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10日,周五,08:45a.

東京,文京區,polepole咖啡店

據悉,昨日夜晚,未確認生命體kuuga與未確認生命體第十八號,在東京千代田區神田兒童公園展開戰鬥。據統計,對場地造成的損失有……

“哈~欠~”

聽着電視內的報道聲,源翼不由得打了個哈欠,昨晚又是對付未確認生命體十八號,又是照顧喝醉酒的遙香,搞得他根本沒時間休息。

“年輕人要懂得節制啊……”老爹輕笑着搖了搖頭,隨即轉換到了東京電視臺,“又是在報道未確認生命體的事情呢,一大早的還是不要看這個東西比較好。不過,空我和第四號很努力的在和其他未確認戰鬥呢,果然他們是人類的伙伴嗎?”

“沒錯,空我是守護人類的戰士。”煮着咖喱的五代轉過身,向老爹豎起大拇指道。

“守護人類的戰士?空我?”玉三郎老爹懵逼的問道。

聞言,五代一把摟過源翼,豎起大拇指,點頭道:“對,沒錯!”

“……撒,工作工作……”

叮鈴鈴……

身上穿着合身的白色羊毛衣與短裙,腿上裹着黑色過膝襪的少女推門而入。

看到正打着哈欠磨着咖啡豆的源翼,少女眼神一亮,輕笑着向三人揮手打招呼。

“早上好啊。”

“這不是風谷親嗎,歡迎光臨。是來找小翼的吧。”玉三郎老爹眯着眼,笑着拍了拍源翼的肩膀,接過了他手中的活。

“風谷小姐,戚風蛋糕,很好吃哦。”五代豎起大拇指,向少女笑道。

“大家喜歡就好。”

被老爹推到少女面前,源翼撓了撓頭,輕笑着道:“早上好,菲莉斯。我聽說你前天來找過我,是有什麼事嗎?”

“嗯……”少女輕輕的點了點頭,她看了眼老爹和五代,隨即向源翼道,“翼,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談談……能不能找個時間……”

“是很重要的事情嗎?”

少女有些不好意思道:“嗯……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啦。你要是覺得麻煩的話……”

“不麻煩,不過我是雙休日休假,周六和周日上午都已經有事情了。如果可以的話就周日下午吧。”源翼輕笑着回答道。

“那就麻煩你了,翼。那就周日下午。”

“好。”

“對了……能不能找一個人少的地方,我不太想讓別人聽到……”菲莉斯臉上微微發紅,有些扭捏的道。

聞言,源翼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了人生十大錯覺之一的‘她好像喜歡我’,不過他很快就甩了甩頭,輕聲回答道,“那就再目黑區目黑川附近的櫻花咖啡廳見面吧。我知道那附近有一個人少的地方,時間就定在下午兩點吧。”

“目黑區目黑川……下午兩點……我知道了。謝謝你,翼。”

得到源翼的答應,菲莉斯向對方展顏一笑,隨即便小跑着離開了咖啡店。

待得菲莉斯離開,玉三郎老爹一臉姨母笑的湊到源翼身旁,在其耳邊小聲問道,“約會?”

撓了撓發癢的耳朵,源翼有些不確定的回答道:“應該……不是吧?”

……

第二天,3月11日,周六,11:10a.

東京,千代田區,秋葉原,913俱樂部

結束了今天上午的彩排,沙耶香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走到臺下的源翼身旁,臉上一如既往的掛着甜美的笑容。

“喲,翼醬,感覺沙耶香的表演怎麼樣啊?”

“大受震撼……我已經能夠預想到演唱會的火爆了,完全不遜色當前大火的偶像團體嘛。”源翼咧開嘴,笑着向對方豎起大拇指點贊。

“嘿嘿,不過翼醬也會關註偶像團體嗎,你看上去不像是會追星的人呢。太老實了。”

“我怎麼就老實人了……”源翼裝作不滿的嘟起嘴,隨即開口解釋道,“我確實不追星,不過我家店長老是在工作的時候在電視里放偶像團的演唱,看的多了,也多少能明白一點。”

“原來是這樣啊。”沙耶香輕快的點了點頭,隨即舉手笑道,“其實呢,我們羞羞女孩也有打算正式出道哦,前段時間有事務所的人來過。下一次的演唱會可能就是出道前最後的活動了。”

“那不是很好嗎,恭喜啊。不過這樣的話,下一場演唱很值得紀念呢,有沒有特殊活動啊?”

聞言,沙耶香湊到源翼面前,眯着眼輕笑着道:“有啊~有啊~演唱會結束後會有簽名會哦。這可是入手羞羞女孩正式出道前簽名專輯的最後機會了呢。翼醬可不要錯過了哦~”

“誒……我們都這麼熟了,就不能有特殊通道嗎?”源翼半開玩笑道。

“達咩、達咩~這可是遙香特別關照過的哦~”

“遙香那家伙……算了,到時候我會來的。”

“好耶,到時候沙耶香會給翼醬準備一份特殊的簽名照哦。”

“那我就先謝謝啦。”向沙耶香輕笑一聲,源翼轉頭看向緊急出口處,開口問道,“對了遙香呢?不會又在那裡吧?”

“遙香的話,現在估計還在後臺忙活吧。估計要到午餐時間才能出來休息。啊……對了,她今天好像忘記帶便當了。”

“哈?忘記帶便當了?這家伙……”揉了揉額頭,源翼嘆了口氣道,“那我就先去吃個午飯,等下再來吧……對了遙香喜歡吃……算了按她的口味估計只要有肉就行。”

向沙耶香揮手告別,源翼轉身朝着俱樂部外走去。

高聳的大樓頂端,一位身材略顯臃腫,背部生長着一對黑色羽翼,全身覆蓋着銳利尖刺,身穿如同神話中服飾的怪異生命體冷冷的註視着俱樂部所在的建築。

它透過厚重的混凝土牆壁,看着建築物內的粉發少女,默默的等待着獵物落單的時刻。

……

東京,文京區,polepole咖啡店,11:37a.

“小稔,今天有空了嗎?”轉頭看向穿着圍裙的妹妹,五代摸了摸對方的腦袋,輕笑着道,“是不是又長高了一點啊?”

伸手握住腦袋上的寬厚手掌,五代稔微微眯起眼睛,輕笑着道,“哪有啊,歐尼醬。今天不是周六嗎,保育園休息。不過,還是沒能見到源翼先生呢,有點遺憾呢。”

“畢竟翼是雙休日休息呢,今天和明天都有事情了。嘛,不過總會見面的。”五代豎起大拇指道。

“小翼可是很好的男孩子哦,長的帥,又有責任感,比起某位時不時消失的家伙靠譜多了~”

“咳,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