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得啪的一声。

    下一秒,一道黑色的残影以极快的速度飞出,狠狠的砸在了通道的顶部。温暖的红色雨点滴落,随后一位胸膛完全凹陷,脑袋被天花板撞的爆裂的男人尸体重重的掉落在了机车前方。

    骑手懵逼的眨了眨眼。他发现那四个挡路的杀马特,不知何时变成了三人,中间的那位女性已经被一个保持出腿姿势、外貌如同豹人的女怪人所代替。

    落在自己车前、死状凄惨的男性尸体,其身上穿着打了铆钉的黑色皮衣,正是刚刚还在调戏豹女的好友。

    自己的好友居然被一个怪人给一脚踢死。骑着摩托车的暴走族青年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papanbinreze!(第一个!)”梅比奥这么说着,舔了舔嘴角的沾染的血液,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

    随后,梅比奥转过脑袋,用那对兽瞳紧紧的盯着另一个暴走族青年。

    “dogugubinreze!(第二个!)”

    毫不掩饰的杀意使得青年回过神来。他根本感觉不到*传来的温暖与潮湿,只是恐惧的大叫着疯狂的拧动油门,随即就骑着摩托朝着远方逃去。

    “呜哇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

    梅比奥皱了皱鼻子,表情有些嫌弃的说道。“gijazaba,gogibobobobigogi。(真讨厌,有尿骚味。)”

    猎豹女怪人如猫一般舔了舔自己那毛茸茸的爪子,随后她迈开脚步,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摩托车追去。

    ……

    “哼哼,喝啊啊啊……”被芭璐芭表演强手碎颅,蝙蝠古朗基发出了如同野兽一般的惨叫。

    这惨烈的叫唤声中,不知为何,一条桑好像听出了一丝隐晦的愉悦之情。

    冷漠的松开手掌,芭璐芭用冰冷的视线俯视着强魔,随即冷淡的开口道:“rinbazoshiyogugogugagesu。sobubebibitokyo。(叫大家集合。目的地东京。)”

    说完,芭璐芭伸出戴着黑色长袖手套的纤细手臂,将一片玫瑰花瓣交给了满脸畏惧的强魔。

    “too~kiyo?”强魔恭敬的接过花瓣,疑惑的问道。

    “rintogubuzorabobegisubosoza。(临多大量聚集的地方。)”芭璐芭平静的回答道。

    闻言,蝙蝠古朗基强魔顿时浮现出一个嗜血的笑容,咧嘴问道:“robobojabusazobosogesunzaba?(因为可以杀更多的临多吗?)”

    对强魔来说,猎杀临多、玩弄临多可是最高级的享受,那种看见临多面对死亡时表现在脸上的恐惧,能够给它带来无上*,再加上临多那甜美的血液使得强魔在游戏开始之前便忍不住杀戮临多。

    “giba!(不对!)”见强魔如此没有逼格的样子,芭璐芭冷哼一声,继续说道:“popababigagigagugurongi。(我们古朗基是有规则的。)”

    芭璐芭不爽的向强魔解释,于此同时,她看着对方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芭璐芭已经在心中决定了,这个丝毫没有逼格的古朗基完全失去了参与基基鲁游戏的资格,以后强魔一辈子都只能是滋集团的古朗基。

    一条薰举着手枪,躲在不远处的杂物堆后o。通过芭璐芭和强魔的对话,虽说一条薰对芭璐芭和强魔两人说的古朗基语就连一个字也听不懂,不过根据这独特且怪异的未知语言,一条薰基本能够肯定这两人就是未确认生命体。

    一条薰举着手枪,将准心瞄向了强魔的脑袋。

    ‘就算是未确认生命体,大脑被破坏后应该也活不了吧。’一条薰心里这么想着,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滴滴滴……

    正当一条桑准备开枪给强魔当场开个脑洞时,一条薰大衣口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并且发出了响亮的*。

    骤然响起的电话*使得芭璐芭和强魔同时转头,看向了一条薰躲避的杂物堆。

    ‘牙白!’

    一条薰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口袋顿时大感不妙,打算立刻出击。他当即抬头看向芭璐芭两人所在的位置,但是入眼的是一张狞笑着的惨白男人脸庞,正是蝙蝠古朗基,滋??强魔??古。

    一条薰吓了一跳,当即就要对它开枪,但是强魔的反应速度更快,直接一把抓住了一条那握着枪的右手。

    强魔紧紧的捏着一条的手腕,缓缓的转动关节,想要扭断一条的手臂。

    “唔啊!”一条薰不由得痛苦的叫唤了一声。

    砰!!!

    钻心的疼痛感自手臂传来,在疼痛的*下一条薰下意识的想要握拳。随后一条的手指扣动扳机,一发子弹顿时自枪膛射出,擦着强魔的脸颊射向远方。

    红色的血痕出现在强魔那张惨白的脸上显得格外鲜艳。

    感受到脸颊上刺痛,强魔的脸上浮现出嗜血的冷笑。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处置这个烦人的临多战士,他要好好折磨对方一顿然后再吸*的血液。

    下一秒,强魔脸上的伤口完全愈合,他将一条薰的手臂强硬的掰向一旁,随后使用另一只手掐住了一条薰的脖子。强魔舔了舔嘴唇,张开嘴立刻就要朝着一条薰的脖子咬去。

    正当强魔准备进一步行动之时,在一旁冷眼旁观了许久的芭璐芭突然出声,开口阻止强魔道:“girapagagibebigusuba。(现在先不用理他。)”

    虽然芭璐芭本人并不关心一条薰的死活,但是身为基基鲁裁判的她,不可能让并未进行游戏的古朗基在她的面前杀死临多,就算强魔在她的心中已经失去了参加游戏的资格也一样。

    “gibobizibugigibaba。(你捡了一条命呢。)”强魔轻哼一声,满脸不屑的对着一条薰说道。

    下一秒,也不管对方听没听懂,强魔直接挥动手臂,将一条薰如同皮球一般朝着墙壁扔去。

    咚……

    整个人砸在墙壁上,一条薰好像听见了一丝沉重的闷响穿透全身,他只感觉自己就像被飞驰的汽车撞飞,身体各处已经菠萝菠萝哒。

    看了一眼在地上挣扎的一条薰,芭璐芭带着强魔,神色冷漠的直接转身离开。

    “为什么……”一条薰捂着原本就有些骨裂的手臂不解的呢喃了一句。他十分疑惑,为什么未确认生命体三号以及那个女性的未确认生命体会放过自己。

    伸出被砸的发麻、不停颤动的右手,一条薰忍着全身疼痛,一边抽着冷气,一边从口袋中取出了自己的直板手机。

    这一刻,一条薰感到十分后悔与气恼。

    自己以前……为啥不好好学习操作手机呢!

    如果自己能学会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的话,也许现在的局面就会有所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