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22日,周二,09:51a.

    东京,千代田区,秋叶原附近

    嗡嗡嗡……

    “超变身!青龙!”

    覆盖着黑金色哥莱姆装甲的汽车出现在了警员的正下方,瞬间变为蓝色的锹形虫怪人顿时从摩托车上跃起,其双臂随着呼吸闪烁起电光,轻松接住了下落的警员。

    “没事吧,警官先生?”

    “啊、嗯,谢谢……空我。”

    被救下的警员呆愣的点了点头,照理来说会因为下落的冲击而扭伤、骨折的伤势却是完全没有出现,甚至他还觉得全身暖暖的,十分舒适。

    “kuuga!”

    低头看着下方的龙天宇,壁虎古朗基伽魔鲁冷笑着朝他勾了勾手指。随即壁虎怪人快速划动四肢,尽是在光华的大厦窗户上移动。

    “想甩掉我吗?天真!”

    被强化后的嗅觉十分轻易的嗅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龙天宇冷哼一声,四肢之上汇聚起波纹能量。

    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金属棒将其化作青龙棍,龙天宇轻身一跃就落在了壁虎古朗基的前方。双脚以及左手紧紧的贴在大厦的强化玻璃上,运用吸附的波纹,龙天宇如同蜘蛛侠一般成功的粘在了竖直的墙壁上。

    “babi!?(纳尼!?)”

    见到对方和自己一样能够在墙面上爬行,壁虎古朗基顿时一愣。龙天宇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直接一棍子抽在了壁虎古朗基的脑门上,将其打落大楼。

    砰!!!

    褐色的残影以极速坠地,水泥地面顿时碎裂,爆发出来一阵灰色尘埃。

    灰尘之中,壁虎古朗基摸着生疼的后脑勺,像是喝醉酒了一般摇晃着脑袋。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看着上空的龙天宇,伽魔鲁因为对方也能爬墙而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壁虎古朗基很快就回过了神,它明白正面对上空我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它必须想办法逃跑。但是四周高楼的墙壁已经不在是专属自己的领域,地面上更是有着无数临多战斗骚扰。

    伽魔鲁在瞬间做出决断,准备正面突破警方,逃离此处。它强硬的窜入人群之中,随即如同游蛇一般朝着外面跑去。未确认生命体就在人群之中,由于害怕误伤队友,他们也只能看着对方窜动。

    “休想跑!”

    正当壁虎古朗基即将冲出警方队伍时,刚刚赶到的一条桑一个飞扑顿时抱住了对方身后的尾巴。

    “gusugagijabu!(烦人的家伙!)”

    “所有人退开!!!”

    伽魔鲁不断的甩着尾巴让对方不断的撞击水泥地面,但是一条薰却像是粘在了上面一般死咬着牙就是不放手。见实在甩不掉如图牛皮糖一样的一条,壁虎怪人一咬牙,猛地切断了自己的尾巴。

    以浑身淤青为代价,一条仅仅只是拖延了对方数秒时间,但是这已经足够了。

    大厦墙壁上,龙天宇变身为空我泰坦形态,直接抄起泰坦剑一跃而下。

    ‘灾厄泰坦!’

    银紫相间的健壮锹形虫怪人手持紫金色重剑、携万钧之势狠狠的砸向了下方的壁虎怪人。

    砰!!!

    庞大的劲风在瞬间将扬起的灰尘吹散,龙天宇保持着出剑姿势站立,其双腿嵌入了水泥地面足足十数厘米深。

    在他的前方,壁虎怪人一动不动,它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在下一瞬,一道血线自其头顶浮现一直沿着对方的中轴线衍生。

    咔!

    铜色的腰带扣随着血线的蔓延而碎成两半,一个燃烧着金色火焰的临多文字烙印在伽魔鲁的胸口,金色的光芒自血线中迸发,随即蔓延到了对方腰间,随即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轰!!!

    嗡嗡嗡……

    伴随着剧烈的爆炸声,一辆红金色的摩托车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龙天宇身旁,正是从目黑区赶来的五代雄介。

    “太慢了,五代。我都搞定了。”退回红色全能形态,龙天宇轻笑着道。

    “啊嘞,已经解决了吗?我已经尽量加速了。”五代挠了挠光滑的后脑勺,随即开口问道:“话说,天宇,你就这样出来。店里没问题吗?”

    向五代竖起大拇指,龙天宇跨上机车,轻笑着道:“放心,我拜托樱子小姐帮我看店了。”

    “是这样啊。”五代同样点赞回礼,随即也是跨上试验追迹者,开口提议道:“一起回去吧。”

    “ok。”

    ……

    2000年2月23日,周三,02:26p.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射入店内给人一种暖洋洋感觉,由于已经过了饭点,店里的人也并不多,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喝着咖啡店大学生。

    叮铃铃……

    清脆悦耳的风*传来,使得沐浴在温暖阳光下显得有些怠惰的三人来了精神。

    “欢迎来到拥有东方风味的饮食店。”玉三郎老爹抢先一步,向门口的人笑着打招呼。

    “啊嘞,是遥香啊。”看清来者,龙天宇向对方笑着挥了挥手。

    “哟,我又来了。”大咧咧的向三人打了个招呼,遥香走进店内,露出了跟在身后的娇小少女。

    见少女有些怕生的呆在原地,遥香叹了口气,开口道:“你也向老爹他们打个招呼吧。”

    “啊嘞,这位是遥香的朋友吗?”五代眨着眼好奇的问道,随即他和善的向对方笑了笑。

    “这不是小凛吗,上一次的演唱会,唱的不错哦。”龙天宇轻笑着道。

    “你、你们好……我叫山野爱美,艺名叫伽部凛……是遥香的同居人。”

    名为山野爱美的娇小少女好像有些紧张似的,说话略微有些磕巴,她向三人简单的介绍了自己,然后就像是在罚站一样直直的杵在原地。

    “别站在这里堵着门啊,快去坐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拉着伽部凛坐到了柜台前的座位上,遥香向龙天宇露出了一个略显无奈的笑容。

    见此,龙天宇挑了挑眉,完全就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他也明白了,上一次遥香向自己抱怨的到底是谁了。

    白了龙天宇一眼,遥香道:“我快饿死了,麻烦来一份猪排咖喱。爱美,你呢?”

    山野爱美看着菜单,在纠结了数分钟后,伸手指在上面,轻声说道:“就、就这个吧……”

    “是什么啊?呃……不好意思,这个混合三明治是早餐特供。”玉三郎老爹歉意的道。

    “啊,对、对不起。”

    山野爱美那张精致的小脸顿时发烫,浮现出了可爱的红晕。

    遥香叹了口,转头看向山野爱美,轻声说道:“就和我吃一样的吧?”

    ……

    东京,文京区,城南大学,03:44p.

    考古研究社内,电脑桌前,樱子小姐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双手如穿花蝴蝶一般敲击着键盘,神情认识写着自己的学业论文。

    詹一进入研究社,就看见樱子小姐在和电脑搏斗。他为自己倒了杯咖啡,凑到了樱子小姐身旁,好奇的问道:“很认真呢,樱子小姐。又是那个超古代碑文?”

    以每小时万字的速度,不断的敲着键盘,樱子小姐头也不回,眼中倒映着显示屏上的内容,开口回答道,“不是啦,是学校里的作业。因为一直把精力放在临多碑文上,我都来不及处理自己的事了。”

    这段时间不是在翻译光之棺临多碑文,就是在翻译暗之棺碑文,学校里的论文已经推迟许久。现在光暗两个临多遗迹的碑文全部翻译完毕,樱子小姐可算是有时间做自己的工作了。

    滴滴滴……

    左手继续打着字,樱子小姐伸出右手抓住电话座上的手机,轻声问道:“摩西摩西,这里是沢木樱子……啊,是夏目老师啊。什么?明天要过来一趟吗?好的,我知道了……空我和四号吗……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