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20日,周日,10:05a.

    东京,目黑区,目黑川附近

    “蛐蛐一只小老鼠居然胆敢偷袭我这个二十岁的空我,我劝你耗子尾汁~”

    甩了甩手,想起之前那只老鼠古朗基看见自己变身后一脸震惊的样子,龙天宇不由得耸了耸肩。

    来到商店街上,龙天宇稍稍纠结了一下,随即就选定了一家招牌上印有樱花的咖啡店,准备在那里学习。

    “嗯,学习的话,怎么能没有咖啡提神还有为大脑提供糖分呢~就是不知道这里的咖啡味道怎么样。”

    随便找了个犒劳自己的理由,将龙帝丸停在店外,龙天宇抱着资料书走进了咖啡店。

    “欢迎光临……啊,是天宇桑啊……”

    一进店面,一位身穿女仆装的绿发少女便迎了上来。

    “是小幸啊,你在这里工作?”

    “是的……昨天晚上找到的工作。”

    小幸这么说着,转头看向了在柜台前的一位大姐姐,对方看上去大约二十五六左右,戴着一副无框眼镜,透露着一丝知性。察觉到小幸的目光,对方转头向两人微笑着点头示意。

    “原来如此,可要好好加油哦。话说,真想让雄介看看呢,你的这副打扮。”

    龙天宇这么说着,就想掏出手机拍照发给雄介,然后……他突然想起这个时候还没有能拍照的手机,只能无奈放弃了逗五代的想法。

    小幸歪着脑袋,不解的问道:“你在干什么?”

    “咳咳……没什么。麻烦给我来一杯混合咖啡和……黑森林蛋糕。”看了眼咖啡店的案板,龙天宇轻笑着道。

    “我明白了……”

    见小幸向店长报上订单,龙天宇找个了靠窗的位子坐下,继续体会在知识的海洋中挣扎溺水的酸爽。

    (主角:热爱学习.jpg)

    ……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10:18a.

    “诶!?还有下半部分吗?”

    “五代,别插嘴。”嗔怪的瞪了眼五代,樱子小姐继续说道:“下半部分的碑文就是临多一族和古朗基一族的战斗史,但是在里面我发现了令人在意的东西。”

    “令人在意的东西?”

    一条桑和五代好奇的问道。

    “嗯。”点头肯定了两人,樱子小姐开口道:“在死亡与杀戮之中,光的力量点燃了死亡之人的余烬,亡者再度归来,灰色的操冥使徒将生者化为尘埃,神明的使者以百兽之态现身……”

    “哈……樱子小姐,我听不懂啊。”五代挠了挠头,露出了睿智的眼神。

    “大致就是一种名为操冥使徒的存在自死去的生物中诞生,然后有神明的使徒降临,是这样吧?”一条桑开口道。

    “总之,碑文下半部分大概就是讲述了因为古朗基的杀戮,前去阻止对方的临多战士们被大量杀害,然后被杀的临多中有人觉醒成为了操冥使徒,碑文中被称作奥菲以诺的存在。它们试图将所有的生物转变成奥菲以诺,其目标不仅仅是临多甚至就连古朗基也包括在其中……”樱子小姐点了点头,随即组织了一下语言,用更加简单的白话文说明。

    随后她又喝了口水,继续说道:“最后在临多一方与古朗基一方的战士展开决战前,两方人员以及神明使者曾经一度一同对付过奥菲以诺,将当时所有觉醒的奥菲以诺全部消灭了。”

    当樱子小姐说完,五代雄介和一条桑两个人全都愣了一会儿,随后才回过神来。

    “诶~原来超古代还发生了这么多事呢。”五代挠了挠头,竖起大拇指道,一副‘大概明白了’的样子。

    “简直就像是传说神话一样。”

    相信科学的一条桑则是耸了耸肩,对于碑文保持一定的怀疑态度。毕竟空我和古朗基还能用基因突变的人类来解释,但是奥菲以诺、战部还有神明使者,这些东西简直就像是神话故事里的妖怪神仙一样。

    ……

    2000年2月21日,周一,08:48a.

    东京,目黑区,目黑川附近

    推着摩托车在商店街内穿行,五代雄介看了眼贴在仪表盘上的便签,寻找着上面写下的店名。

    “sakura、sakura……有了,有了。”

    见到那家招牌上印有樱花的咖啡店,五代雄介将摩托停在店外。透过店门的玻璃,五代看见了身穿女仆装认真清洁着桌面的绿发少女。

    叮铃铃……

    五代雄介当即推门而入,向小幸笑着打招呼道:“早上好,小幸。”

    “雄介!?”见到五代的到来,小幸微微一愣,随即有些惊喜的问道,“为什么雄介会来这里?”

    “是天宇告诉我的啦。”五代轻笑着竖起大拇指,点头称赞道:“很好看哦,这副打扮。”

    闻言,小幸脸颊微红,有些羞涩的捏着裙边,轻声说道:“谢谢……”

    ……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08:59a.

    叮铃铃……

    听闻门口传来的*,正在擦着桌子的龙天宇脸上浮现出职业般的微笑,抬头向来者说道。

    “欢迎来到有着东洋风味的……是樱子小姐啊。早上好。”

    “早上好,天宇。老爹和雄介呢?”樱子小姐坐到柜台前的座位上,她朝店内看了看随即有些疑惑的问道。

    “雄介今天休息出去了。店里酱油快用完了,老爹让我在这里看店,自己去超市买酱油了。”将菜单递给樱子小姐,龙天宇轻声回答道。

    “雄介这家伙……这上面的我早就记下来了啦。混合三明治套餐,饮料要蓝山咖啡。”看都没看餐单,樱子小姐叹了口气直接点单道,随后她抬头看向龙天宇,开口问道:“对了,我昨天让五代转交给你的资料,你看了吗?”

    双手不停,熟练的为樱子小姐准备早餐,龙天宇露出了一个包含沧桑的笑容,开口回答道:“都看完了……这个世界比我想象的还要疯狂呢。”

    “谁说不是……”

    ……

    东京,文京区内,某处桥洞,04:44p.

    昏暗的桥洞内,仅存的两位滋集团成员恭敬的看向面前身穿红色衣裙的芭璐芭,轻声问道。

    “tsugipazaseza?(下一个谁来?)”

    瞥了眼在两人身后躺尸的强魔,芭璐芭转过视线扫视着两人,最终将目光对准了其中一位身材较为纤细的滋集团成员,开口道:“tsugipabiriza,zu??jaru??re。(下一个是你,滋??伽魔鲁??列。)”

    闻言,一旁的另一位身材壮硕的滋集团成员,滋??查因??达,它的鼻息明显变得粗重了一些。每天忍耐着马路上那些不断发出噪音的铁盒子,它已经快要到达极限了。

    芭璐芭看见了查因的不满,不过她也懒得理会对方的心情,区区一个滋罢了。

    将兽牙状灵石插入伽魔鲁的腰带之中,芭璐芭冷声道:“dogugubibigibagi,bagingubaginbinza。(两天内,八十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