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日,09:04a.

    长野县警察病院

    ‘熟悉的天花板。’

    稍显刺鼻的消毒水味,以及这个在昨天晚上见过的纯白天顶。刚刚苏醒的一条薰立刻明白,自己应该是被五代送到了长野县警察医院之中。

    “唔嗯……”忍着浑身酸疼,一条薰缓缓起身,他转过头发现在一旁的柜子上放着一张便条。

    给一条先生:因为有重要的约定,所以要回东京一次。但是晚上还会回来的。我不会[半途而废],会好好贯彻到底的。——五代雄介

    将上面的内容默默读完,一条薰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用力握拳,便条也因为巨大的力量皱成一团。

    眉毛紧紧皱起,一条薰怔怔的看着窗外,表情十分的纠结。

    一方面作为警察,一条熏不希望五代雄介这个平民百姓,冒着生命危险与未确认生命体战斗。

    另一方面,实际与蜘蛛古朗基和蝙蝠古朗基战斗过后,一条薰也深知凭借警察局现在的装备,他们根本无法对抗那些刀枪不入的怪人。想要消灭未确认生命体,五代雄介……空我的力量在现阶段是必须的。

    ……

    东京车站,11:06a.

    “呼~有种好久没有呼吸过东京空气的感觉。”拎着大包小包从电车内走出,五代深吸一口气,笑着感慨道。

    虽然才离开东京几天,但是一连串的突发事件让五代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已经离开很久了一样。

    “毕竟发生了很多事情呢。”樱子小姐有些疲惫的回答道。

    为了搞清楚未确认生命体与空我,樱子小姐所在的考古调查团开始对九郎岳的临多遗迹进行调查。信浓大学的考古研究社将会对夏目幸吉教授曾经的论文进行研究,打算寻找暗之棺的存在。而远在东京城南大学的樱子则是进行文献的解析。

    “午饭怎么办,在学校吃吗?”五代问道。

    “不想去学校啊,今天想回去了。”樱子小姐回了一句,随即便朝着车站外走去。

    “是吗?稍微还有点时间的,还想要你来解读腰带上的古代文字啊。”钢铁直男五代雄介对着樱子如是说道,俨然是将对方当成了工具人。

    “抱歉,今天就先饶了我吧。我现在实在不想工作……”樱子当即拒绝道,这几天可把她给累坏了。

    “是这样啊……好吧。要是天宇在的话就好了,他们一定知道很多事情。”五代嘟囔了一句,随即跟着樱子离开车站。

    ……

    东京,涉谷,11:28a.

    人潮汹涌的街道上,一位手臂上刻着一个类似蜥蜴纹身,脸上化着烟熏妆的杀马特青年不断观察着四周的行人。他那双带着些许血丝的双眼不断的转动着,随即露出一个残忍的冰冷笑容。

    观察着四周人类的言行举止,青年不屑的笑了笑,随即朝着其他人流量大是地方走去。他正在学习,学习这个时代的临多文化。

    ……

    长野县警察局,00:49p.

    “海老沢先生。”刚回到长野县警察局,一条薰就碰见了自己的前辈。

    “哟,没事了吧?”海老沢向一条表示关心,随即他脸色一正开口批评道:“你还真勇啊,居然敢一个人去和三号战斗。”

    “当时情况紧急,那么……”一条简单的回答一句,然后就想询问未确认生命体的事情。

    海老沢先生笑了笑,他十分了解一条的想法,当即开始说明:“就像你说的一样,警察都出动了。去了第三号逃走的现场。”

    “怎么样了,有发现什么吗?”

    “怎么想都是闻所未闻,刚到现场,那条本来很温顺的的警犬矢元,突然变得很害怕、很惊慌似的,居然跑来咬我。”海老沢这么说着,将手中基本变成乞丐装的外套拿给一条看。

    “那些家伙会不会是宇宙人啊?至少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吧。”海老沢这么说,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转身朝着会议室内走去。

    一条薰停住脚步,见海老沢先生这么说,一条薰为五代雄介感到不值。明明没有丝毫义务、明明拼上了性命在战斗,但是这样的五代,在外人看来也只是和未确认生命体一样的怪物。

    ……

    东京,新宿,00:54p.

    一位画着烟熏妆的壮汉十分狂躁的看着马路上的汽车,他抓着自己手臂上的犀牛纹身,忍耐着将这些烦人的铁盒子打爆的冲动。

    基基鲁游戏的裁判——拉??芭璐芭??蝶(ra-baruba-de)还没有准备好游戏所需的东西,古朗基一族还没有进行游戏,所以这个时候不能杀死那些烦人的临多。不然就会失去参加游戏的资格。

    古朗基*临多并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杀戮*,那更是一种神圣的仪式,一个被称作基基鲁的游戏。

    规定时间内,杀死规定数量的临多,就算完成游戏。每完成一场游戏,古朗基的腰带就会进化一次,直至最后完成白暗游戏,腰带将会彻底补全,届时它们将会拥有究极的力量。

    而空我则是被视为基基鲁游戏的一环,是为了给游戏增加难度与挑战性的存在,杀死了会有额外分数。毫无理由的杀戮只会让其他古朗基看不起,同时也会失去参加基基鲁的资格。

    高层集团的古朗基比起猎杀临多,他们更喜欢和空我战斗,因为只有空我才能给他们带来威胁,能够让他们享受游走在死亡边缘的*感。

    在远古时代,古朗基的游戏并不是猎杀临多,而是同族相残,下位集团可以肆意挑战上位集团,一旦成功便能够升级腰带成为上层集团。但是这也导致了古朗基一族的人口急速减少,最后不得已才改为狩猎临多。

    ……

    东京,丰岛区,若叶保育园,01:22p.br />

    “大家都还好吗?”五代走进保育园中,对着孩子们笑道。

    “雄介~”xn

    孩子们见到五代便高兴的将对方团团围住,看上去十分喜欢五代。

    “欧尼酱。”五代稔穿着围裙走了出来,对着五代打招呼道。

    “好久不见,小稔。剪头发了啊。”看见许久不见的妹妹,五代雄介脸上的笑容也是更加灿烂。

    ……

    长野县警察局,鉴识科,01:32p.

    “一条先生,一号的遗体组织分析成果已经完成了。不过还没有得出什么结论,毕竟我们也是头一遭遇到这东西。”一位工作人员看着电脑上显示的数据,如是说道。

    “只有血液成分的检查得出了结果,而与之及其相近的血液是这个。”

    “确实十分相似,是蜘蛛吗?”看着显示屏上出现的另一条数据,一条开口问道。

    “蜘蛛是没有红细胞的……这是人类的血液。”