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9日,周六,09:31a.

    东京,目黑区,无人樱树林

    嗡嗡嗡……

    听到身后传来了摩托车声,欣赏着樱花的绿发少女樱唇微绽,高兴的转过身道:“雄介,今天……啊,是你啊……”

    见到来者并不是自己期望的人,小幸不免有些失落。

    “抱歉啊,雄介今天要工作。”摘下头盔,将画有樱花的包装盒递给对方,龙天宇轻笑着道:“这是雄介为你准备的。真稀奇啊,雄介居然会帮人准备便当什么的。托你的福,我也白嫖了一份。”

    “雄介做的……便当?”

    “是啊。”龙天宇点了点头,随即一脸好奇的看向小幸,开口问道:“话说,小幸。你和雄介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和雄介的关系?”小幸歪着脑袋,小声回答道:“大概是朋友吧……不过雄介对我来说是很特别的存在。”

    “特别的存在?是喜欢的人吗?”

    “嗯……喜欢……吗?”小幸出神的思考着,不过很快的她又失落的低下了脑袋。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不过小幸却喜欢上了五代雄介,喜欢他带来的临多食物、喜欢他讲述的冒险故事……当然,最最喜欢的还是雄介那竖起大拇指后在脸上浮现的笑容,那是令人心安的笑颜。

    但是……自己是古朗基,而雄介是人类……两人之间的巨大差距让小幸感到彷徨。如果雄介知道,自己和那些未确认生命体是同样的存在,他会不会讨厌自己呢?

    不明白小幸为什么有些失落的样子,龙天宇挠了挠头,开口说道:“雄介他啊,因为不能来见你所以看起来很失落。如果你去看他的话,雄介应该会高兴的吧……”

    “但是……”

    见小幸明显有些意动但又好像顾忌着些什么,龙天宇接着问道:“难道小幸就不想去见雄介吗?”

    闻言,小幸点了点头,不假思索的开口回答道:“想见!”

    “那就去吧……樱花的话,果然还是要和喜欢的人一起看才是最美的啊。”

    “嗯!”

    目视着小幸离去,龙天宇吐出口气,轻笑着摇了摇头,道:“cp真好磕……咳咳,**……”

    ……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10:45a.

    趴在桌子上用死鱼眼瞪着五代雄介,遥香不断的磨着牙,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五代雄介挠了挠后背,苦笑着道:“都说了,天宇说不希望任何人打扰他……”

    抵在桌子上的脑袋一滚偏过视线,遥香傲娇的“哼”了一声,小声嘀咕道:“我知道啦……”

    叮铃铃……

    “啊,真是你好你好,堂本光。”

    “欢迎来到风味独特的咖喱店polepole。”

    听到门口传来的铃铛声,玉三郎老爹和五代雄介两人立刻向来者打招呼。

    “你们好啊。”拥有一头柔顺黑发的美少女向两人笑着回礼,随即她抽了抽鼻子,一脸陶醉的道:“好香的味道!这里的咖喱,一定是极品!咖啡的香气也令人沉醉呢……”

    闻言,饰玉三郎老爹大笑了起来,高兴的道:“哈哈哈,行家啊。我们饰食堂的历史可是足有百年哦,对于咖喱和咖啡,老爹我可从来不会含糊!”

    观察着店内布置,少女走到柜台前的座位上坐下,她向身旁的遥香投以友善的笑容,随即开口道:“真是一家好店啊。”

    “哈哈哈,那是当然。”玉三郎老爹高兴的笑着,将店内的菜单递给对方,用诙谐的语气道:“那么这位人,您想要点些什么呢?”

    “我叫风谷楪,嗯……就来一杯混合咖啡吧。不过,其实我是想问问这里招不招打工。”少女轻笑着道。

    “打工?怎么最近这里这么受欢迎吗,天宇之后又来了个漂亮的小姑娘。”一边为少女准备着咖啡,玉三郎老爹轻声吐嘈,随即表情遗憾的道:“虽然很想请风谷小姐这位美少女来打工,但是很遗憾啊,本店现在不缺人手。”

    “是这样啊,那真是遗憾呢。”被玉三郎老爹拒绝,少女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表情稍稍有些失落。毕竟这家店是她目前找过的,印象里最好的店了。

    将混合咖啡细细品味,少女付了钱,向众人道别:“老板,咖啡很好喝哦。有机会的话,我还会来的。”

    “随时欢迎。”

    叮铃铃……

    拉开店门,风谷楪的面前出现了一位身穿淡绿色旗袍的绿发少女。让开身子让对方进入店内,风谷楪也是离开了咖啡店,继续寻找能够令自己感到满意的店面。

    “啊嘞!?小幸?”

    见到绿发少女的到来,五代雄介立刻来了精神。

    “雄介……”见到雄介看到自己后露出的笑容,小幸脸颊微红,高兴的坐到了柜台前的座位上。

    见到五代和小幸释放的樱色气场,一旁的遥香眼睛一眯,露出了一个计划通的笑容。

    “哟,雄介,不给我介绍一下吗?这位漂亮的女孩子是谁啊?”

    看向遥香那明显不怀好意的笑容,五代苦笑着道:“这位是小幸,是我的朋友。小幸,这位是遥香,是天宇的好朋友。”

    闻言,遥香一脸不满的勾住五代的脖子,不满的道:“说什么呢,我们也是好朋友对吧?”

    ‘再不告诉我地址,我就捣乱!’

    不知为何,五代从对方的闪闪发亮的眼眸中读出了准确的信息。对此五代雄介也是以坚定的眼神回应了对方,‘我五代雄介就算被你掐死、被小幸误会,我也不会出卖天宇的!’

    然后,五代就真香了……

    “天宇在目黑区,目黑川附近的……”

    成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遥香大笑着拍了拍雄介和小幸的肩膀,咧嘴笑道:“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们这对小情侣了,拜拜~”

    “都说了,不是……”五代红着脸企图解释些什么,不过遥香完全没有要听的想法,直接付钱离开了咖啡店。

    小幸则是呆萌的歪着脑袋,她实在是无法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

    “啊~啊~跑掉了……抱歉,小幸,我先给天宇打个电话过去。”

    ……

    东京,文京区,城南大学,考古研究社,10:55a.

    詹抱着一堆资料走进了社团之中,向还在与电脑搏斗的樱子小姐打了个招呼。

    将手里的资料放下,詹走到咖啡机旁给自己倒了杯咖啡,随后他看着樱子小姐电脑桌上的两瓶力保健以及显示屏上密密麻麻的临多碑文,轻笑着问道:“又熬夜了啊,樱子小姐。还喝了两瓶呢……”

    揉了揉发酸的双眼,樱子小姐叹出口气,苦笑着道:“夏目老师他们找到了暗之棺,昨晚给我传来了很多碑文,等到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天亮了。真是的,我想回家洗澡,还想去老爹那里喝咖啡啊……五代也是,最近都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