

    八辆警车瞬间窜出将老鼠怪人团团围住,随即只见十几位手持狙击的警察从车上下来,将黑洞洞的枪口不约而同的瞄准了对面的未确认生命体十二号。

    “所有人,开火!!!”杉田守道立刻下令道。

    下一刻,不管是一旁的一条薰还是樱井刚,所有人全都面露愤恨的将子弹倾泄在了对面老鼠怪人的身上。

    三十五条鲜活的生命,其中老少男女皆有。他们之中有很多人在落下窨井盖被杀时,其身边还跟着自己的恋人、自己的家人朋友,他们就这样被对方杀死了!这对于那些生者来说,同样是笼罩一辈子的阴影。

    密密麻麻的子弹将老鼠古朗基的皮毛打烂,但是这并不能真正的伤害到对方。内滋玛摸着腰间的基德鲁腰带,神色慌张的寻找着警方的疏漏之处。最终,它在一位警察的脚下发现了一个窨井盖。

    内滋玛顿时一喜,它硬顶着枪击甚至还牺牲了一只眼睛,才冲到了窨井盖旁。一巴掌将射瞎自己的一条薰拍飞,随后它将脚下的窨井盖拉开准备逃入下水道中。

    “未确认生命体十二号!?”

    白炽色的灯光自下方射来,使得老鼠古朗基不由得一愣。

    砰!!!

    响亮的枪声自前方传来,内滋玛最后看见的,是那位被自己拍飞的临多战士,他躺在地上硬撑起狙击将其瞄向了自己。

    “呜哇!!!”

    两只眼睛一同被打瞎,内滋玛不由得倒退几步,腰带也逐渐变得炽热起来。

    轰!!!

    下一秒,在所有人惊疑的目光中,未确认生命体第十二号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只在地上留下了些许碎裂的身体组织。

    “纳尼!?居然爆炸了吗……”杉田守道惊讶的叫了一声,随即他走到一条身旁将其扶起,轻笑着赞叹道:“不愧是一条君,枪法还是这么犀利。没有受伤吧?”

    “托您的福,只是有点胸闷。”

    一条薰站起身,疑惑的看着满地的残渣,随即从口袋里掏出电话,打给正在赶来的两人。

    ……

    2000年2月19日,周六,08:15a.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

    “多谢款待。那么,我出门了,老爹、五代。”吃完早餐,龙天宇向玉三郎老爹以及雄介告别。

    难得的双休日,龙天宇准备继续用来训练微观粒子操作这个能力,上一次在对战蝙蝠尊者时制造出的初生天马弩给了龙天宇不少感悟。

    “啊,天宇等等。”雄介开口拦住,将两个外卖盒交给对方,笑着说道:“这个写了‘龍’的是给天宇的午餐。然后另一份画了樱花的,如果天宇在那里碰到了小幸的话,麻烦帮我交给她。”

    “知道了。”轻笑着接过外卖盒,龙天宇又补了一句,“我会帮你美言几句的。”

    “啊……不用了、不用了。”五代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

    东京,文京区,美杉邸,09:18a.

    穿着合身的衣裙,少女将吃完早餐后的碗筷放入水槽中,随即向餐桌前的美杉一家轻笑着道:“那么,我就出发了哦。”

    “诶……菲莉斯姐姐真的要出去找工作吗?留在家里陪我玩不好吗?”美杉太一嘟起嘴,有些不舍的道。

    “真的没问题吗?说实话,我觉得这个决定会不会太着急了一点。”美杉义彦有些担忧的问道。

    菲莉斯向几人竖起大拇指,露出了一个如同彩虹般美丽的梦幻笑容,轻声说道:“没问题的。我也不想在这里白吃白住,而且能找一个工作体验新的东西,不是很好吗?”

    闻言,美杉义彦点了点头,向对方温和的笑道:“我明白了,我们会尊重你的想法。”

    “菲莉斯姐姐,祝你能够找到喜欢的工作。”真鱼也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向面前的少女祝福。

    “嗯!那么,我这就出发了。裕子阿姨,脚踏车借一下。”

    向众人挥了挥手,菲莉斯便风风火火的跑出了美杉家。

    “这孩子……”美杉裕子轻笑着摇了摇头。

    ……

    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9:20a.

    叮铃铃……

    听见门口传来的铃铛声,饰玉三郎转过头,用诙谐的语气向人打招呼道:“啊,真是你好你好,堂本光。啊啦,是遥香啊。”

    五代向穿着一如既往狂野的少女笑着道:“遥香小姐,早上好。”

    “哟,老爹,五代。”大咧咧的向两人挥了挥手,遥香径直坐到了柜台前的座位上,随即疑惑的看了看四周。

    见遥香这样,人老成精的老爹撅着嘴,歉意的的向遥香说道:“抱歉啊,天宇今天放假。一大早就出门了。”

    “是这样啊……”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随后遥香瞬间恢复了精神,向老爹说道:“算了,反正找他也没什么要紧事。老爹,一如既往的的混合三明治套餐。”

    “好嘞。”

    “呃……我倒是知道天宇在哪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