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27日,周日,09:22a.

    东京,文京区,教育之森公园

    公园内的长椅上,龙天宇用沾有自来水的纸巾轻轻的擦去男孩伤口上的尘土。

    “好痛……”男孩儿的眼中不由得有着泪水打转。

    在对方的伤口上吹着冷气,龙天宇轻声道:“你是男孩子吧?是男生的话,可不能因为这种小伤就哭出来哦。”

    “不是的……”男孩儿低着脑袋,手中捏着一枚草莓图案的发卡,小声说道,“今天是麻美酱的生日……我不知道她讨厌草莓。我只是觉得她戴上这个一定会很可爱。”

    闻言,龙天宇点了点头,轻声问道:“是因为送了对方不喜欢的东西,所以被讨厌了吗?”

    “嗯……麻美明明很喜欢水果的,我看她一直没有戴过草莓图案的发饰……”

    “是这样啊。”摸了摸男孩的脑袋,龙天宇轻声道,“你很喜欢麻美呢,有好好注意过她。”

    男孩揪着裤子口袋的边缘,向龙天宇轻声诉说道:“嗯……麻美一直像姐姐一样帮助我,在被高年级欺负时也是麻美一直在保护我。但是……我完全不知道麻美讨厌草莓。麻美……会讨厌我吗?”

    “是这样啊……如果是我的话,被好朋友送了讨厌的东西,估计也会不开心。没有人会在收到讨厌的东西后还会感到开心的吧?区别只是明面上会不会表现出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不可能完全了解另一个人,所以遇到这种事是在所难免的。”

    将后背靠在长椅靠背上,龙天宇如实回答,随即他又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向其竖起大拇指道:“但是,一定没问题的。瞬平君,最喜欢麻美了对吧?”

    “嗯……”

    “那么就好好向她道歉就好了。如果是真正的朋友的话,是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讨厌对方的。”

    向男孩投以灿烂的笑容,龙天宇将手掌轻轻的覆盖在对方的伤口上,轻笑着道:“撒,接下来大哥哥会向你表演传说中的治愈魔法,showti哒~”

    运用微观粒子操作将男孩儿膝盖上的擦伤恢复,龙天宇向一脸震惊的男孩笑了笑,接着说道:“这可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哦。可不能说出去。”

    “嗯!”少年点头道。

    “既然是道歉的话,那可要再给麻美补上新礼物了。左右我现在很闲,就陪你一起去挑个礼物吧。”

    “谢谢大哥哥!礼物的话……果然还是要去奈哥哥的杂货店才行。”

    “奈哥哥?”

    “嗯。他是我们学校旁的杂货店老板,人很好的,而且那里什么都买得到。我的草莓发卡就是在那里买的。”

    ……

    东京,文京区,polepole咖啡店,09:30a.

    “多谢款待~”

    将早餐吃完,遥香付完钱便打算起身离去。

    “这就要走了吗?老爹我明明还有很多冒险故事还没讲呢。”

    遥香嘴角一抽,走到门口时转头向两人笑道:“我想去目黑区逛逛,拜拜~”

    雄介笑着挥了挥手,“再见了,遥香小姐。”

    “目黑区,明明都不在樱花花期啊,那里也没啥好逛的吧?”

    见对方推门离去,玉三郎老爹挠了挠不解的说道。

    ……

    东京,文京区,dk堂,09:35a.

    “终于回来了……谢谢啦,小麻美。”

    回到蛋糕店内,菲莉斯和女孩儿将材料放置好后,便毫无形象的趴坐在店内的桌椅上。

    为了研发新品,菲莉斯今天打算便闭店一天,故没有人到来。

    稍稍休息过后,菲莉斯取来一些曲奇,为女孩倒了杯牛奶,随即好奇的问道:“话说,麻美之前为什么要跑呢?”

    闻言,小女孩小口小口的咬着饼干,嘟起嘴轻声回答道:“因为……瞬平这家伙,都认识我怎么久了,居然到现在都不知道我讨厌草莓。今天可是我的生日诶,居然送*莓发卡!”

    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女孩,对方穿着印有樱桃图案的上衣,戴着橙子图案的发箍,手上的卡通电子表上也贴着香蕉图案的贴纸……

    “麻美,很喜欢水果呢。”看着打扮成大将军的女孩儿,菲莉斯轻笑一声,随即用柔和的语气问道:“麻美,为什么会讨厌草莓呢?是对草莓过敏吗?”

    “不是的。”女孩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麻美只是感觉……草莓上那一粒一粒的白色的东西,看上去好可怕……只是单纯的讨厌草莓和火龙果这种水果。”

    “是这样啊……虽说我不认识那位瞬平君,不过他应该是麻美的好朋友吧?”

    闻言,麻美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嗯……瞬平很温柔也很细心。就算被高年级的学长欺负也要保护比他小的孩子,他还会给学校里没人打理的小花浇水……但是这一次他居然送了我最讨厌的草莓发卡……”

    “原来如此,送了你最讨厌的东西吗?这确实是他的不对呢……”

    静静的听着女孩的诉说,菲莉斯点了点头,随即她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轻笑着拍手道:“对了,我有做水果蛋糕哦。是店里的实验品,麻美要不要尝尝,顺便我也想知道人的感想。”

    听到有免费的蛋糕吃,麻美立刻来了精神,高兴的点了点头,“我要,我要!”

    “请稍等……”

    向女孩儿轻笑一声,菲莉斯起身走进了烘培室中,随即取出一个盖着餐罩的托盘走了出来。

    见对方好奇的看着餐罩,菲莉斯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道:“因为没想过给别人吃,所以样子有点糟糕。这样吧,麻美酱闭着眼睛吃吧,以第一映像来决定那个更好吃。”

    见菲莉斯一脸尴尬的表情,小女孩儿顿时忍俊不禁,憋笑着点了点头。

    “那么,第一个。”

    “哦~有青柠的香味,放了青柠皮吗?好吃……”

    “麻美果然很喜欢水果呢。”

    “那么,第二个。”

    “这个是……酸酸的、甜甜的,没尝试过的味道呢。不过也好好吃啊……”

    “那么,第三个……”

    ……

    东京,荒川区,荒川流域,10:10a.

    湍急的河流边,三位趁着周末出来钓鱼的垂钓爱好者聚在一起,享受着悠闲的钓鱼时间。

    “话说回来,上一次河野先生还真是运气好呢。”一位戴着渔夫帽的大叔,一边抽着烟,一边说道。

    “啊,是上次的未确认生命体事件?我有听说过。”一位身材有些肥胖的憨厚中年大叔,喝了口罐装饮料,八卦的道。

    “是啊,据说他因为临时有事,就推掉了和朋友约好的垂钓活动。刚好躲开了未确认生命体。真是好运啊……”另一位垂钓者不由得感慨道。

    “话说河野先生的运气一直很好啊。”

    “却是,总是能钓到很多鱼呢。有的时候也能预料到坏天气……话说,河野先生什么时候到?”

    “昨天晚上不是和我们说了吗,他今早要忙活公司里的事情,估计要傍晚才能到啊。”

    “原来如此……”

    戴着渔夫帽的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他瞟了眼鱼漂的方向,发现不知何时,在河面上有着一个闪烁着微光物体,在云彩投下的阴影中,缓缓朝几人漂来。

    “gushigibinza……(三人……)”

    水面之下,鮟鱇鱼怪人看着岸边的三人,不由得发出一阵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