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24日,周四,07:15a.

東京,千代田區,警視廳

一大早,一條薰便坐在昏暗的會議室中,觀看着未確認生命體第零號與龍天宇戰鬥的視頻。作為古朗基一族的最強者,一條薰必須要對它打起1000%的精神。

這時杉田守道走進房間,他看着眉頭微皺、緊盯顯示器的一條,無奈的輕笑一聲,開口說道:“又在看零號的錄像嗎?這幾天已經看了多少遍了,你有好好休息嗎?我看你連宿舍都沒回,直接住在警視廳了吧?”

“姑且也是有在休息室里睡過……”揉了揉發酸的眼睛,一條笑着回答道。

“不愧是你啊……”杉田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轉過視線看向顯示屏上那帶來黑暗的身影,不由得感嘆道,“埋葬太陽的存在,未確認的王嗎?”

“所以我才要更加關註它,也許能夠發現什麼……”

“話說回來,那些未確認生命體出現到現在已經過了快三周了,總共出現的七隻未確認,由我們警方幹掉的卻只有一隻。剩下的不是被四號就是被空我幹掉了。雖說他們是伙伴,這是不爭的事實,不過一直依賴他們的話會很不妙的吧。”將手中的報紙放到一條薰身前,杉田有些苦澀的感慨着。

身為保護人民的警察卻無法消滅那些殺人的未確認,這不管是對他們身為警察的責任感,又或者對警視廳的名聲,都不是一件好事。不過作為警方的一員,杉田也同樣希望能夠用自己的手來保護民眾。

一條沒有接話,他看了一眼身前的報紙,上面記載了這三周出現的未確認生命體。分別是豬籠草、鯨魚、海兔、兩隻老鼠以及壁虎型古朗基,另外還有一隻未確認則是沒有被髮現身影,在殺了四十五人後便失去了蹤影,估計是已經完成了基基魯游戲。

略顯煩躁的將報紙推開,一條桑無力的嘆了口氣,這些只不過是最弱的滋集團古朗基罷了,但就是如此警方也是損失慘重。在面對更強的集團時,他們又能怎麼辦呢?

輕輕的拍了下一條的肩膀,杉田守道笑着道:“別皺着眉頭了,辦法總會有的。對了,上面申請的武器已經下發了。”

“可算來了嗎?”聽到新武器送到,一條桑終於是感到稍微輕鬆了一些。

叩叩叩……

“一條桑,長野縣警局有傳真送來。呀!!!頭髮和一副亂亂的一條桑看上去好n哦!!!”

……

文京區,大冢一丁目,polepole咖啡店,08:36a.

一大早,五代雄介就拿着針線對着自己的背心一陣鼓搗。將最後的線頭用剪刀剪去,五代笑着道:“完成了!”

放下手中的針線,他將背心上的金色空我標誌攤開,展示給正在觀看關於未確認生命體新聞的玉三郎老爹以及正在吃早餐的龍天宇。

“這是什麼啊,雄介?”老爹放下報紙,不明所以的問道。

“是空我的標誌啦。”五代如實回答道,他從來沒有想過在他人面前隱瞞自己就是空我。更何況面前這位還是如同自己父親一般的玉三郎老爹。

“哦哦,這不是繡的很好嗎。黑色的外衣與金色的條紋……嗎……”龍天宇笑了笑,略顯複雜的道。

五代則是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豎起大拇指道:“這是我的第6號技能,刺繡。黑金色,很帥對吧。”

“空我?如果是久我美子(kugayoshiko)的話我是知道的,鼻子旁邊有一顆大黑痣。是平田昭顏的太太。”玉三郎老爹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扯着一些自己知道的古早明星的話題。

五代搖了搖頭,他指着自己的臉開口道:“不是啦。是我,我的事情啦。”

“是未確認生命體kuuga啦,老爹。”龍天宇聳了聳肩,輕笑着道。

“你?”老爹看了看空我標誌,又低頭看了一眼報紙上的四號與空我,然後又看向五代,疑惑的道:“空我?”

“對呀,對呀,我和天宇。空我。”

五代點頭,隨即摟着龍天宇的肩膀,期待着老爹的反應。

“……”

在短暫的停頓了三秒後,老爹轉過頭收起了手中的報紙,“好了,要工作了。天宇也別陪雄介玩了,多大的人了,還幻想着自己是特攝劇的英雄嗎?”

“我也去給櫻子小姐看看吧……其實第一時間想去見小幸的,不過約好了要去見櫻子。”沒有得到滿意的反應,五代對着老爹說了一句,隨後便穿上了背心就要離開店面。

“那麼,老爹,我也走了。”將餐具洗完,龍天宇向老爹告別,隨即跟着五代一起出門。

“知道了,早去早回喲。下午可是很忙的。”老爹有些不舍的向兩人揮了揮手,難得店里有了兩個廉價勞……咳,得力助手,老爹已經變得逐漸怠惰了起來。

……

某處廢棄工廠之中,08:33a.

看着變色龍種伽盧魅手中的鐵盒,小蝙蝠強魔用半生不熟的工地日語,疑惑的問道:“ra~gi~o?”

“是收音機(radio)。”

變色龍古朗基,魅??伽盧魅??列,對強魔翻了個白眼,糾正着對方的發音,隨後便不再理會一旁的強魔和查因,自個兒鼓搗了起來。

已經完成基基魯游戲的伽盧魅,自認為已經不是和身旁兩人同一身份層次的存在了,它已經脫離了滋集團的低級趣味,今後它要待的是屬於魅的地方。

隨着不斷的調整音頻,收音機中發出的嘈雜電音逐漸的清晰了起來。

滋……滋……引發一連串殺人事件的未確認生命體,警視廳已經正式發表了聲明,那是和人類不同的未知生命體……

伽盧魅笑着重覆道:“呵……未.確.認.生.命.體……”

“babiguboboza?(這啥意思啊?)”滋集團最強者犀牛古朗基,滋??查因??達(zu??zain??da),不解的開口問道。

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屑,伽盧魅實在不明白,上一任的王,為什麼會選這個家伙潛入臨多一族,也正是這個憨批選了里克當做空我,才使得自己被鎮壓了無盡歲月。

伽盧魅指了指眾人,有些不耐煩的回答道:“gosebabinbobozajo。(就是指我們啊。)”

聞言,強魔和查因兩人憨憨的點了點頭,道:“basuzozo。(原來如此。)”

踏、踏、踏……

正當三人正在試驗着收音機的一百種玩法之時,高跟鞋踏在地面上穿出的清脆響聲以及身後跟隨的細密腳步聲,在廢棄工廠中傳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