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月29日,2:02pbr />

    长野县,上伊那郡,宫田村,九郎岳,光之棺遗迹

    “春田,你那里没问题吗?”

    “秋山,你那里也没问题吧?”

    嵌入山体之中的石室遗迹之内,由信浓大学的考古教授,夏目幸吉带领的考古团队正在对此进行考察。

    “教授,这里已经准备好了。”一位身穿背带牛仔裤的女生开口说道。

    “这里也ok。”另一位坐在仪器前的女生也是轻笑着喊道。

    “很好,那就打开它吧!”夏目幸吉教授看着面前的石棺,激动的说道。

    对于此处光之棺遗迹,夏目幸吉教授早就在其他遗迹中发现了诸多线索,现在能够实际进行探查,他也是异常激动。

    穿戴好墨镜,考古团的众人打开红外线灯,用仪器缓缓的打开了石室中央的石棺。

    刻有众多类似象形文字的石制棺盖被缓缓吊起,夏目幸吉等人都是好奇的朝内部看去。

    石棺之内葬着一具男性古尸,他穿着类似武道服一般的白色布衣,头上包着一条头巾,腰间则是戴着一条石化了的奇异腰带。男人的身体已经变得干瘪发黑,依稀可辩的面貌透露着一丝安详与宁静。

    “没想到日本会出现这样的东西呢。”夏目幸吉仔细的观察着男人的衣着,不由得感慨道。

    “老师,这和世界各遗迹里的遗体是完全不同的形态呢。”考古团的一位成员开口说道。

    这时另一位成员看着棺盖上的临多文字,有些胆怯的说道:“话说老师,这上面应该没写什么碰了会受到诅咒的话吧?”

    闻言,夏目幸吉教授翻了个白眼,随后开玩笑道:“早就已经碰了。别说这些无聊的事了,快去干活,不然我扣你学分。”

    “诶……我知道了。”

    开完棺,确定有了大发现后,考古团的众人都十分高兴,不由得各自笑了几声。

    众人没有发现,就在几人欢声笑语之间,石棺内男人的右手手指微微弹动了一下。

    ……

    2000年1月29日,04:05p.

    新东京国际机场

    刚离开机场的五代雄介正在逗着一位走丢的小男孩开心。

    “这么说可能有些突然,小时候的我,就觉得在艰苦的时候仍能露出笑容的人很有型。8岁的时候,在尼泊尔的安娜普纳山上遇过险,可能会死也说不定,当时我害怕的哭了起来。不过当时一起的当地导游的小孩,虽然是和我差不多的年纪,但却和我说‘会没事的’露出了笑容呢。感觉他很帅呢。”

    ……

    2000年1月29日,10:05p.

    踏踏踏……

    通往外界的石制通道传来了细密的脚步声,夏目幸吉眉头微皱,疑惑的看向通道口。

    大约十几秒后,只见一位身穿运动服的青年喘着大气,跑进了石室之中。

    “你们的朋友?”夏目幸吉看向自己的学生,疑惑的问道。

    闻言,考古团的其他人皆是摇头。

    “你是谁?没看见外面的警示吗?这里是考古现场,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请不要打扰我们。”夏目幸吉走到青年面前,礼貌的说道。

    “已经打开了吗,明明没有耽搁什么……”龙天宇看着后方半开的石棺,以及棺内的男人小声叹息道。

    龙天宇的降临地是飞往日本的一架机,邻座便是五代雄介。得知这点之后,龙天宇在下飞机后告别了相谈甚欢的五代雄介,立刻马不停蹄的朝着九郎岳遗迹赶去,路费还是向乐于助人的雄介借的。

    “你在说什么?”夏目幸吉疑惑的问道,龙天宇的声音很小再加上说的是中文,所以他没有听清对方的话。

    抬头看着石棺上刻画的临多文字,龙天宇深呼吸一下,开口说道:“警告,战士的尸体不可接触。战士的身体消失之时,恐怖的死亡与*将再度在大地蔓延。快离开这里……趁现在还来得及!”

    “警告?战士?尸体?难道……”夏目幸吉教授微微发懵,随后立刻想到了什么。

    龙天宇没有在多说什么,只是将左手的终极超能仪对准了石棺内的男人,超古代的临多战士,里克。

    *的光线将里克扫描,录入了里克的dna数据。不管是空我还是古朗基原本都是人类,只是他们在得到灵石后自身碱基配列发生变化,变成了非人的物种。

    看着终极超能仪上的绿色投影,龙天宇又看了眼搞不清楚状况的考古团,他咬了咬牙,伸出右手拍在了投影之上。

    随着一阵绿色光芒爆发,龙天宇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内部,不是内脏、不是骨骼,而是更加内在的某种东西发生了无法言明的变化。同时淡淡的恐惧感自内心浮现,就好像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一般,有一种诡异的违和感。

    待得绿色光芒散去,出现在考古团眼中的,是一位上半身覆盖着白色强化肌肉,额头长有一对短小金色犄角,拥有一对红色复眼的类人生命体。如同锹形虫幼虫的白色生命体,其腰间并没有腰带,但是有着一个绿色的徽章。

    轻轻的捏了捏拳头,龙天宇只感觉自己此时充满了力量。虽说只是半吊子的初生空我,不过此时的自己也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

    抬头看向满脸惊恐的考古团队,龙天宇心中一动,放弃了准备说出的劝告。他一脚踢翻身旁摆放的仪器,对着众人吼道:“滚!不然我杀了你们!”

    “哼哼啊啊啊啊!!!”

    “怪、怪物!!!”

    这时考古团的众人也是回过神来,纷纷连滚带爬的大叫着朝着石室外跑去。负责记录的考古队员连相机都不要了,只是大叫着奔跑。

    被强化了数十倍的听力很快就听见了外面汽车启动引擎的声音以及某人的报警。

    待得汽车驶远,紧盯着石棺的龙天宇顿时松了口气。

    朝里克轻轻鞠了一躬,龙天宇转身就朝着遗迹外走去。

    里克并没有死,腰带还没有被拔的他,其实还有活下去的机会,只要龙天宇愿意带走他的话。

    但是,龙天宇觉得里克想要的并不是活下去。

    在超古代,里克已经守护了自己最爱的妹妹米欧,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战斗。已经没有族人的他,现在所需要的只是安息。

    超能仪只能变初生和全能,因为它只记录了里克的dna,里克并没有抵达究极。而自己这体格想要练成里克空我的真全能,那都不知道要多少时间。至于乌托邦记忆体,自己都没做链接手术,也没有地球驱动器,强行使用大概率会因为记忆体毒素凉凉。

    龙天宇有想过自己使用里克的亚古鲁腰带变成空我,虽说会被古朗基追杀,不过有了力量总归心安。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看了眼手臂上的白色强化肌肉,龙天宇自嘲着笑了笑。自己明白变成全能形态的机制,但是白色的强化肌肉已经说明了一切。

    至于用空白表盘吸一口力量……

    (里克:我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轰!!!

    就在龙天宇要走向通往外界的走廊时,里克的石棺被骤然推翻!碎裂的石棺碎片将石室砸的一团乱,龙天宇猛地侧身,躲过了一块激射而来的碎石。

    一位披头散发,满身尘土的类人型生命体从石棺下的泥土中爬出,石室之中用来照明的电灯挨个碎裂,好像这个怪人带来了黑暗一般。

    红色的复眼之中倒映着怪人的身影,龙天宇后退一步,浑身肌肉紧绷,下意识的摆出战斗姿态。

    看着那身影,龙天宇被庞大的杀气镇的不敢动弹,只是有些发颤的开口道。

    “恩??达古巴??杰巴。”

    ‘为什么要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