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6日,周一,01:02p.

    东京,目黑区,无人樱树林

    “快要凋谢了呢……”

    伸手捏过一片落樱,小幸看着周围的十几颗樱花树,轻声呢喃。

    “但是……还会再开的。”五代转过头,看向靠在自己身旁的少女,轻笑着竖起大拇指,“到时候,我们一起来看吧。”

    “嗯。真期待啊……”

    ……

    东京,千代田区,03:33p.

    警视厅,未确认生命体对策组

    会议室内,笹山望见捧着一叠资料,开口道,“据统计,未确认生命体第十七号造成的死亡人数共有四十二人,还有三人的失踪也疑似与第十七号有关。”

    松仓贞雄面目凝重的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可以坐下,随后他看向下座另一边身穿白大褂的榎田光等人,开口询问道,“科警研的各位,对于针对未确认生命体开发的武器,请问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闻言,榎田光站起身来,推了推眼镜道,“经过讨论,我们目前设计了两套方案,分别是提供给极少数精英的动力装甲方案。以及具有普适性的,专门针对未确认生命体肉体的神经断裂弹。但是……”

    这么说着,榎田光不由得有些担心,毕竟这两个方案不管哪一个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

    松仓贞雄本部长立刻明白了榎田光的忧虑,语重心长的说道,“经费的问题不用担心,未确认生命体接连出现,要是我们在这种地方都要节省的话,我们警视厅该如何保护市民?放心的去做就好。”

    闻言,榎田光认真的点了点,“我们一定会尽快拿出成果。”

    作为科警研的大姐大,榎田光自然明白这两个项目的研究经费对警视厅来说是多大的压力,松仓本部长说得简单,但之后肯定要想办法从政府高层申请研究资金。

    ……

    东京,文京区,dk堂,03:55p.

    ‘看来,是不会来了呢……’

    临近闭店,菲莉斯望了眼店外冷清的街道,不由得失落的叹了口气。随后她稍稍整理了一下情绪,向一旁的源翼轻笑着道,“抱歉,翼。我要准备闭店打烊了。”

    将身前几个空蛋糕盒叠好,扔到座位旁的垃圾桶中,源翼站起身向少女笑道,“我来帮忙吧。”

    闻言,菲莉斯不好意思的挥了挥手,“不用不用,怎么能让人帮忙呢。”

    “没关系啦,菲莉斯请我吃了这么多蛋糕,我也怪不好意思的。”

    见对方动作十分熟练的样子,菲莉斯也不坚持,只是走到他身旁与他一起收拾起来,“那就谢谢啦,翼。”

    花了大约半个小时将店门整理干净,菲莉斯换上了一套居家服,抱着一袋蛋糕快步走出店内的女更衣室,将其递给了坐在座上休息的源翼。

    “这是?”

    “店里剩下的蛋糕啦,不过大部分是新品……”菲莉斯轻笑着道。

    “这我可不能拿……”

    “唉呀,没关系啦。反正卖不出去的话就只能扔掉了,不用气。拿去给朋友尝尝吧。”

    看着那一袋蛋糕,菲莉斯不由得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到底……还是没来呢……”

    闻言,源翼微微一怔,他稍显沉默的接过蛋糕,随即轻声道,“也许……他并不是忘记了约定,只是没能过来。”

    “诶?”

    源翼起身走到店门口,背对着少女,开口说道,“我从警视厅的朋友那里听说了啊。这一次的未确认生命体第十七号,它的猎杀目标是来过这家店的男性……”

    “是这样吗……伊波惠先生……”

    源翼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推门离开蛋糕店。他已经确定了未确认生命体第十七号就是菲莉斯口中所说的伊波惠,与其告诉对方伊波惠是未确认生命体,源翼觉得还是让少女认为对方是遭到第十七号毒手比较好,至少……能够留住心中的美好形象。

    ……

    东京,千代田区,04:56p.

    警视厅,未确认生命体对策组

    结束了今天的会议,对策组办公室外,榎田光快步追上一条薰,随即向其笑道,“一条桑,等一等。”

    “怎么了,榎田小姐?”

    从售货机内取出一瓶罐装咖啡,一条薰转过头,疑惑的问道。

    闻言,榎田光拍了拍手,双手合十,轻笑着向一条薰道,“其实,我有个请求……是关于对未确认生命体用装甲的……”

    听着榎田光的请求,一条薰挠了挠头,开口回答道,“我可以帮你问问,不过我不确定他们会不会答应。”

    “那就拜托你了!”

    ……

    2000年3月7日,周二,07:16a.

    东京,文京区,美杉邸

    ‘啊啊,以后应该怎么样呢?’

    感受着透过窗帘照射在自己脸上的阳光,风谷真鱼却完全没有起床的想法。她闭着眼睛颇为烦躁的对着窗户挥了挥手。

    下一瞬,没有完全拉上的窗帘,在某种肉眼不可见的力量下发生了移动,将阳光完全遮蔽。

    听好了,真鱼。不能在其他人面前使用这个力量。

    这是小时候,真鱼第一次无意识间使出超能力后,父亲风谷伸幸对她说的话。真鱼对这件事记得很深,因为在她印象中脸上一直挂着笑容的父亲,首次在她面前露出的凝重的神色。

    “我明明……一点都不想要这种东西。爸爸……”拉过被子将脑袋整个覆盖,真鱼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晶莹的泪水。

    扣扣扣……

    “真鱼酱,该起床了哦。不然上学要迟到了。”

    木制的房门发出了清脆的敲击声,随之传来的是一位少女温柔的呼喊。

    轻轻的推开房门,菲莉斯直接闯入对方的房间,掀开了真鱼的被子,露出了闭眼装睡的少女。

    看见对方微微发红的眼角,菲莉斯摸着下巴,随即轻笑着戳了戳真鱼的脸蛋,用可爱的语气小声嘀咕道,“啊嘞?睡死了吗?真鱼酱就像小猪一样呢。真可爱啊,好想对她恶作剧~”

    感受到自己的脸颊被一双*的柔嫩手掌肆意玩弄,真鱼猛地睁开眼睛,气鼓鼓的道,“菲莉斯姐姐真讨厌!”

    “嘿嘿,还不是因为你装睡。”

    看着少女脸上那阳光的笑容,真鱼叹了口气,有些沉闷的道,“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菲莉斯姐姐啊,好像什么烦恼都没有一样。”

    “是这样吗?”

    揉了揉真鱼的小脑袋,菲莉斯轻笑着摇了摇头,小声说道,“没有烦恼,是不可能的。就像我……我喜欢现在的生活,所以要是能够找回失去的记忆的话,我也会感到犹豫、抵触啊。”

    “什么嘛,完全不想菲莉斯姐姐会说的话。不过,我能够理解呢。对自己的一部分感到抵触……这种感觉。”

    真鱼赞同了菲莉斯的话语,继续轻声说道,“但是……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会选择回想起失去的记忆。因为……也许在什么地方,有着重要的人还在等着自己也说不定。也许……有着怎么也不想忘却的回忆也说不定。”

    “是这样啊……”菲莉斯轻轻的点了点脑袋,嘴角微微勾起,随即将真鱼强硬的拉起,“好了,该起床上学去了。”

    “诶!?就不能请一天假吗,就说我身体不舒服。”

    闻言,菲莉斯露出了腹黑的笑容,“不行哦,接受自己抵触的事物,这可是真鱼你自己说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