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月31日,08:16a.

    东京,文京区内

    看着手中的明信片,龙天宇在大冢一丁目左转,在有着数所大学的街角,他又往住宅区行驶一段路程后,终于是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polepole咖啡店。

    虽然店门口挂着“准备中”的门牌,但店门却是开着的。龙天宇敲了敲门,随即进入了咖啡店内,有着东洋风味的咖喱香气伴随着铃铛声扑鼻而来。

    “啊,真是你好你好,堂本光。”店主饰玉三郎在柜台内准备着菜肴,他抬头朝龙天宇和善的笑了笑,用一贯的谐音梗冷笑话招待人。

    随后,玉三郎用诙谐幽默的语气,有些歉意的说道:“很抱歉,人。本店还在准备中。”

    龙天宇笑了笑,礼貌的回答道:“那个其实我不是来吃饭的,我是想问问这里招不招打工的。”

    “打工?”饰玉三郎愣了一下,随即仔细的打量了龙天宇一番。

    由于亚玛达姆灵石的强化,龙天宇已经瘦了一些,一米八的身高看上去倒是人高马大的。只是身上的衣服裤子,因为接连的战斗而显得菠萝菠萝哒。

    “你的父母呢?”

    “他们不在这个世界。”

    “那你的住址呢?”

    “那个,目前还没有……”

    “真是难为你这孩子了。”饰玉三郎拍了拍龙天宇的肩膀,有些同情的说道。

    穿着有些破旧的衣服寻找打工机会,没有父母住所,饰玉三郎明显想歪了什么。

    “你为什么想到我这里来打工呢?”玉三郎继续询问。

    闻言,龙天宇将五代雄介的明信片拿出来,开口回答道:“那个,前几天遇到了五代先生,感觉他真的是个好人。如果是和五代先生有关系的店的话,我觉得一定是一家好店。”

    “雄介那家伙啊……是吗,回来啦……”接过明信片看了看,饰玉三郎看着墙壁上挂着的珠穆朗玛峰的照片,有些怀念的感慨了一句。

    随即,玉三郎转过头看向龙天宇,点头答应道:“好吧,反正一直让小实和樱子她们来帮忙也不是个事。打工时薪是一小时1000円,没问题吧?我叫饰玉三郎,是这家店的老板。你暂且就住在上面的空房间吧。”

    “感激不尽!我叫龙天宇,我一定会好好干的,老板。”朝玉三郎老爹鞠了一躬,龙天宇感激的说道。

    “叫我老爹就好。”玉三郎慈祥的笑着道。

    “是,老爹!”

    “哟西,那么换上围裙,来厨房帮我。你现在的任务是熟悉店里的菜谱,然后给人点餐、送餐。”

    “是!”龙天宇点头,他将外套一脱,围上店里的围裙,瞬间进入打工人形态。

    作为厨艺大学的学生,龙天宇对于咖啡店内的工作适应的很快,经历了一下午的忙碌工作后,他已经干的有模有样的了。

    咖啡店的开店时间是早上七点到晚上八点,不过玉三郎老爹只给龙天宇排了八个小时的班,剩下的时间则是让他坐在店里一边喝咖啡、一边观摩学习。

    说实话时薪一千的打工费其实不算高,但是饰玉三郎愿意让身份不明的龙天宇来店里打工,还给他提供暂时的住处,这已经十分照顾他了。

    龙天宇也决定等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后就去外面租房,绝对不能给玉三郎老爹添麻烦。当然,龙天宇是绝对不会承认,老爹的谐音梗冷笑话也是一个很重要原因。

    ……

    2000年1月31日,05:06p.

    长野市,小柴见

    五代雄介在上午偷偷跟着一条前往了案发现场,死者是最近出现的连环吸血案的受害人。

    听闻路人小朋友十分担心附近圣马可教堂的神父后,五代雄介决定偷偷溜进教堂去确认神父的安全。

    教堂内,闯入的五代雄介被伪装成神父的蝙蝠种古朗基,滋??强魔??古(zu-goo-gu),给逮了个正着。不过万幸的是,透过教堂的彩绘玻璃射进室内的阳光阻止了强魔,使得啥都不知道的五代顺利捡了一条命。

    回到餐厅与樱子交谈一番后,五代准备随同樱子参加信浓大学考古团的聚会。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正当五代想着等一会儿的聚会该准备些什么的时候,一条薰开着警车从他身旁飞驰而过。

    一路跟着一条薰的警车,当众人赶到案发现场时,化为怪人态的蝙蝠古朗基已经杀害了数位警员。

    “快逃吧,快点走!”一条赶紧冲到最前方,让身后的警员们赶紧撤退,自己却拿着小手枪朝着蝙蝠古朗基射击。

    “警官先生!”五代跑到一条身旁想要冲上去与强魔战斗,不过被一旁的一条用手肘拦住。

    “回去!这是警察的工作!”

    一条薰不愿意让五代这位平民百姓冒着生命危险上前战斗。就算对方比自己强也一样!因为保护民众的安全是警察的工作与责任。

    “但是警察先生!”五代自然没有听从一条薰的命令,当即就要冲上前去

    与蜘蛛古朗基战斗过的五代雄介知道,警察配备的低威力手枪只能给蝙蝠古朗基挠痒痒。

    “叫你回去就回去!”倔强的用肩膀与手肘拦住五代,一条薰大声喊道。

    于此同时,一条对着蝙蝠古朗基不断的扣动扳机,一直到手枪中的子弹打完都还在扣动。

    强魔站在原地不动,九毫米手枪子弹射击在他的身体上只能微微陷入它的肌肉,随后便会被它的强化皮肤给弹飞,根本无法造成有效杀伤。

    “哦哦哦!!!”见此五代不顾一条的阻拦,当即冲了上去对着强魔一阵拳打脚踢。

    “笨蛋,你在干什么!”一条看着不要命的上前与蝙蝠古朗基战斗的五代,着急的大喊。

    在这个过程之中,五代再一次的变成了白色的空我初生形态。

    “变了!?”亲眼看着眼前殴打着蝙蝠古朗基的五代由人类变身为白色锹形虫怪人,一条惊讶的发出感叹。

    被五代一套组合拳打退了几步,强魔不屑的摸了*口,随即咧嘴邪笑的朝着五代走去。

    看着好像一点事都没有的蝙蝠古朗基,五代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拳头,他一直感觉自己欠缺了什么关键的东西,使得自己无法发挥出空我原本的力量。

    “jibozobagubebegogugusunza(揍人应该像这样)!”

    强魔一边咧嘴狂笑,一边快步走到了五代身前,面对这么弱的空我,强魔觉得自己优势很大。

    回过神的五代发现蝙蝠古朗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他当即挥拳想要继续攻击,不过却被强魔一套疯狂乱抓打的根本无力还手。

    连绵不绝的攻击使得五代难以招架,见消耗的差不多了,强魔又是一套近身拳将五代打得连连倒退。

    “五代!”一条这时也换好了手枪子弹,对着强魔的脸部一通扫射。

    “jopaginrinto(弱小的人类)。”

    强魔举起连着膜翼的手臂挡在自己身前,它无视了子弹的威胁冲到一条身前,不耐烦的挥手将其拍飞。

    虽说手枪子弹的威胁很小,不过一直被小虫子骚扰,也实在是令强魔感到厌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