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20日,周日,09:33a.

    东京,文京区,大学城某处

    少女来到了一家不管店名还是招牌都与周围店面格格不入的蛋糕店外。

    “就是这里吗?这是……粉红吗?好像要更深一点……dk堂?”

    看着那以骚粉与黑色线条相间的招牌,少女疑惑的道。微微抽了抽精巧的鼻子,少女的脸上浮现出了陶醉的表情,虽说这家店不管装饰还是名字都很奇怪,但是店内飘出的香甜气息却让少女肯定,这家店肯定不简单。

    叮铃铃……

    扫了眼门口贴着的招聘启事,少女推门走入店内,仔细的观察着橱柜中展示的精巧糕点,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一位长相帅气的青年从工作间走出,向少女礼貌的微笑道:“欢迎光临,美丽的小姐~如此美丽的你,简直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宝藏。”

    “那个……您就是店长吗?我是来招聘打工的。”向青年微微一笑,少女开口问道。

    亮了一下胸口蓝黑相间姓名牌,青年轻笑道:“没错,我是这家店的店长海东。你可以叫我d远藤,这家店的规矩就是用昵称来称呼同事哦。嘛,虽说没有一个员工能做的久就是了,她们的水平实在是太差了。居然还会喜欢吃海参……咳咳,没什么……”

    “我叫风谷楪。听说这家店的甜点十分出名,刚巧我也很喜欢料理和烘培,所以就想来打工。”

    向少女礼貌的笑了笑,d远藤店长继续说道:“本店的招聘启事你应该知道吧?因为开店只是我的副业,我经常要外出,所以我招聘的是代理店长,你必须学会如果管理这家店以及学会所有的糕点制作。嘛,其实最重要的还是糕点的制作就是了。”

    “我知道,我在昨天找工作时有从别人那里听说。所以才会来这里。”

    闻言,d远藤店长点了点头,将一本小册子交给了少女,随即开口说道:“三天之内将这上面的食谱全部记住,然后我会给你进行测试。通过之后你就是这家店的代理店长了。嘛,今天就先在柜台收银吧。还有,给自己想个昵称。”

    “是!店长!”

    ……

    东京,目黑区,09:44a.

    “啊!!!物理实在太难了……我还是当一个莽夫算了。”

    无人樱树林中,龙天宇揉着发胀的太阳穴,不由得发出了学渣的怒吼。将资料书和笔记本收起,龙天宇推着龙帝丸朝着商店街行驶而去。

    街道上,距离龙天宇约几十米外的窨井盖稍稍开启,传出了一道细微、阴森的话语。

    “bagingugushigidogushigibinreza……(第三十人……)”

    ……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09:58a.

    叮铃铃……

    “抱歉,来晚了。”

    一如既往的穿着*风衣,一条桑走进店内,向几人不好意的的道歉。

    “欢迎光临,俊男先生。”老爹咧嘴笑道。

    “没关系啦。快坐吧,一条桑。”五代雄介向对方竖起大拇指,笑着指了指樱子小姐身旁的座位。

    待得一条桑入座并点好了想喝的咖啡后,对方再次向两人歉意的说道:“抱歉,之前收到了未确认生命体的报告,不过已经在目黑区被空我消灭了。对方的形态和十二号很像,所以称其为未确认生命体十二号b。”

    五代点了点,小声道:“啊,目黑区……说起来天宇确实一大早去那里了。”

    “嘛,事件顺利解决就好。”樱子小姐笑着拍了拍手,随即从包包里拿出来一副资料,继续说道:“这是从暗之棺出土的临多碑文。我对其进行了解读。”

    闻言,五代雄介和一条桑全都将目光对准了樱子小姐,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话语。

    喝了口果汁,樱子小姐开口道:“碑文大概是讲述了临多一族与古朗基一族的战斗史、亚玛达姆灵石和试作型亚古鲁的起源。试作型亚古鲁貌似是当时的人类,按照某个被称作战部的存在制造的,不过最后造出来的却是容易暴走的未完全体。”

    “战部?”

    “未完全体?”

    五代和一条桑各自呢喃道。

    “那个战部,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暗之棺对祂的描述也很少,只是记载了战部会为人类带来光明。不过按照描述,战部应该是类似空我的存在,不,也许战部的地位在临多之中还要更加特殊、更加神圣也说不定。并且战部的临多象形文字与其他临多文字有很明显的区别。”

    这么说着,樱子小姐拿出笔记本,在上面画上了一个拥有六只角的龙头状图案。

    “虽然战部的事情令人在意,不过我更担心你所说的第二条腰带是不完整的这件事情。天宇的腰带……就是那一条吧?”一条桑担忧的说道。

    “啊,那个的话不用担心。虽说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不过那条腰带貌似已经被补全了。因为按照碑文描述,试作型只能变成白色的战士和漆黑的战士。但是天宇却像五代一样,可以变成其他颜色,也没有暴走的迹象。”

    “这倒也是……战部吗……真是重要的发现。辛苦你了,樱子小姐。”一条桑喝了口咖啡,轻笑着道。

    “对了,我还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根据碑文记载,古朗基是有阶级划分的。最低级的[贝],它们没有变身能力,不能参与游戏,是如同工蚁一般存在。然后是[滋]、[魅]、[葛],这几个集团依次上升。然后还有三个比较特殊的集团,作为最强者的[恩],裁判的[拉]以及远征军的[伽]。它们分别以腰带扣的颜色加以区分,目前出现的未确认生命体应该都是属于滋集团的。”

    “滋集团……上面还有这么多吗?”一条桑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恩集团只有一人,大概就是第零号。伽集团作为远征军并不存在此处,估计已经在超古代灭绝了。而作为裁判的拉集团……根据碑文记载,那是古朗基与临多的混血才能担当的职位。其职责便是约束杀欲旺盛的古朗基集体暴走,让它们的杀戮*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控制。然后古朗基之所以杀人,就是为了进行这个叫做基基鲁的仪式,具体内容在资料里了,我就不细说了。”

    樱子小姐端起咖啡将其一饮而尽,说了这么多话,她都感觉口干舌燥了。

    “嘛,上半部分碑文差不多也就讲完了,该继续讲下半部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