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24日,周四,08:40a.

    废弃工厂内

    转头看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查因三人不由得微微一愣。

    只见芭璐芭身穿妖艳的红色衣裙,在魅集团的食人鱼种古朗基、黄蜂种古朗基以及螳螂种古朗基的簇拥下,缓缓的走到了滋集团的几人面前。

    食人鱼种与黄蜂种古朗基一左一右跟在芭璐芭身旁,俨然像是两尊左右*。

    螳螂种古朗基小幸则是有些不情不愿的慢吞吞的跟在几人身后。她捏着一缕秀发,颇为无聊的靠在墙壁上。抬起头,透过工厂的破旧屋顶,小幸仰望着澄澈的蓝天。

    ‘真是个好天气啊……想和雄介一起看樱花……’

    看见过来的几人,犀牛古朗基查因脸色顿时一变,它冲到芭璐芭面前,开口质问道:“bazezabiribabi!(为什么是你们!)”

    见芭璐芭微微皱眉,露出了不满的神色。食人鱼种古朗基,魅??比婪??基(??biran??gi),一把将查因推开,十分不气的说道:“goragebabigubogushibubagizabasagu!(因为你们无能!)”

    “banzabo!?(你说什么!?)”查因揪住比婪的渔网装衣领气愤的喊道。

    虽然滋集团的人战绩确实不咋地,到现在为止只有伽卢魅一个完成了游戏的,但是滋集团其他人不行关他查因什么事!

    不能因为滋集团其他人不行就不带他查因玩啊!

    每天忍受着汽车的噪音,他容易吗……要不是为了玩游戏,他早就忍不住上街乱杀一通了。

    比婪作为魅集团成员自然不会向滋集团的查因示弱。

    两人对峙着,双方的火气也是越来越大,最终两人全部变化为怪人态准备来一场紧张*的怪人摔♂跤。

    啪!

    正当气息逐渐蕉♂灼之时,芭璐芭面无表情的打了个响指,阻止了两位*的摔跤,她拿出一张画满了动物标志的皮纸,展示给满脸愤然的查因看。

    滋集团总共十二人,到现在为止除了没有进行游戏的犀牛种查因、失去了游戏资格的强魔外,只有变色龙种伽卢魅靠着*能力顺利完成了基基鲁仪式,成功晋升魅集团。其他成员,无一例外,全部都被空我击杀。

    “bosegugenjizuza。(这就是现实。)”芭璐芭平静的说道。

    闻言,查因依然神色不忿,不爽的叫道:“bosebasaza!(这又怎么样!)”

    查因捏着拳头,三年……为了古朗基一族,他曾经在临多部族卧底三年,一路当上了大祭司,选择了最讨厌战斗的里克成为空我。为了古朗基一族,他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血,怎么能在快要轮到他的游戏时就不带他玩了呢?

    紧紧的盯着面前的芭璐芭,虽然很想抽一顿这个流着临多血液的女人,不过查因可不敢得罪作为游戏裁判的芭璐芭,只能尽力去争取自己的游戏资格。

    呼~

    就在这时,穿着金色上衣,被好几条黑色皮带缠住的男人走到了查因身旁,对着他的耳朵用力吹了口气。

    向查因得意的笑了笑,男人转过身向芭璐芭说道:“razepagozegojo。(首先是我。)”

    说完,黄蜂种古朗基,魅??巴基斯??巴(??bad激su??ba),见芭璐芭没有反对,他一把拿过计数盘,在上面画上了古朗基的数字。

    “bagingugushigizibangibagi,bagingubaginbinza。(27小时内,81人。)”

    芭璐芭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黄蜂种的条件,随即她伸手将兽牙状的灵石戒指插入了对方的银色基德鲁腰带内,为其注入能量。

    顺利启动腰带的自毁程序、设下时间限制,芭璐芭将两个腕轮递给了黄蜂怪人。

    巴基斯得意的笑了笑,随即转身离开了这个聚集地。他给自己的限制是必须用自己的蜂刺杀死临多,但是每一次使用蜂刺都需要一定时间来再生,所以这27个小时的时限还算是比较紧张的。

    待得黄蜂种古朗基离去后,芭璐芭转头看向在场的另外两位魅集团成员,开口问道:“bugipazasezeguba?(下一个由谁来?)”

    “gose……”

    啪!!!

    还不待小蝙蝠继续说下去,芭璐芭直接一巴掌将其扇飞,随后她也不管倒在地上的强魔,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两位魅集团成员。

    抬头仰望着外面的天空,小幸站在透过天顶裂缝照射下来的阳光之中,淡淡的道:“我最后就好,没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闻言,芭璐芭看向小幸微微皱了皱眉。复活了这么久,古朗基们基本都会说临多语言了,只不过在聚集的时候它们还是喜欢说古朗基语。她深深的看了眼小幸,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对方。

    小幸没有说出自己不想参加游戏的想法,因为她知道那样做的后果。拒绝游戏就等于背叛古朗基一族,会遭到其他古朗基的追杀。

    现在,她能够做的,就只有尽量拖延那一刻的到来,就算多出几天也好。她想要更了解那个可爱有趣的大男孩、想要作为一个临多生活……想要和雄介一起欣赏盛开的樱花林……

    ……

    东京,千代田区,警视厅,8:45a.

    警视厅靶场内,一条薰和杉田守道两人正一边练习着对策组新配置的六英寸型柯尔特蟒蛇左轮手枪,一边闲聊着。

    感受着远胜于原本配枪的后坐力,杉田守道轻声呢喃道:“357的六英寸手枪啊……”

    “当初预订的p230,经过判断后,是不行的啊。”

    “不过,没想到会过这么久呢。你也想早点回长野见女朋友吧。”

    “才没有啊,女朋友……”

    “这样的威力能对它们造成伤害吗……”一条薰连续射出数枪,适应着左轮的后坐力,心底里却没有什么底气。

    “这种东西可以的话就最好啦。那些家伙会化作人类的吧。即使如此,我们也能毫不犹豫的射击吗?”

    回想起和新武器一起送到的未确认生命体特别措施法中的内容,杉田守道摸着手枪,低沉的问道。他不仅是在问一旁的一条,同时也在问自己。

    伸手捏了捏口袋中的便签,一条薰坚定的道:“只能去做了!刚才的传真上说,在九郎岳遗迹的东南地区发现了两个集团化的坟墓类似的东西。恐怕,他们就是在那里苏醒的。”

    “集团啊……有多少?”杉田守道神色凝重的问道。

    “保守估计……至少也有两百人!”

    “纳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