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2日,周四,08:33a.

東京,文京區,polepole咖啡店

未確認生命體十五號事件結束後,已經過了三天。這幾天凌天翼和五代等人也是難得的清靜了下來,可以好好的享受沒有戰鬥的時光。

當然,每天晚上對微觀粒子操作以及波紋的訓練,凌天翼一直都沒有落下。目前凌天翼已經可以做到在天馬形態下以大氣粒子製作天馬弩,以及在一定程度上操控粒子的運動速度。

百無聊賴的磨着咖啡豆,凌天翼對坐在面前的少女嘆出口氣,“話說,你怎麼天天往這裡跑……快去工作啊,工作!”

遙香咧嘴大笑,輕輕揮手道:“安啦、安啦,最近工作時間都安排在了晚上。話說,我點的咖啡還沒好嗎?太慢了。”

“你才剛下單一分鐘呢……這磨咖啡豆可不能急躁,要靜下心來,不然口味就會歪到火星風味了……”稍稍白了眼遙香,凌天翼慢條斯理的磨着咖啡豆,輕聲回答道。

“沒錯,這咖啡啊,任何一個細微的步驟都會影響整杯咖啡店風味。天翼已經明白了呢。”在一旁製作着三明治的玉三郎老爹溫和的笑道。

歪過腦袋露出一副死魚眼,遙香撓了撓頭髮,表示這麼深奧的東西自己不懂,“哈……我聽不明白,嘛,算了。”

凌天翼溫和的笑了笑,也不再多說什麼,享受着悠閑寧靜的日常。

“對了,雄介呢?”

“哦,雄介啊。他今天休息,出門了。找他有事嗎?”

“沒什麼事啦,就是稍微問一下。”

叮鈴鈴……

“歡迎來到有着東洋風味的……是櫻子啊。”

“啊,歡迎光臨,櫻子小姐。”

“喲,這不是櫻子嗎,好久不見。”

“老爹,天翼還有遙香,早上好啊。雄介不在嗎?”

……

東京,目黑區,09:13a.

無人櫻樹林中

靠在盛開的櫻花樹下,五代雄介和小幸兩人抬頭仰望着蔚藍的天空。包容一切都廣闊藍天,悠閑飄蕩的潔白雲霞以及不時划過天空的飛鳥……隨着鼻息傳來的淡淡花香,使得兩人不由得露出了享受的微笑。

沐浴着溫暖的陽光以及粉色的落櫻之雨,小幸不由得感慨,“為什麼會這麼美呢……讓人心中不由得浮現出‘能看到這個景象,活着真好呢’的感覺……”

“小幸也這麼覺得吧。”五代笑着點了點頭,雙手伸出如同要懷抱整片天空的一般,他貪婪的呼吸着花香,輕笑着道,“我就是為了看到這種能令人展現笑容的景象,才展開冒險的哦。”

將腦袋輕輕的靠在雄介那寬厚的肩膀上,小幸輕聲問道,“那麼,雄介一定見過很多像這樣的景色吧?”

“不是哦。”雄介笑着搖了搖頭,繼續說道,“就算是在同一個地點,在不同時間看到的景色也是不一樣的。全世界的人,在不同地點、不同時間,看到的都是不一樣的景色。”

“是不一樣的嗎?”小幸不解的問道。

“是的,是不一樣的。”雄介點了點頭,隨即輕笑着說道,“但是,我相信,就算是不一樣的……大家在看到美麗的景色時的感受卻是一樣的。就算有很多的不同,但是只要心裡的感情是一樣的話,那麼大家就一定可以互相理解,成為朋友!”

轉頭看向近在咫尺的小幸,五代雄介豎起大拇指,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伸手覆於胸口,感受着胸膛中那微微加速的心跳,小幸微笑着向雄介點了點頭。

……

廢棄工廠之中,09:44a.

一位全身覆蓋在黃褐色皮毛,擁有巨大利爪的女性食蟻獸怪人一巴掌將強魔扇飛,她從吸管狀的嘴巴中吐了吐細長的舌頭,恭敬的走到芭璐芭身前。

身穿黑裙與紅色披肩的玫瑰女看了眼被吸幹了血液的人類屍體,她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對着在地上躺屍的強魔投去一個厭惡的眼神。隨即她轉過頭,身上冷漠的將獸牙狀戒指插入了食蟻獸古朗基的銀色腰帶中,輕聲說道。

“dogugubibingibagi,bagingubagindobagingudogugubinza,??aguri??da。(兩天內,九十九人,魅??阿谷莉??達。)”

待得芭璐芭為腰帶註入完靈石能量,食蟻獸怪人變成一位身穿動物飼養員服飾的女性。

瞥了眼滿臉嫉妒的強魔,阿谷莉戴上計數環,冷笑着道:“太輕鬆了,我要打敗空我。”

聞言,芭璐芭點了點頭,用臨多語言輕聲道:“隨你。空我抵二十七人。”

……

東京,千代田區,警視廳,01:02p.

未確認生命體對策組

昏暗的會議室內,一條薰皺着眉頭,死死的盯着面前屏幕上不斷閃動的花屏。待得錄像放完,一條揉了揉發酸的眼角,打算倒帶再看一遍。

這時,杉田守道推門而入,對着一條薰笑了笑。將手中的罐裝咖啡遞給對方,杉田開口道:“還在看十五號時的監視錄像嗎?”

“是啊……”一條點頭道。

“話說,四號和空我君到底和你說了什麼啊?你居然對着這些什麼都看不出來的監視錄像看這麼多遍。”

“戰部……亞極陀……”

“戰部?啊,是臨多碑文上的戰部嗎?”

喝了口咖啡,一條桑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他沒有說太多東西,只是告訴我有一位亞極陀出現幫助他打敗了敵人。”

“那應該是朋友咯?”杉田疑惑的問道。

“不知道……所以才要好好調查。不過根據空我的說法,那位亞極陀救了河野豪一先生,是朋友的可能性很高。”將罐裝咖啡一飲而盡,一條薰扯出一個笑容,輕聲說道。

輕輕的拍了下一條薰的肩膀,杉田守道笑着道:“但是錄像都變成這樣了,也看不出什麼啊。你也要好好註意休息啊。不然就會像我一樣容易掉頭髮。”

砰!!!

會議室的大門被人粗暴的推開,小警花笹山望見着急的道:“不好了,一條先生、杉田先生,目黑區目黑川附近出現未確認生命體第十六號,正在與第四號戰鬥!”

“納尼!一條,我們出發!”

“是!”

……

東京,文京區,polepole咖啡店,01:03p.

“真是的,雄介就知道天天往外跑。”用攪拌棒不斷的攪着咖啡,櫻子小姐嘆了口氣,隨即無奈的笑道,“嘛,不過這樣才是五代啊。”

看着面前自言自語的櫻子小姐,凌天翼眨巴着眼睛,完全不敢搭話,生怕一不小心說漏了嘴,讓對方知道小幸的存在,然後送五代一條好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