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12日,周日,10:10p.

    东京,目黑区,目黑川附近

    无人樱树林

    “源桑,你说第十九号没死到底是……”

    “红豆泥斯密马赛!一条桑!”向赶来的一条薰大声道歉,源翼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其实第十九号被我和亚极陀从这里踢下了河。照理来说他应该怎么也活不了才是,但是我回忆了一下之后的场景,发现对方并没有发生爆炸。所以……”

    “十九号很可能还活着!”一旁的五代紧张的道。

    “没错。”

    “原来是这样吗……我会和对策组的各位沿着目黑川巡逻,一旦有了发现会马上通知你们。翼,你也不要自责,你能及时发现错误已经很好了。”

    轻轻的拍着源翼的肩膀,一条桑温和的笑了笑,随即立刻坐上警车离去。

    五代立刻提议道,“翼,我们也巡逻吧。”

    闻言,源翼点了点头,骑上了龙帝丸,道,“五代,你先去商店街那里巡逻吧。小幸的安全,可要快点确认哦。”

    “谢谢……”

    ……

    2000年3月13日,周一,07:15a.

    东京,文京区,dk堂

    将女士自行车所在店外的空地上,少女看了眼已经挂上了[营业中]字样的店门,稍稍歪了歪脑袋。

    叮铃铃~~

    推开店门,新颖、悦耳的风*传入了少女耳中。抬头看了眼不知何时被替换的点缀着品红色花纹的琉璃风铃,菲莉斯挠了挠头换上工作服后来到了烘培室中,见到了穿着围裙的d远藤店长。

    “店长,你终于回来了……你这都离开大半个月了。一般来说,哪有人会把自家店面放心交给新来的员工这么长时间啊……”

    看到坐在桌子上,小口品尝着青柠戚风蛋糕的温和青年,菲莉斯不由得鼓起嘴,气呼呼的吐槽。

    也许是因为遇到了什么好事,海东店长只是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欣赏少女的可爱样貌。将最后一口蛋糕吃完,海东挑了挑眉,轻笑着道,“菲莉斯不是做的很好吗?还推出了新商品,这个叫伊波什么的青柠戚风蛋糕很好吃哦,完全可以作为店里的特色商品。蛋糕店交给你我很放心。”

    “哼~”傲娇的轻哼一声,随即菲莉斯好奇的问道,“店长,你出去这么久,又找到宝物吗?”

    闻言,海东咧嘴大笑道,“宝物?那不是你在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吗?”

    “那个……风铃?”

    “没错,那可是我一生的宿敌都承认的绝世珍宝。据说那个风铃会给人带来幸福哦。要不是我帮了他很大的忙,士才不会让给我呢~”

    “会带来幸福的风铃啊……”菲莉斯点了点头,轻笑着道,“那真的是绝世珍宝呢!”

    海东店长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向少女笑了笑,随即说道,“对了,原来的风铃,如果菲莉斯想要的话就送给你了。”

    “诶?可以吗?说实话,我挺喜欢那个风铃的。那个声音,能让我想起香川县的大海。”

    “嘛,反正我也用不到了。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也算是,对菲莉斯代理店长将dk堂打理的这么好的感谢了。”

    “谢谢啦,d远藤店长!”

    “那么,开始准备开店吧。”

    “是!”

    ……

    东京,目黑区,某处偏僻公园,09:35a.

    流浪汉营地之中,十几个身穿破旧衣衫的中年人围坐在中心。

    “喂,你们怎么了,都聚集在这里?要是变得懒散的话,会饿肚子的哦。”带着青年前一回到营地,康叔皱着眉,对营地内的伙伴道。

    见到两人归来,一位国字脸、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男子顿时松了口气,道,“康叔,你带这小子去警局报备也太久了吧。刚刚警视厅发布了通告,说是目黑区可能存在未确认生命体。大家都很担心你啊。”

    “我能有什么事?再说了,我们流浪汉什么时候死都有可能,还在乎什么未确认生命体?算了……这小子,前一麻烦交给你们看一下,午饭的话我屋里还有袋泡面,我去拾荒了。”

    康叔摇了摇头,将前一留在营地中,自己戴上了拾荒用的装备,便直接离开的营地。

    “康叔也真是的……偶尔休息一天也不会怎么样。钱难道比命重要?”

    国字脸大叔叹了口气,随即转头看向一旁显得有些懵懂的青年,表情严肃的道,“真搞不懂康叔为什么愿意照顾你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不过既然是他的决定,我们也不会多说什么。但是,有一点你要记好了。”

    青年注视着国字脸大叔,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

    “如你所见,我们只不过是一群聚在一起抱团取暖的失败者罢了,能不能养活自己都成问题。有康叔担保,我们也不会针对你,但是请你也不要拖累我们。知道吗?康叔可以照顾你一时但是不可能一直照顾你。你必须学会自己赚取生存所需的金钱。”

    “金钱?”青年歪着脑袋,疑惑的问道。

    “你连……哦,对,康叔说你失忆了。”国字脸大叔挠了挠头,从口袋里取出几枚硬币和一张皱巴巴的千元纸币,将其展示给前一看,“这就是钱,也是我们生存的必需品。”

    仔细的看着大叔手中的纸币,青年开口道,“哦……原来这个就是金钱啊。康叔今早带我去那个叫医院的地方,也有用这个呢。”

    “纳尼!?他还带你去了医院?”

    闻言,营地内的众人都不由得叫出了声。要知道他们这些没有国民健康保险也就是医保的人来说,去一次医院就必须做好倾家荡产的觉悟。

    “康叔他真的是……”

    烦躁的挠了挠头,国字脸大叔也算是明白康叔为什么会冒着危险出去拾荒了。再不赚钱的话,他就真的吃不上饭了。

    “真是的,康叔还是这样。”

    “真是受不了呢~”

    这时营地内的其他人都不由得苦笑一声,随即回到了各自的帐篷中,取出来拾荒装备。

    “你们这是?”前一不解的问道。

    一把抓住青年的脑袋,国字脸大叔严肃的看着对方,道,“跟我走,等下给我认真的看,我是怎么拾荒的!对了,我叫田波历,以后叫我历叔。”

    见前一懵逼的点了点头,国字脸大叔也没有多言,直接朝着公园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