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9日,周日,05:33p.

    东京,千代田区,佐藤烤肉店

    吨吨吨的将一扎生啤灌下,龙天宇吃了口盐烧牛舌,瞪着死鱼眼看向对面少女,一脸无奈的说道:“所以你就是过来找我吃烤肉的?”

    “不然呢?”

    遥香歪着脑袋,眨着闪亮的眼睛,嘴里还叼着一只危险兔肉的烤兔腿,不断的咀嚼着。完全就是一副黑人问号表情包。

    遥香:(????_????)?

    龙天宇:(??????????)

    “真是的……我难得的双休日啊……雄介那家伙……有了女人就把我给卖了!”

    揉了揉太阳穴,龙天宇咬牙切齿的道,心中已经盘算着什么时候让龙帝吉普再次出山了。

    “讨厌和我一起吗?”见龙天宇满脸写着不开心的样子,遥香难得的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龙天宇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笑道。

    遥香捧起啤酒小口小口的喝着,微微低下头,小声说道:“我啊……从小就不能理解别人的心情……所以要是打扰到你的话……抱歉……”

    啪!

    “好痛!你干嘛啊!”

    捂着发红的额头,拍去面前的手刀,遥香气鼓鼓的看着对面的龙天宇。

    “真是的,忧郁系美人可不适合你啊。”撕下一条兔腿,龙天宇一边啃着,一边随意的说道,“想要明白别人的感受是很难的事情,我也很难做到和别人感同身受啊。因为我们不是别人,我们只是我们自己。所以……遥香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

    “天宇……”

    “嘛,虽说这番话是现学现卖的啦,哈哈……”龙天宇举起酒杯,咧嘴笑道。

    闻言,遥香也是哑然失笑,“什么嘛,我就感觉这话一点都不像是你会说的。”

    “真过分,别看我这样。我可是记着无数哲学语录的男人哦。比如,奶奶说过……之类的。”

    “哈哈哈……和你这家伙待一块儿,怎么都不会感到厌烦啊。”

    “哈哈,彼此彼此。”

    与对方碰了个杯,两人大笑着将啤酒喝了个干净。

    ……

    废弃水族馆,09:16p.

    “papanbibigibagi,bagingugegidobinza,zu??neu??da。(一天内,七十二人,滋??内滋魔??达。)”

    将兽牙状灵石戒指插入铜色的基德鲁腰带,身穿红黑色衣裙的芭璐芭看着面前的黑色老鼠怪人,平静的下达了对方的基基鲁规则。

    “shijogubagi。(了解。)”

    黑色的老鼠怪人摸了摸三角状的耳朵末端,胸有成竹的点头答应。

    今天还没有遭到毒打的强魔一脸嘲讽的从芭璐芭身后走出,他来到了内滋魔身旁,在其耳边轻声说道:“gobigiganbojogobigibagizejo~(可不要像你的哥哥一样哦~)”

    见小蝙蝠皮又痒了,内滋魔磨着牙直接给了对方一个逼兜。

    “jaso!(*!)”

    强魔捂着发红的脸颊,愤恨的盯着对方当即就想要还手。但是下一秒,还没有等他挥出拳头,芭璐芭便挥出异化为怪人态的右手,使用带有棘刺的玫瑰藤狠狠的将小蝙蝠捆住。

    作为基基鲁裁判,芭璐芭可不能看着强魔攻击一位正在进行游戏的古朗基。

    带有锐利倒钩的毒刺深深的扎入了强魔体内,并且便随着对方的挣扎越勒越紧。

    被荆棘勒住的伤痕逐渐变成黑色,强魔当即向芭璐芭哀嚎道:“gi、gibobizogo……ju、jusugibuzagagi……(请、请你……饶、饶我一命……)”

    芭璐芭冷哼一声将强魔放开,但是也没用阻止内滋魔单方面对它进行殴打。

    将强魔当做沙包狠狠的扁了一顿,将失去兄弟后的情绪发泄,内滋魔冷冷的看着趴在地上浑身伤痕的强魔,不屑的道:“gusugagijabu,zarase!rubogubajabu。(啰嗦的家伙,给我闭嘴!没用的东西。)”

    ……

    2000年2月20日,周日,09:13a.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

    叮铃铃……

    听到门口传来的铃铛声,玉三郎老爹抬起头朝人笑着道:“欢迎来到……啊啦,是樱子啊,好几天没来店里了呢。”

    “没事吧,樱子小姐。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被灵石强化了视觉的五代,立刻发现还在门口的樱子,其双眼中遍布的条条血丝。作为友人,五代关心的询问了一句,随即贴心的为她磨起了咖啡,准备为樱子小姐泡一杯她最喜欢的洪都拉斯shg。

    “谢谢啦,五代。你居然会这么贴心呢。”樱子小姐心里一暖,坐到了五代对面的座位上,随后她又看向玉三郎老爹,轻笑着道:“老爹,麻烦来一份金枪鱼三明治套餐。”

    “好嘞。”

    “樱子小姐,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边冲泡着咖啡,五代关心的询问道。

    闻言,樱子叹出口气,开口回答道:“是临多碑文啦。夏目教授找到了暗之棺,然后把那边的碑文都发送了过来。”

    “是这样啊,所以你就熬夜在整理碑文的资料?真是辛苦你了。”将冒着热气的醇香咖啡放到樱子身前,五代向她笑着竖起大拇指,随即开口问道,“那么,那上面写了什么呢?”

    “我这不是一整理好就过来了吗。等一下再说,我叫了一条先生,他等会儿就到。话说,天宇呢?”

    “一条桑也会来啊,我知道了。天宇的话,他今天休息,出去了。要不我叫他回来。”

    “不用了,等他回来把资料交给他就好了。难得的休闲时光,还是不要打扰天宇了。”

    这么说着,樱子小姐端起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恰到好处的酸味与回甘的香醇,使得连续熬夜数天的樱子小姐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樱子小姐的金枪鱼三明治,我愿称之为柱穆拉玛峰级的美味哦~还请慢用。”

    这时,玉三郎老爹也是将一盘三明治放到了樱子小姐面前,还附赠了一杯果汁。

    “这是?”樱子小姐看着果汁上层悬浮的一粒粒黑色颗粒,不解的问道。

    “嘛,刚巧昨天进了一点百香果。就随意发挥,给你做了杯金桔柠檬百香果汁。给你提提神,还能抗衰老。”

    闻言,樱子小姐喝了口酸酸的果汁,向玉三郎笑着竖起大拇指道:“谢谢啦,老爹。”

    ……

    东京,目黑区,09:23a.

    无人樱树林中

    抱着一个沉重的纸袋,龙天宇靠坐在一颗盛开的樱树下,从袋子中取出来一本厚厚的书籍。

    “原子物理学、电磁学、力学、量子力学,再加上生物学……目前就先学这些吧……”

    翻开一本厚厚的较为基础的物理书,龙天宇细细的阅读着,并掏出一本笔记本将一些想法记录在上面,准备等下变身后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