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25日,周五,08:10a.

    东京,文京区,dk堂蛋糕店

    享受着吹拂在脸上的微风,任由清风将发丝吹散,少女骑着裕子阿姨给自己买的女式脚踏车,来到了蛋糕店。

    一进门,还不待少女换上工作*,d远藤店长便拉过少女,轻笑着道:“菲莉斯啊,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这几天店里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诶?店长要离开?也就是说这几天店里由我管理?”菲莉斯眨着大眼睛,高兴的问道。

    d远藤点头道:“没错。我说过的吧,开店只是我的副业。我还要去寻找世界的宝物。那么这几天,店里就拜托你了。代理店长,菲莉斯酱。”

    得知自己即将做主这家店,少女双眼放光,她充满干劲的撸起袖子,对着d远藤店长道:“放心交给菲莉斯吧,店长。我一定会打理好这家店的。保证完成任务!”

    “嘛,就交给你了……”

    ……

    dk堂附近的小巷中

    d远藤店长挠了挠头,轻笑着道:“嘛,真是个充满了干劲的有趣姑娘。不过,这个世界的宝物到底是什么呢?这个融合了空我、亚极陀还有fai的诡异世界……算了,去找士桑好了,在他身边的话,一定能发现很多宝物。才不是想他了呢……”

    内有无数色彩流转的灰色极光帷幕,骤然在青年身后浮现,他看了眼在店内忙碌的少女,轻笑着消失在了帷幕之中。

    ……

    2000年2月27日,周日,08:18a.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

    “哟,老爹、五代。早上好。”

    “早上好,遥香,欢迎光临。”

    一大早遥香便来到了咖啡店中,见对方四处张望的样子,玉三郎老爹嘟着嘴,用俏皮的语气道:“抱歉啊,今天天宇休息。几分钟前就出门了,说是要去公园,也不知道是哪家。”

    闻言,遥香转过头看向五代,吓得他立刻疯狂摇头,“我也不知道……”

    “是这样啊,算了,老爹麻烦来一份火腿三明治套餐,饮料就要混合咖啡。”

    “好嘞。今天的混合咖啡可是阿尔卑斯级的哦~”

    ……

    东京,文京区,dk堂,08:22a.

    “柳橙、香蕉、草莓、栗子……哟西,来愉快的研发新商品吧!”

    烘培室内,面对满满一桌的食材,少女的脸上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

    ……

    文京区,教育之森公园,08:44a.

    耀眼的阳光照射而下,四周的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发出了充满韵律的沙沙声,公园中偶尔路过的行人脸上都带着温和的微笑,充满了朝气。

    漫步在公园内的小道上,龙天宇轻轻合上眼睛,享受着美好的早晨。皮肤因为阳光的照耀而感到温暖,与微风带来的凉爽形成了最佳搭配。悠悠呼吸着早晨的清凉空气,泥土与花草的芬芳令人感到沉醉……

    ‘偶尔放松一下也不错……’这么想着,龙天宇缓步朝着公园内的广场走去。

    “瞬平……最讨厌了!”

    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道稚嫩的女声,随即龙天宇看见一位看上去大约小学高年级的可爱女生朝自己跑来。

    “麻美,我不是……哎呦……”

    正当这时,又是一位小男孩追着女孩跑去,不过这孩子的运动神经确实有点差强人意,居然直接左脚拌右脚来了个平地摔。

    听见小男孩的痛哼声,小女孩不由得转头看了眼对方,随即又气呼呼的迈着小短腿从龙天宇身旁经过,消失在了他的身后。

    实在搞不懂这两孩子发生了什么,龙天宇挠了挠头,轻轻的将小男孩扶起。

    “你没事吧?”

    男孩摸了摸擦破了皮的膝盖,抬头发现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失落的向龙天宇道谢:“谢谢你,大叔。”

    “大、大叔……”听闻男孩的称呼,龙天宇顿时嘴角一垮,随即叹了口气道,“算了……先处理伤口吧。就算只是擦伤,也要及时清理。”

    ……

    文京区,09:00a.

    “真是的,店长走前都不说砂糖快没了……算了,反正面团也要等待发酵,不过这里是公园吗,改天来逛逛吧……”

    拎着一大袋制作甜点所需的材料,菲莉斯不由得吐嘈店长的不靠谱。就在少女转头看向公园内的美景时,一位小女孩突然从里面跑出,由于大幅度摆动的双手,她不小心拍在了菲莉斯手中的塑料袋上。

    啪……

    “啊……牙白……”

    看着手中碎裂的塑料袋以及一地的零散物品,菲莉斯顿时脸色一苦,由于想着有备无患,她这一次买了不少东西。

    “啊,对不起,姐姐。”

    听到身后的动静,女孩儿不由得停下脚步,为菲莉斯收拾着地上的材料。

    “没关系啦,只是下次可要小心哦。”温和的向女孩笑了笑,菲莉斯用双臂尽量多的抱起材料,但是由于广阔的胸襟,总有几样物品会被不时弹飞。

    “那个,这些我来拿吧。”

    “啊,谢谢啦。”

    ……

    废弃工厂内,09:13a.

    无奈的跟着芭璐芭前来集合点,小幸看了眼周围这充满了血腥、暴力的猎奇装饰,厌恶的皱了皱眉。

    一路跟着芭璐芭来到工厂内部,入眼的是一位被吸干了血液的中年男性以及在尸体旁一脸得意的强魔。

    犀牛古朗基查因满脸写着不开心,气愤的与面前的食人鱼古朗基比婪打着嘴炮,周围还有好几位魅集团古朗基看着热闹。

    见到芭璐芭到来,工厂内的古朗基们顿时安静了下来,恭敬的走到对方身前,唯独查因依然满脸愤怒。

    没有理会查因那燃烧着怒火的眼神,芭璐芭神色平静的问道,“tsugipazaseza?(下一个由谁来?)”

    话音刚落,一位眉形带着一块水晶装饰,看上去年龄颇大的中年古朗基,挺着个大大的啤酒肚,来到了芭璐芭身前。

    “biribu???agon??gi。(是你吗?魅??阿贡??基。)”

    “goguza。(没错。)”

    中年古朗基点头回应,随即召唤出了银色的基德鲁腰带,变化成了一只额头长有如同小灯笼一般发光拟饵的鮟鱇鱼怪人。

    芭璐芭神色不便,只是将手指上的兽牙状灵石戒指插入了对方腰带之中,轻声说道。

    “dogugubibingibagi,bagingubagindobaginbinza。”

    拍了拍腰间的银色腰带,鮟鱇鱼怪人额头的小灯笼发出冰冷的微光,冷笑着道,“两天内,九十人吗?真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