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0日,周四,04:44a.

    “tsugipazaseza?(下一个谁来?)”

    看着只剩下一半不到的滋集团成员,芭璐芭只是如同例行公事一般,冷漠的询问谁来参加下一场游戏。

    “gose……(我……)”满血复活的小蝙蝠强魔就像是完全没有吸取教训一般,再次申请参加基基鲁。

    然后……然后他就被泼了一身酸液……

    “唔啊啊!!!”

    强魔惨叫着,不断的擦拭着冒着白烟的身体,短短数秒,他身上的衣服便发生了碳化,皮肤也在强酸下消融,露出了下方的红色肌肉。索性身为古朗基,小蝙蝠的恢复力还是可以的,在酸液反应完后不过几秒,他的皮肤就完成了再生。

    没有去管凄惨的小蝙蝠,芭璐芭转过头,神色平静的看着从基群中走出的一位没有嘴巴的奇异怪人。

    那是和之前的怪人完全不同的类型,对方的身体就一个打了腊的黄绿色漏斗,上面遍布叶脉一般的纹路。其脑袋则是看上去像是巨大宽厚的树叶一般,如同黑色果实的眼睛镶嵌在树叶两侧。

    对方的脖子异常的细,就像是只有脊椎变成了链接着脑袋与身体的藤蔓,外面的血肉全部消失了一般。

    “biriba,zu??gaubo??de?(是你吗,滋??伽滋博??蝶?)”

    擦了擦脑袋下方与胸口处滴落的酸液,拥有植物特征的绿色怪人点头回答:“goguza。[]nsususubi。(没错。用[魅]的规则。)”

    听到对方这么上进的像用魅集团的规则玩游戏,芭璐芭微微一笑,只是点头为它的腰带注入能量,平静的道:“dogugubibigibagi,baginguzugogobinza。(两天内,三十六人。)”

    待得仪式结束,芭璐芭穿着高跟鞋踩着强魔牌肉垫,潇洒的离开了众人视线。

    ……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09:13a.

    “怎么了?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将混合三明治和洪都拉斯shg轻轻的放在桌上,龙天宇看着不停打哈欠的遥香,轻声问道。

    “不行啊,年轻人要懂得节制,不要老是熬夜啊。”玉三郎老爹轻笑着道。

    “谢谢,我现在真的需要提提神,哈欠~”一口将咖啡闷完,遥香好像精神了一点,咧嘴笑道:“这个挺好喝的,麻烦再来一杯。”

    “行……”

    见龙天宇转身去准备咖啡,遥香叹了口气,朝玉三郎老爹大倒苦水,“我也没办法啊,工作的地方来了新人,很多东西还要我去带她。那家伙啥也不懂,说话也说不利索,我能怎么办嘛。”

    “那倒是,确实是辛苦了呢……”老爹轻笑一声,随后拍了拍手道:“哟西,不要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了,看会儿电视吧。”

    据悉,未确认生命体第九号于昨日下午在荒川流域犯案,造成二十五人死亡,其中警方死亡人数四人……

    “啊……又是未确认生命体啊,这都第九号了吗?”看着新闻,玉三郎老爹摇了摇头。

    啪……

    “啊,牙白!”

    “天宇,小心一点啊,咖啡豆很贵的。”

    “抱歉,老爹。”龙天宇挠了挠头,将撒落的咖啡店扔进垃圾桶中。

    遥香看着新闻,咧嘴笑道:“不过,多亏了空我和第四号才能使得伤亡没有扩大。”

    “确实……”玉三郎赞同的点了点头,随即悄*的拿出了一本笔记本,将其展示给遥香,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道,“锵锵~这是我做的有关第四号和空我的剪报哦。怎么样?”

    “哦~这不是做的很好吗。”遥香津津有味的看着剪报,随后她抬起头朝正在磨着咖啡的龙天宇投去一个爽朗的笑容。

    ……

    东京,文京区,小石川植物园,10:10a.

    “妈妈,快看,有猪笼草耶。”

    “猪笼草?健太懂得真多呢,妈妈都不知道。”

    “妈妈真笨呢,我在书上看过哦,所以认得出来。不过没见过这么大的呢。”

    “是这样吗?那我们凑近点去看看吧。”

    “嗯!”

    看着朝自己跑来的一对母子,巨大的猪笼草微微抖动,发出了细微的声音。

    “dogugubinza……(两人……)”

    ……

    东京,文京区,城南大学,02:14p.

    “话说,五代你天天往我这里跑,老爹那里没关系吗?”瞟了一眼俨然把考古研究社当自己家的五代,樱子小姐开口问道。

    “呀~昨天还被老爹逮住干了一天的活儿。就连未确认生命体第九号也是天宇去解决的。不过听天宇说,第九号像鼻涕虫,很恶心啊……还好我没去。”五代雄介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在研究室内东看看西看看,怎么也闲不下来。

    “真是的,你再这样我就向老爹举报了哦。就算可以变身了,也不能忽略了普通人的生活啊。你看看天宇不就处理的挺好的吗。神圣之泉是指能令人感到美好的东西,所以为了不让它干枯,五代君也要懂得享受生活啊。”

    听到樱子小姐的说教,五代挠了挠头虚心接受道:“确实呢……最近确实太兴奋了一些。”

    “对了,樱子小姐。碑文解析的怎么样了?还有,好像一直都没有听到第二位空我的描述呢。”

    白了眼五代,樱子小姐喝了口咖啡,轻声说道:“已经解析了大半部分了,有了天宇给的资料,解析速度加快了很多。然后第二位空我确实没有在碑文上描述,所以我请教了夏目幸吉教授,从他那里得到了他隐藏起来的论文。”

    “论文?”

    “是啊,据说是在九郎岳遗迹附近出土的石碑碎块,夏目老师就是以此找到了里克的遗迹。不过根据我的翻译,这石碑上描述的遗迹应该不是里克那个光之棺,而是暗之棺。也就是说像里克那样的遗迹在九郎岳应该还有一个。夏目教授已经带着考古团前去调查了。”

    “是这样啊。暗之棺……为什么要叫暗之棺呢?”

    “这只是我的猜测……根据碑文描述里克没有变成埋葬太阳的存在,那么那段碑文描述的是不是指埋葬在暗之棺内的那位临多战士呢?”

    喝了口咖啡,五代赞同的点了点头,正当他想再问些什么时,他口袋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手忙脚乱的接起电话,这是龙天宇送给他的手机,为了方便能够随时联络到五代。

    “喂?一条先生?”

    五代,未确认生命体第十号在文京区小石川植物园出现!

    “我知道了!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五代雄介向樱子挥了挥手,随即直接从窗户口爬了下去。

    “不要老是从窗户进出啊!”

    “抱歉,抱歉!这次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