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4日,周六,04:14

    东京,千代田区,佐藤烤肉店

    “吨吨吨”的将杯中之物闷完,遥香颇为不爽的撅起嘴,直接抓起一旁的危险兔肉啃了起来。

    抿了口肥宅快乐水,源翼轻笑着道,“好啦,别生气了。我这不是今天骑了摩托车了嘛,真的不能喝酒。”

    “我哪有生气。”遥香撇过脑袋,傲娇的轻哼一声。

    “哈哈……话说真期待呢,下一场演唱会。对了,遥香为什么不邀请沙耶香来呢?你们不是堂姐妹吗?”

    闻言,遥香双眼一眯,表情变得更加不爽,“怎么?你喜欢沙耶香?”

    赶忙挥手表示否定,源翼关心的问道,“不是啦。只是我好像就没有看到你们俩在一起出现过。是不是有什么矛盾?”

    将第二杯生啤灌完,遥香一把夹起源翼烤好的牛舌,将其塞入嘴中,有些口齿不清的道:“一大窟的牛舍撑起来真爽!唔和傻叶香……”

    “给我咽下去再说话!”

    直接给了对方一手刀,源翼再度在烤架上放上牛舌,随时准备着将其夹起,绝对不会再给遥香把牛舌一网打尽的机会了。

    稍稍咀嚼了几下将嘴里的烤牛舌吞下,遥香擦了擦嘴角的油渍,咧嘴笑道,“我和沙耶香能有什么矛盾啊……只是我和她的休息时间刚巧错开罢了。嘛,斗嘴的话,我们倒是天天都有哦。”

    “原来如此……不过沙耶香确实很可爱啊,下一次的演唱会一定会爆火的。遥香,你是内部人员对吧,能不能帮我要张签名啊。我打算收藏起来,等以后一定会变得十分珍贵。”

    看着面前朝自己露出大白牙的男人,遥香给了他一个嫌弃眼神让对方自己体会,随即她挥了挥手中再度空掉的酒杯道,“太郎,给我来一杯特质乌龙茶!”

    “呀咩咯!!!”

    ……

    东京,文京区,dk堂,04:45p.

    将试吃的蛋糕全部吃完,杀马特青年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沉醉的表情。但是很快的,他又轻轻的皱起了眉头。

    “请问,有什么问题吗?”菲莉斯接过盘子,轻声问道。

    青年点了点头,他指着一个蛋糕,随后又看向另一款蛋糕,有些磕巴的道,“这、这个不够甜……感觉还可以…加上这个。”

    看着对着指着的两款商品,菲莉斯轻声道,“戚风蛋糕和青柠蛋糕?你是说戚风蛋糕最好在甜一点,然后可以加上青柠蛋糕的风味?”

    杀马特青年点了点头。

    在脑海内模拟着将两种蛋糕结合,菲莉斯感觉此事可行,随即点了点头,道:“感谢您的建议。我觉得可以制作一款更加美味的蛋糕了!请务必告诉我,你的名字。”

    “伊波惠(イバエ)……巴(バ)……”青年轻声回答。

    “原来是伊波惠先生啊,为了感谢您的建议,等到新的戚风蛋糕上市后,我想以你的名字来命名,就叫伊波惠戚风蛋糕。”

    青年害羞的挠了挠头,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向往。

    见到对方快要流口水的样子,菲莉斯轻笑一声,“伊波惠先生也一定很想品尝吧……新蛋糕我会在今明两天进行试验,预计后天就会上市哦。到时候还请一定要来品尝。”

    “好、好的……”杀马特青年轻声答应道。

    为了感谢对方带来的灵感,菲莉斯免费送了青年一盒店里的蛋糕拼盘,使得店内传来了充满了嫉妒的细微讨论声。虽说他们已经尽量压抑住了声音,但是奈何人太多了,根本压不住。

    瞥了眼向自己投来嫉妒眼神的男性顾们,青年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并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再度呼吸了一口店内的甜美空气,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蛋糕店。

    ……

    东京,千代田区,佐藤烤肉店外,06:16p.

    “来,阿翼……咱们继续走一个……”

    “你可别走了……”

    拉着满身酒气、面容潮红的遥香走出烤肉店,源翼不由得扶额,“造孽啊……”

    “不要嘛,我还要喝……”

    “女孩子喝这么多酒干嘛……又不是失恋了。肘,我送你回家。”

    将遥香抚上龙帝丸,源翼将备用头盔一把按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我、我来开车!我馋你这车好久了……啊哈哈哈……来飙车吧!”

    遥香一把抓住机车龙头,将油门拧到底,不过拥有智慧的龙帝丸只是嫌弃的晃了晃脑袋,根本不为所动。

    将遥香抱到后座上,跨坐上车,让对方抓紧自己,源翼发动摩托车引擎,轻声说道,“这车只有我能开。”

    紧紧的抓着对方衣角,遥香眼神迷离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开口道,“翼……”

    好好的装了个逼,源翼轻笑着转过头,“嗯?”

    “我感觉……好难受,好想吐……”

    !!!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细微哽咽,源翼急忙喊道,“桥豆麻袋!你稍微忍一下啊!别吐我身上!”

    摩托车的引擎声也是变得更加响亮,行驶的速度也不由得加快几分,像是龙帝丸也感到了害怕。

    “抱歉,忍、忍不住了……呕……”

    “呀咩咯!!!”

    ……

    2000年3月5日,周日,07:22a.

    东京,文京区,dk堂

    “哟西,第一批试验品完成。”

    从身前的桌子上取过一块刚刚完成的蛋糕,菲莉斯拿起刀叉小口小口的品尝了起来。

    “这个太甜了……”

    “这个青柠皮撒太多了……”

    “这个不错……”

    “嗯……想喝咖啡了……听人说大冢一丁目有一家不错的咖啡店,好像是上次我去应聘打工的店……下次再去尝尝吧。”

    ……

    东京,千代田区,秋叶原附近,07:48a.

    “嘶……脑袋好痛啊……”

    粉色的少女风房间中,遥香揉了揉发胀的脑门,缓缓撑起身子。被当做睡衣的吊肩裙,其右肩吊带因为糟糕的睡姿脱离,露出了*的雪白。

    稍稍晃了晃脑袋,她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杯凉水,以及一张便条。

    给遥香:抱歉,擅自动了冰箱里的食材,给你准备了粥,在锅里,醒来后自己热一下就好。ps:女孩子别喝那么多酒。——源翼

    将凉水喝完,遥香看着便签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随即四处检查起自己的身子。

    “别乱摸了……这衣服是我帮你换的。”黑色的秀发有一半变成粉色,遥香用甜腻中带有一声无奈的语气说道。

    “那他呢?”

    “昨天被你吐了一身,我让他把衣服换了,在大厅沙发过一夜。那家伙倒是意外的老实,早上进来的时候还遮着眼睛,蛮可爱的。”

    “哦……”莫名感觉有点遗憾,遥香继续问道,“你没被发现吧?话说,我们俩用的一个身体,你咋不会醉?”

    “沙耶香可是大家都的抖露,怎么能醉醺醺的呢~”遥香的脸上浮现出甜美的笑容,随即小声说道,“超能力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