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5日,02:35p.

    东京,江东区,海滨公园

    开车来到了未确认生命体第七号最后的作乱地点,一条薰、樱井刚还有杉田守道等人皆是从警车后备箱中取出了一杆狙击枪。

    杉田守道一边带着一条两人朝着用封条划分的隔离区内走去,一边开口说道:“根据最新情报,未确认生命体第七号的行踪是在这一块区域的海水之中,受害人全部都是被它喷出了高压水柱杀死。总部已经调动了直升机和附近的船只,准备用渔网限制住对方。大家等下都注意安全!”

    “是!”

    一路朝着隔离区内走去,一条薰零零总总的看见了大约三十几具尸体。每一具尸体,身下的地面皆是被血水染红。

    难闻的腥臭味传入鼻腔之中。热血警察樱井刚捏紧了狙击枪,眼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杉田守道自恃见过大风大浪,但是在面对这种场面时,他脸色的表情也是变得有些狰狞。

    听着越来越清晰的螺旋桨声,一条薰面色冷然,只是随同另外两人来到了作战区域。

    数十艘船只在宽敞的河面上包围了一小块水域,并且还在不断缩小范围。一艘隶属警视厅的直升机在水域上空不断盘旋,一位手持狙击枪的警察探出机舱,将枪口瞄准了下方水域。

    平时作为垂钓地点的河岸,此时也已经被十几位架着狙击枪的警察占据。杉田守道立刻上前询问道:“情况怎么样?”

    “报告!未确认生命体第七号目前被船只撒下的渔网困在此片水域,经过前两次短暂交战,我方死亡三人,受伤四人!第七号的高压水箭需要二至三分钟的蓄力时间!”

    “我明白了!全员,一旦第七号出现,立即开火!”

    “是!”

    下达完命令,杉田三人立刻扛起狙击枪来到了战斗第一线,随时准备着与未确认生命体第七号战斗。

    寒冷的冬天,所有的警察穿着略显单薄的*,他们吹着刺骨的海风却是纹丝不动,只是注视着被船只包围的水域。此时此刻,他们的精神已是高度紧张,已经无法感知除了任务外的其他任何信息。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下一秒就有可能死去,但是为了守护广大民众,他们必须站在这里!这是他们身为警察的职责所在!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秒、也许是一小时,只听得“咻”的一声,三道透明箭矢骤然自水下喷射而出。

    “啊!!!”

    “在那里!开枪!!!”

    一条薰听见身旁传来了两声惨叫,但是这两道叫声几乎是在瞬间就被接连不断的枪声掩盖。

    普通狙击枪的威力不足以伤害到古朗基,再加上古基鲁身为鲸鱼怪人拥有厚重的脂肪层,使得原本最多打疼人的攻击在面对古基鲁时进一步削弱。

    看着岸边倒下的两位警察,鲸鱼古朗基古基鲁无视了射在自己身上的子弹,冷笑着拨动了手环计数器上的两颗勾玉,“baginguzugagidogushigibinreza。(第四十八人。)”

    “可恶,去死吧!第七号!”

    这时,一位原本开着船的警员一边大叫着,一边朝着古基鲁的鱼头射击,刚好命中了对方的呼吸孔。

    将堵住鼻子的子弹扣出,鲸鱼古朗基恼怒潜入水中,随后一个加速便从水下窜出,落在了警用巡逻船的甲板之上。

    鲸鱼古朗基那臃肿的身姿刚一落下,就使的巡逻船剧烈的晃动起来。

    古基鲁一把抓起那位射中自己呼吸孔的警员,冷笑着道:“gibe!gusugagirinto!(去死吧!烦人的临多!)”

    “往岸上开!”

    被未确认生命体第七号抓起,那位警员却掏出了腰间的p230手枪对着它不断开枪,同时他还对着驾驶室内的同伴大喊。

    只听得“咔嚓”一声,古基鲁瞬间捏碎的对方的脖子,它转过身冷冷的看向驾驶室内的警员,道:“baginguzugagidozugogobinreza。(第四十九人。)”

    “开枪!”驾驶室中的警员一边全速朝着海岸撞去,一边用通讯器大声喊道,丝毫没有顾忌自己也有中弹的可能。

    “所有人……开火!”杉田守道咬了咬牙,发号施令道。

    没有海水缓冲,古基鲁被狙击枪打得身上有些发痒,它转头挠了挠后背,随即如同向警视厅众人宣誓一般,冷笑着喊道:“baginguzugagidozugagibinreza。(第五十人。)”

    这么说着,古基鲁抬起了那如同宽厚鱼鳍一般的右手,作势就要朝着身前的驾驶舱捶去。

    看着未确认生命体第七号的后脑勺以及越发接近的异形手掌,驾驶室内的警员不由得闭上了双眼。

    砰!!!

    “呜哇……”

    响亮的枪声顿时爆发,随之而来的是捂着额头呼吸孔的未确认生命体第七号。

    岸边,一条薰平静的用狙击枪瞄着第七号,他是在巡逻船撞来时,唯一没有撤离预计撞击区域的警察。也正是因为如此,一条薰才能准确的命中鲸鱼古朗基的呼吸孔。

    巡逻船以最高马力朝着一条薰撞去,杉田守道等人一边朝着未确认生命体七号射击,一边大喊着让一条薰快点撤离。

    十几米的距离转瞬而至,一条薰才刚刚转过身,巡逻船的船头便已经撞在了岸边的护栏上。

    铁皮制的护栏在一瞬间便被砸断,仅仅只是使得巡逻船的冲势一顿,但一条薰却抓住了这极短的时机猛地朝一旁扑倒,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巡逻船的撞击。

    鲸鱼古朗基在惯性影响下瞬间飞出,它在空中划出了一条蓝色抛物线,狠狠的砸在了水泥地面上,并且还颇为滑稽的弹了两下。

    将一颗带有血丝的子弹扣出,鲸鱼古朗基古基鲁晃了晃脑袋,缓步走向一旁还没爬起来的一条桑,冷声说道:“ribabosogu!(我要把你们都杀了!)”

    “一条!”杉田守道大声喊道,他不敢射击,生怕不小心误伤了一条薰。

    “gibe!(去死吧!)”

    嗡嗡嗡!!!

    正当古基鲁想要一巴掌给一条桑开个瓢时,一辆覆盖着黑金色装甲的龙型摩托从杉田身后飞出。

    “未、未确认!”见到摩托车上的红色身影,杉田身旁的警察们顿时就要举枪瞄准。

    “别开枪!”杉田连忙制止众人,可算是没有让龙天宇体验一把准哥待遇。

    “riderkick!”

    沉重的摩托车迅速落地溅起了点点火花,红色的身影掐住刹车,伴随惯性骤然从驾驶座上一跃而起,对着下方的未确认生命体第七号踢出了燃烧着金色火焰的飞踢!

    “拓!!!”

    近十吨的踢力加上自身拥有的惯性,变身全能形态的龙天宇直接将未确认生命体七号踢飞十几米。

    落入水中的古基鲁捂着胸口,它不断的吐着泡泡发出痛苦的*,最终在水中发生了剧烈爆炸。

    消灭未确认生命体七号,滋??古基鲁??基。奖励:梦幻点200点。

    沐浴着因为爆炸溅起的点点水滴,龙天宇转过身对着一条薰等人竖起了一个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