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9日,周四,09:13a.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

    叮铃铃……

    “欢迎来到……啊啦,是小幸啊,还有……樱子小姐和遥香?还真巧呢……”

    见到推门而入的三女,玉三郎老爹脸上挂起了温和的笑容。随即五代和源翼也是向三女打了声招呼。

    “早上好啊,老爹,源桑,一条桑,还有五代君。”

    “早上好,雄介,还有大家。”

    “哟,今天倒是在嘛。”

    “诶?雄介?”听闻身旁穿着淡绿色旗袍的绿发少女,如此亲昵的向五代打招呼,樱子小姐不由得转头看向对方。

    小幸则是不解的转过脑袋,随即回忆了五代的话,向樱子轻笑着道,“你就是雄介说的泽渡樱子小姐吗?你好,我是雄介的朋友,你可以叫我幸子。”

    看着五代以及坐在他前方的两女之间散发出了一股好船的氛围,源翼微不可查的朝一旁移动了几步,转头看向已经大咧咧坐下的遥香。

    “说起来,昨天风谷亲也来找小翼了呢,和遥香一起。”玉三郎老爹一边泡着咖啡,一边向源翼说道。

    “诶?我怎么不知道?”

    斜眼白了源翼一眼,老爹耸了耸肩,无奈的回答,“你和雄介昨天一回来就睡的和死猪一样,我没机会说啊。撒,你们两个聊。”

    “你见过菲莉斯了?怎么样,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对吧。能让人变得开朗起来呢。”将遥香点的混合三明治放到对方面前,源翼轻笑着道。

    “嘛,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儿。”大口大口的啃着三明治,遥香又喝了口咖啡,开口道,“不提这个了。我昨天过来,是想问你这周六有没有空。”

    “这周六?应该没有吧。”

    “那就好,这周六我们要进行演唱会的彩排,你要不要来看看啊?顺便可以给些意见。”遥香眨着眼,有些期待的盯着对方。

    “好啊。”源翼轻笑一声,点头答应道。

    另一边,看着小幸与五代之间那股异样的气场,樱子小姐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随后便有些沉闷的离开了咖啡店。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五代雄介会因为某个女孩儿的亲昵举动而脸红。

    (此处应配上bg届かない恋)

    ……

    东京,千代田区,秋叶原,09:18a.

    脏乱阴暗的小巷之中,一位穿着邋遢的流浪汉慌乱的在其中穿梭,他拨开身前的垃圾,时不时的惊恐回头。

    一位全身覆盖着绿色角质层鳞片、腰间有着银色恶鬼状腰带的蜥蜴怪人在墙面上快速*。如同猫戏老鼠一般,蜥蜴古朗基远远的吊着流浪汉,一直将他逼到了死胡同中。

    后背紧紧的靠在墙上,流浪汉随手抓起身旁的垃圾袋将其扔出,砸向身前的蜥蜴怪人。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啊!!!”

    “哼!”

    随手拍去砸来的黑色物体,巨大的力量瞬间将垃圾袋拍爆,使得里面的厨余垃圾淋了流浪汉一身,散发出了浓烈的酸臭味。

    “rinto,gijababigogiza!(临多,有讨厌的气味!)”

    蜥蜴古朗基捂着鼻子,冰冷的竖瞳之中浮现出毫不掩饰的厌恶,冷声说道:“baginbinreza!(第九人!)”

    “哼哼嗯啊啊啊啊!!!”

    ……

    千叶县,科学警察研究所,04:33p.

    办公室中,榎田光不断的敲击键盘,设计着对未确认生命体用装甲的研究方案,但是写着写着她又不满的将想法全部删去。

    看了眼电脑桌上摊开的两份资料,榎田光只感觉自己头都大了。空我的数据是在是太*了,并且还拥有那种奇怪的能量,想要复刻空我的力量在榎田看来会是一场长期战。

    “榎田小姐,我下班了。”办公室内另一位研究员换下白大褂,起身向榎田道别。

    “啊啦,已经这个点了吗?再见了~”

    转头向同事笑了笑,榎田继续低头设计着方案,完全没有下班回家的想法。

    见此,榎田的同事不由得开口道,“榎田小姐,你也不要太过操劳了啊。回家陪陪冴吧,自从未确认生命体接连出现,你已经很久没回家了吧。”

    脸上露出一个略显无奈的笑容,榎田光轻声道,“冴很乖的,会明白我的。”

    ……

    东京,千代田区,06:16p.

    “真……真是的,我都还没有喝、喝爽呢……”

    佐藤烤肉店外,听见面色潮红的遥香大喊自己还没喝过瘾,源翼顿时脸色一变,回想起了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随即没好气的说道。

    “你可别喝了,我可不想再被某人吐一身了。”

    架起对方的手臂,源翼伸出手从遥香背后穿过她的腋下,扶着她朝着自己的公寓走去。

    “唔……你抓的我*疼……”走了还没几步,遥香嘟起嘴不满的道。

    看了眼周围行人的表情,发现并没有人发现后,源翼小声道:“你这家伙说什么呢……我抓着的明明是你的衣服……”

    将红扑扑的脸蛋凑到源翼面前,腰带耍着酒疯,鼓起脸道:“勒到了啦,好疼啊……还是换你背我吧。”

    “我为啥要背你……”浓烈的酒味传来,源翼伸手捂着鼻子,眼角不由得跳了跳,心中不由得后悔,‘我为什么要来陪她吃烤肉……造孽啊……’

    “啊,不想走了……背我、背我……”耍着酒疯的遥香自说自话的跳到源翼背后,双手紧紧的勒住对方的脖子,不断的叫嚷着。

    “松手、松手!要被勒死了!”

    轻轻拍了拍遥香的手臂让对方稍微松开一点,源翼叹出一口气,吹着夜间凉风、感受着后背传来的温热触感,漫步在人影稀疏的街道上。

    应付着醉酒的遥香说的胡话,源翼背着她行走了近半个小时,来到了一处无人公园之中,停了下来。

    这并非是源翼有什么不好的想法,而是因为……

    “呕~~”

    待得遥香将胃里的东西吐干净,源翼将其扶到了公共厕所旁的长椅上让她稍作休息。

    看着几乎快要睡着的遥香,源翼挠了挠头,将外套披在她身上,轻声说道,“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去帮你买瓶水。”

    “知道了……zz……”

    看了眼已经开始打瞌睡的遥香,源翼轻笑着摇了摇头,转身朝着不远处的自动贩卖机走去。

    “都是酒味和烤肉的味道……”闻了闻身上的味道,源翼有些嫌弃的嘀咕了一句。

    “baginguzugagidogibugubinza……(五十一人……)”

    灌木的阴影之中,冰冷的竖瞳倒映着朝自己走来的青年与睡在长椅上的少女,蜥蜴怪人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个嗜血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